這篇除了替雲雀慶生,也是跟彥小貓一起寫的短文遊戲www
主旨是用相同的題目、場景線索各自寫一篇文:D
場景:「雲雀躺在草地上,附近的櫻花已經凋謝,開始長出新的嫩芽,然後綱吉來找他,張開眼睛看到柔柔軟軟(?)的綱吉就好像柔柔軟軟的櫻花也開了」

小貓的版本請參照:http://www.plurk.com/p/jzre3r

然後最近鮮鮮的狀況也不太穩定,我目前每天固定會出沒的地方就是噗浪,帳號是kanzawa_rei,連結也有放在我想對你說,有興趣的同學可以過來逛逛,一起聊天一起玩XD

 

 


  那是一個天氣非常和暖的日子。

  春天的氣息帶走了冬日的涼意,乾枯的土地再度浮現綠意,天空藍得晴朗,一朵朵的白雲遊走在其中,繾綣出綿延的弧度,延伸的線條像是要和藍天纏繞。

  伴隨著清脆的鳥叫,幾個影子拂過湖面,在水面上掀起漣漪,和陽光的折射一起,泛出晶瑩的光芒。

  不遠處,幾週前還開滿的櫻樹,如今已全數散盡,枝上長出新生的芽,為接下來的繁茂做準備,待夏季一到又是綠油油的一片,孕育再一年的千瓣粉彩。

  無論是哪個季節,深入其中都宛如祕境。


  難怪雲雀學長這麼喜歡這裡。綱吉穿梭在林木間,以往來到這個地方,大多只是想著好漂亮、有樹蔭可以遮陽真好之類的,沒有想太多。現在他好像稍稍可以懂了,以東京來說這的確是難得清幽的好環境。

  走過樹林來到河畔,綱吉馬上就找到和他約在這裡的人,那個人正一如既往悠哉的躺在草地上。

  「雲雀學長。」他走到雲雀身邊,微微彎低身子輕喚了聲閉上眼睛的雲雀。

  看著雲雀平和的睡臉,綱吉不知不覺傻笑起來。他想起很久以前,雲雀還是那種一被吵醒就會把人狂扁一頓的脾氣,自己也曾是犧牲者之一。

  可是現在已經不會了。

  就算他走近,雲雀也不會馬上醒來,就算不小心把他吵醒了,他也只會淡淡的看他一眼,接著朝他勾勾手指,挪出一個位置讓他一併躺下。

  很多很多的閒適時光都是這樣渡過的。

  『幸福』這個字眼突然從綱吉的腦袋裡掠過。

  是了,他想這就是幸福吧!

  在日常的吵吵鬧鬧中,有一小段時間,和某個可以帶給自己安穩的人待在一起,時至今日他在雲雀面前仍會因為緊張而聒噪個不停,大多時候雲雀只是安靜的聽,也不嫌他吵,然後在對視間他不知不覺就會平靜下來了,甚至忘了剛剛到底在講什麼。

  他喜歡這樣的氣氛,他想雲雀也是,不過最讓人驚訝的果然還是他們這對組合吧。


  可是呢,緣分大概就是這麼奇妙的東西,接受的速度比自己想的還要快很多。或許從很早以前,第一次和雲雀有了實質上的接觸就開始了;也可能更早,在那段還只敢遠遠觀望,一被發現就要逃走的日子……

  「你在看什麼?」正當綱吉還沉浸在回憶之時,雲雀不知道什麼睜開眼睛,綱吉一回神就發現底下有雙眼睛在瞧著他。

  「欸?不、不是……那個、那個我……」像是做壞是抓包一樣,綱吉慌張起來。看吧,不管過多久他還是會手忙腳亂。

  「過來。」對綱吉的窘樣沒多少在意,雲雀朝他伸出手,而且伸的理所當然。

  「……好。」手一覆上就馬上被握住,保持著牽手的姿勢,綱吉在雲雀身旁躺下。

  這個季節好就好在氣候舒適宜人,不會太熱,也不會太冷,風的走動不只溫柔,還讓空氣盈滿了草香。

  綱吉深吸一口,滿足的嘆息。

  他們安靜的躺了一會,綱吉看著天空發呆,直到在飛過頭上的鳥群裡頭發現一抹非常突兀的黃色身影。

  「那個……雲雀學長。」

  「嗯?」口氣聽上去很慵懶。

  「雲豆待在那裡沒問題嗎?」綱吉不知道那是什麼品種的鳥類,只知道牠們的身形都比雲豆大了兩倍以上。

  雲雀瞥了一眼他那隻玩得不亦樂乎的寵物道:「那是雲豆的朋友。」

  「朋友!?」綱吉驚訝的轉頭看向雲雀,卻發現雲雀看上去似乎不太愉快。

  「身為我的寵物居然喜歡群聚,看來是教育不夠。」雲雀這麼說。

  「哈哈……」完全不是這個問題吧,雲雀學長。

  綱吉乾笑了幾聲,決定換個話題,「雲雀學長好像很喜歡這個地方?」回應他的是疑問的眼神。

  綱吉解釋道:「像上次……」剛開口就馬上踩剎車,他差點提起害雲雀得到櫻暈症那件事,後續連帶影響到黑曜一戰的時候輸給骸,講出來肯定會惹雲雀不高興,綱吉可不想體會久違的咬殺,連忙改口,「因為雲雀學長經常帶我來這裡。」

  心驚膽顫的觀察了一會,確認雲雀沒聯想到那件對他來說是黑歷史的事件才悄悄鬆口氣。


  好問題。

  在綱吉提問前,雲雀並沒意識到這件事。

  說白一點,對他來說整個並盛都是他的地盤,愛待哪就待哪,沒人敢有第二句話。

  稍微想了一下雲雀才記起,他原本其實也不是這麼常到湖畔來的,頂多三、四月花開的時候會來一下。

  問他喜歡櫻花嗎?

