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觀眾陸陸續續走進來,在等待的期間,螢幕先放映了幾部預告片,看起來都還不錯,說不定有機會可以去看。

  「嗯,有喜歡的就跟我說,我們下次再來。」聽到學長說得這麼乾脆,我覺得溫度有點上升,臉頰熱熱的,可能還不小心紅了,幸好裡面很暗,不會有人發現。


  幾分鐘後,正片開始放映。

  一開始是在講一對老夫老妻……也沒多老,三個孩子看起來也不大,大概是結婚多年到了倦怠期的那種。生活平靜但一成不變,就連……咳!親熱的前提是要天時地利人和,再加上氣氛培養,卻在終於滿足所有條件之後還不一定有Fu。

  我突然開始想像,二十年後的某個早晨,學長坐在餐桌悠閒地看報紙,而我除了要做早餐,還要一手抓著五歲的小孩避免他去碰觸危險物品,順便將三歲小孩翻倒的飲料擦乾淨,這時還不滿周歲的小嬰兒突然開始哭鬧,等我哄完嬰兒卻發現早餐焦掉了……學長不但不幫忙還數落我,我一氣之下就跟學長吵架,每天吵吵鬧鬧不然就是相敬如冰。

  嗯,我想不論是誰過這種生活,都會變得很沒情趣吧!


  「褚。」學長壓低聲音,可是我卻聽得出來他正在咬牙囓齒,「你可不可以安靜看電影,不要做奇怪的想像?我不想在這裡巴你。」

  啊哈哈哈哈……!我在心裡乾笑,對不起對不起,我只是不小心被電影裡頭倦怠期的夫婦感染了……是說,我也生不出小孩才對。

  「褚!」對不起我什麼都沒想,我塞了兩口爆米花,讓腦袋放空。


※ ※ ※


  電影大約演了兩個小時,散場後,我們在附近的鬧區閒逛。

  我邊走邊回憶剛才電影的情節。

  還蠻好看的,也很有笑點。

  簡單說就是那對夫妻為了重拾昔日熱戀時的浪漫與刺激,他們決定去約會,首先就從一頓美好的晚餐開始。因為客滿的關係,他們冒名頂替了另一對夫婦入館用餐,卻因此被黑白兩道追殺;為了保命,他們攜手一一共度難關,最後才領悟到原來平靜的日子就是幸福,然後Happy Ending。

  主旨就是比起想脫離平凡的日子去追求不同的東西,繞了一大圈之後才發現還是原來的生活最好,值得珍惜與感謝的人就在身邊,平凡的幸福。

  不知道學長有什麼感想?

  「還不錯。」學長簡單的用三個字回答我。

  只有這樣?

  學長點頭。

  好吧!不過我到現在還是很難想像,學長會帶我來看這種愛情喜劇,他不是比較喜歡冒險電影嗎?


  「褚,」學長看向我,我以為他要告訴我他也很喜歡愛情片,結果他倒是反問了我一個問題,「你會做菜嗎?」

  啊?學長跳躍式的思考讓我突然反應不過來。

  為什麼突然問我會不會做菜?

  「你剛剛在電影一開始的時候,不是想像了不少好東西?」又來了,那種邪惡的笑容。

  我趕忙搖頭,那種黃臉婆的生活我不想過。

  「看來你倒是已經有覺悟要跟我在一起直到那個歲數了。」學長笑得非常、非常燦爛。

  我…這…那個……我一陣手忙腳亂,說是也不是說不是也不是……啊啊!你要我怎麼回答?

  學長突然靠近,在我耳邊低語,因為是在原世界,所以沒有太多親密的動作,一下子就離開了。


  我摀住發燙的耳朵,跟上學長的腳步。


  『有覺悟最好。因為,我也沒有放開你的打算。』學長,就這方面而言,你真的超級犯規!


※ ※ ※


  因為我們是下午才出來,所以看完電影也差不多傍晚了,來來往往的人比白天更多,我小心地跟好學長,就怕被人潮沖散。

  我們走得很慢、很閒適,看到有興趣的店就進去逛;這好像是第一次,我們沒有任何目的,不是為了任務、也不是為了買必需品,就只是單純的逛。

  我們走著走著,經過一間小型遊樂場,靠近外面有好幾台夾娃娃機,裡面有幾座投籃機;我被一個機台裡的娃娃吸引住目光。

  海●寶寶耶!

  「海●寶寶?」學長用疑惑的眼神看我。

  那是一隻會活動的海綿,是美國的卡通,人物很滑稽、很腦殘。(※喜歡海●寶寶的讀者對不起。)

  「哦───?」學長發出單音節的聲音,瞇起眼睛打量我。

  「嗯,難怪你會喜歡。」學長噙著似笑非笑的表情望著我,我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

  學長,你好失禮!

  「會嗎?我覺得很貼切啊!」學長笑著走到海●寶寶的機台前,掏出一枚硬幣投下去。

  你會玩嗎?

  「我看夏碎玩過。」學長握住搖桿開始操作。

  ……你們是趁出任務的時候摸魚嗎?

  他沒有理我,他將夾子移動到他覺得OK,按下按鈕,夾了一隻起來。

  咚!準確無誤的掉進洞口。

  學長好厲害!

  我再度佩服起他,很少有人一夾就中的,而且現在都會特地將夾子的鬆緊調整過,變得不容易夾。

  「拿去。」學長從洞裡拿出海●寶寶,塞到我懷裡。

  「謝謝。」我將娃娃抱在手上。

  學長又用那種讓人火冒三丈的表情,輪流在我跟海●寶寶身上打量,然後露出很滿意的笑容。

  你好煩!

  雖然知道我的眼神一向沒什麼殺傷力,還是使勁瞪著學長,並在心裡抗議。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上次回原世界,我也將一隻兔子送給學長,難道……他還在記恨我說他是紅眼殺人兔嗎?

  「你說誰是紅眼殺人兔!」

  「嗚!」今天第二巴。

  學長果然很會記仇……

  「誰會那麼無聊!」學長瞪了我一眼,拉住我的手將我扯進人來人往的街道,「走了,吃飯!」


  喔!好啦!

  學長等等我啦!喂!!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