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冬歲看到我瞪著相機,便對我說:「今天拍到幾張珍貴的畫面。」原來剛剛聽到的聲音都是你在偷拍嗎?

  學長,你都知道?

  旁邊的學長點了下頭。

  「這是湊巧啦、湊巧!」雷多打哈哈想混過去。

  見鬼的最好我會相信!我看向伊多。

  察覺到我的視線,伊多露出抱歉的笑容,「我用先見之鏡看到了,跟雅多他們說之後,他們就……」

  「就一拖拉庫約一約全部帶出來嗎?」我幫伊多把話接下去。

  「我們剛好都有漾漾你給的票卷,就決定一起出來玩了,本來想說絕對不會打擾到你跟學長的。」喵喵也帶著歉意看向我,接著瞪向雷多,「都是你啦!誰叫你探出頭來的!?害千冬歲才拍到一點照片就被發現了!」是這個問題嗎?還有,就算我沒發現,學長也一定早就發現了,你們一開始就躲在我覺得有問題的樹叢對不對?我之所以會看不到你們,是因為雷多用了上次我去亞里斯學院時,我們一起躲進咕雞舍時的那一招對吧?


  我看著面前幾個損友你一言、我一言地吵起來,內容完全無視我的人權。

  因為他們拿的是我之前被鯰魚妖怪一口吞的那次,工作人員給我們的通行所有遊樂園的兌換卷;所以,罪魁禍首其實是我自己嗎?


  就在我還在震驚約個會居然會被一大群人跟蹤的事情時,手上的冰淇淋早就不知不覺地融化掉了;融化的液體慢慢滴了下來,等我注意到的時候,旁邊的地上已經形成了一個混合了抹茶跟草莓的小窪。

  「別氣餒,給你一個飯糰。」萊恩沒有參與其他人的混戰,走過來拍了下我的肩膀,遞給我一粒對他而言最珍貴的飯糰。

  ……我心領了。


※ ※ ※


  最後,就變成我們一群人一起玩,學長沒說什麼,也跟著大家一起。

  我們去玩了雲霄飛車、火山歷險、還有自由落體……幾乎每一種都玩了。

  除了一開始發現自己被跟蹤有點錯愕之外,跟這群朋友一起玩真的很開心,這也是我第一次跟一群人一起來遊樂園。

  大家玩在一起,打打鬧鬧、開心地大笑,這些都是我進Atlantis學院之後才有的體驗。

  學長拍拍我的頭,「玩得開心最重要。」

  嗯,真的!我有一群好朋友。


  「好好玩喔───」喵喵一臉滿足地坐在椅子上。

  「真的,那個自由落體好棒!」雷多表情還顯得很興奮。

  「咦?你們不會覺得很無聊嗎」那種高度對你們來說不是不算什麼嗎?

  「漾漾,我們要懂得入境隨俗,既然來了就要懂得享受!」雷多比了個姆指,雅多也點頭贊同。

  「下次去守樂園吧!漾漾說很不錯。」等一下!千冬歲,我記得我是說我絕對不會再去第二次吧?

  「好耶!下次大家再一起去!」雷多勾住我的脖子,「就這麼說定囉!」

  我用求救的眼光看向學長,可是學長完全沒有救我的打算,反而露出惡魔般的笑容,「我也想再去一次。」騙人!學長你騙人!你對那些遊樂器材根本一點興趣都沒有!

  「喵喵也想去!」喵喵興奮地舉起手。

  萊恩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冒出來,「算我一份。」

  伊多想了一下,溫和地說:「我也對古勒魚有很大的興趣。」

  不,我對那隻鯰魚妖一點興趣也沒有。

  要去,你們自己去啦!!


  我在心裡吶喊。可是我知道,毫無人權可言的我,在下次這些人心血來潮決定踏進地獄遊樂園的時候,我一定不管怎樣都會被綁去。

  「你有自知之明就好。」學長很樂、很樂的說。

  學長你不是人!


※ ※ ※


  「我們去坐摩天輪吧!」我們在園裡吃過晚餐,稍微休息過後,一夥人決定要去搭載這座遊樂園唯一還沒搭過的摩天輪。

  一整天瘋下來,時間過得很快,天色早就全暗了,我拿出手機,上面顯示已經八點多了。

  「走吧!搭完就可以回去了。」雷多站起來,率先跑向摩天輪,我們也跟著小跑步過去。

  我們看著摩天輪旁邊介紹的牌子,上面寫一台只能坐兩個人。

  「那我們來分配吧!漾漾跟學長坐!」喵喵你這不叫分配,這叫做指定。

  「不然你要跟誰坐?」學長語帶威脅地看向我。

  當、當然是跟你啊!我只是想吐嘈一下而已。

  「那我跟雅多坐。」雷多指著自己跟雅多。

  「那喵喵跟伊多,千冬歲就跟萊恩吧!」很快地分配好了,好像在聯誼。

  「那我們上去吧!」雷多拖著雅多,第一個踏上包廂。

  再來是喵喵跟伊多、千冬歲跟萊恩,最後才是我跟學長。


  我跟學長面對面坐下,摩天輪慢慢向上轉,我微微喘了口氣。

  「累了?」

  「有一點。」我轉動有些痠痛的肩膀,還有一些肌肉疼痛的地方。

  這些遊樂設施都是第一次玩,有些安全帶綁得很緊也有勒到,還有像雲霄飛車那樣被喵喵他們拖去坐了兩、三趟,那種設施都會東拉西扯。

  真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有辦法沒事一樣,一個接著一個玩。

  「褚。」學長拍了拍他旁邊的空位。

  我臉頰一熱,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站起來準備要坐過去,但是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跟學長搖了搖頭。

  「嗯。」學長沒有因為我拒絕而生氣,反而在笑?

  他伸出手比了下後方,我將身體彎低往上看。

  靠!千冬歲居然巴在柱子上面拿著攝影機在拍我們!?

  工作人員沒發現嗎?我從窗戶往下看,完全沒有人發現千冬歲正在做對火星人而言是暖身運動,但是對地球人而言是極限運動的動作。

  「他有下結界。」學長回答我,「我也下了。」

  咦?

  「他什麼都拍不到的。」學長朝我勾勾手指。

  唔…要、要做什麼?

  「你覺得呢?」我、我……

  「褚。」一隻手對我伸過來,代表著邀請。

  我盯著學長,最後,還是將手放了上去。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