  嗯……至少其他種類開得再鮮豔亮麗也不曾吸引他的目光駐足,這樣的話可以算是喜歡吧?

  那麼現在呢?

  花早就謝了,上頭只剩完全引不起他興趣的嫩芽,那他跑來這邊做什麼?

  「雲雀學長?」因為雲雀一直沒有回答,綱吉以為他睡著了,起身一看發現雲雀依然是醒著的,只是好像陷入某種沉思。

  ……這個問題有那麼難回答嗎?

  綱吉以為雲雀對喜好的表現是很鮮明的,例如他很喜歡並盛、並中跟雲豆……即使重視的方式有待商榷,旁人卻也一目了然。

  ……好啦,還有自己。

  是沒有像對並盛的事物那麼明顯,但是細數下來,很多地方都是不著痕跡的,例如像現在這樣恬淡的陪伴,正是雲雀用自己的方式在對他溫柔。

  或許這裡對雲雀而言就跟平常巡邏街道一樣,談不上喜歡或不喜歡,僅是日常的一部份,純粹只是他多想了。

  沒有想讓雲雀困擾的意思,卻有那麼一點點開心。

  這代表雲雀真的有認真在聽他說話,對他說的話跟提出的問題都願意去思考。

  連這種小地方都能看見他的用心,又怎麼會對他不好?

  雲雀看著半撐起身體的綱吉,表情看上去有些疑惑,又好似想笑,嘴角的弧度有些扭曲。前者估計是在納悶他過了很久都沒有回答,後者他就不知道了。

  草食動物的表情總是千變萬化,雲雀喜歡看他豐富多變的表情,有開心有靦腆,當然最精彩的還是每每對他的所作所為感到不可思議,渾身僵硬的時候;他也喜歡他的聲音,喜歡聽他說話,無論是叨叨絮絮還是清清淺淺。

  和綱吉相處的時間,對方帶給他的晴朗總能徹底將他心中疏離淡漠的一角給化開。


  風在褐色的頭髮上製造出浮動的波紋,同色系的眼睛瞬也不瞬的注視著他,視線傳遞過來溫度很溫柔,和一個月前整片搖曳軟嫩的粉色背景重疊,然後雲雀忽然就懂了。
 
  「咦?」雲雀忽然朝他笑了一下,讓綱吉的心臟瞬間漏跳一拍,就這麼一個晃神,交握的雙手一施力,綱吉就整個被拉了過去。

  喬了個舒服的位置,雲雀滿意的點頭,「這樣就好。」

  「什什什什什麼!?」什麼這樣就好啊!?雲雀學長這跟我剛剛問你的問題完全不相干啊!

  只見雲雀整個抱住他的腰,將頭埋在他的胸口,依偎成相當親暱的姿勢,未曾有過的體驗讓綱吉手足無措了好一陣子,騰空的雙手一時不知該擺哪。

  可是他知道,雲雀的心情很好。

  綱吉猶豫了會,最後放下手抱住雲雀的腦袋,這個過程他緊張到不行,而始終貼在他胸口的雲雀自然將他的心跳聽得一清二楚。

  雲雀學長不會是在撒嬌吧?注意到這點,害羞之餘又多了一份感動,綱吉鼓起勇氣摸了摸黑色的髮絲,上面傳來洗髮精淡淡的香味,而這個舉動並沒有受到抗拒。

  可能是衝動,也可能是氣氛和各種天時地利人和都恰到好處的加成作用,綱吉很輕很輕的,在雲雀的頭上親了一下。

  等他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時,雲雀已經抬頭瞧著他,嘴角噙著非常愉快的笑容。

  沒給綱吉逃避的機會,雲雀伸出一隻手壓下他的腦袋,準確的吻住他。


  枝葉傳來颯颯的聲響,鳥兒在不遠的地方吟唱,浮光籠罩著湖面,也灑在綠色的草地上,和煦的光景從此成為往後的日常。

 


《完》


又過了一年~雲雀學長生日快樂www(灑花
有種好像生日賀文一年比一年還要春天的感覺XD
話說我平常在寫文的時候是沒有一邊聽音樂的習慣的,除非遇到卡文才會開youtube聽一些FU比較適合的曲子。然後這篇在快結束前遇到卡文危機,我卻不知為何點開魔法公主(??????
喜歡歸喜歡但是跟這篇完全不搭啊XDDDDDD結果腦袋裡開始跑出妖精樹精木靈之類的跑來跑去(?)幸好我沒有被誘惑平安寫完了XD雖然小貓建議可以寫成奇幻,我說那樣會寫到明年喔(!?)
這就是這一篇在製造過程中的小小插曲:P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