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巧合,也或許是某種刻意安排,那天影山跟日向兩人正式把入社申請交給澤村後,排球社的顧問武田老師突然跌跌撞撞地衝進體育館,告訴他們烏野獲得了跟青葉城西打練習賽的機會。

  唯一的附帶條件是當天必須讓影山全場擔任舉球員,而烏野原本的正式舉球員是菅原。

  影山的態度也變了,如果是從前,他或許會認為由自己擔任舉球員是贏球的必要條件,卻在回家的路上追上菅原,向他表示下次他會按規矩來競爭先發選手的位置。

  菅原有些驚訝,他以為憑影山的實力,根本不會把他放在眼裡。

  對此影山是這麼回答:「經驗的差距沒有那麼簡單就能補起來的,而且你……你還、還受到……」他支支吾吾地,表情極端不自在地說出自己最在意的事,「受到隊友的信任。」

  也許是因為在社團裡長期擔任照顧者的角色,看到影山這副模樣,菅原忍不住興起關愛的心情。

  始終待在影山身側的日向將兩人的互動盡收眼底。在昨天以前,影山大概連什麼是『隊友的信任』都不知道吧?更遑論會顧慮其他人的狀態到底跟不跟得上他。

  他想到從月島那聽到的事蹟,對方曾經是那麼獨裁蠻橫,再對照今天比賽時,影山竟然會開始認真思考他做不做得到的可能性,甚至紆尊降貴地配合他。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他突然改變這麼大,不過這兩天他也說了不少話來開導對方,所以應該也有功勞吧!日向得意地想。

  「你在幹嘛?臉好怪。」影山的聲音從旁邊砸了過來。

  「你說什麼!你才是別整天都臭著一張臉啦,笨蛋影山!」他馬上不甘示弱地回嘴。

  「我本來就長這樣!」

  「好了、好了。」眼見兩人又要吵起來,菅原連忙出聲制止。「是說,你以前的隊友幾乎都跑去念青城了吧?這樣……不會尷尬嗎?」聽見菅原的問題,日向停下和影山的爭吵,安靜地等對方回答。

  老實說,他也十分在意這點。

  太陽逐漸西斜,和暮色一樣艷麗的橘紅光芒打在影山臉上,他思考了一會後誠實地答道:「如果是隊友的話或許會吧?但是是敵人的話,我只會全力以赴。」

  「是嗎?那就好。」從影山的臉上看不出絲毫破綻,菅原安下心來,可日向卻不知為何仍盯著影山的臉瞧。

  連續幾天的相處,他也多多少少對影山了解了些。 

  說坦率很坦率,說直白也很直白,乍看之下總是繃著一張臉,實際上只要仔細觀察,他的喜怒哀樂幾乎都能從表情看出細微的變化。相對地如果他真的想隱瞞什麼,只要稍微斂去臉上鬆動的情緒,就完全看不出來了。

  要是這麼簡單就能釋懷,就不會從去年影響他到現在了……對吧?

  「幹嘛?」注意到日向視線,影山轉了過來,嚇了他一跳。

  「你……你就用實力給他們好看吧,哼!」像是做壞事被抓包,日向莫名地有些心虛,只得生硬地轉開話題。

  「你那是什麼了不起的樣子啊?」

  「喂──大地學長要請大家吃包子喔!」田中跟其他二年級突然從路邊的雜貨店跑出來,一聽到有包子,影山跟日向馬上就忘了爭吵,注意力全都集中到澤村手中冒著熱氣的袋子上。

  吃著熱騰騰的包子,日向很快就跟前輩們熟稔起來,開始打打鬧鬧。影山看了眼手中咬到剩一半的包子,再看看眼前的景象。

  突然間他就懂了,這就是大地學長口中的『隊友』啊!

 

  §  §  §  

  

  時間很快就來到練習賽的日子,隔了數月,在青城的體育館外,影山久違地和昔日隊友面對面。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微妙的緊張感,看著對峙的兩人,就算相信影山,澤村跟菅原仍心照不宣地點了下頭。

  「……好久不見了,王者。」金田一率先開口打了招呼,「我很期待要看你在烏野進行哪種獨裁。」自那場比賽後,這是他數不清第幾次在擦身而過時挑釁影山,而對方就算臉色再難看,也從沒應過半句,就像還在球隊時將他們的抱怨都裝作聽不見一樣。

  可是這次情況不同了,他倒想看看影山在這些新隊友面前會有什麼反應。

  只見影山微微低下了頭,片刻後重新抬起時,臉上卻是一片坦然,彷彿過去覆蓋在上頭的烏雲都已經煙消雲散。

  他只是簡單地回了一個『好』字,就繞過金田一走到其他人身邊。

  「什……什麼……」不曾見過的反應讓金田一一愣,反而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了。

  烏野的社員們見影山用沉著的態度化解了尷尬,都不約而同鬆了口氣,紛紛鼓勵似地靠過來拍了拍他,除了日向。

  他詫異地看著影山,原來如此,影山他是──

  

  幾分鐘後,日向跟金田一偶然在廁所門口巧遇。

  同為一年級,當然不可避免地被對方問起影山。就某方面來說,他們都是曾被影山『高傲』那面殘害過的人,抱怨起來特別合拍。

  「最讓人不甘心的是那傢伙的發球、扣球和攔網也很厲害。」

  「就是說啊,真氣人!」

  兩人一搭一唱,卻不知為何抱怨到最後都成了稱讚。

  「不過,唯有舉球特別爛。」

  「不過,球舉得特別好。」

  最後一句他們是同時開口,貌似聽到奇怪的話,金田一又問了日向一次,「你說舉球怎樣?」

  「特別好?」他如實答道。

  「……你沒和他打過快攻對吧?等你跟他一起上場就知道了。」對於日向的回答,金田一先是納悶,看到對方一派無邪的表情後,推測對方肯定沒和影山配合過才會這樣講,「別怪我沒提醒你,他舉的球有夠難打。」

  可是他已經打過了,而且影山還是用超厲害的技術讓他成功扣球的。日向沒說出來,不過果然除了他,別人都沒辦法打影山那種超快的舉球嗎……?

  像是獨占了某種珍貴之物,日向莫名地從心底升起了一種優越感。

  說起來既然能打王者的舉球,那他的綽號應該可以比王者更高上大吧?比王者更厲害的綽號有什麼呢?

  「哼哼哼……」陰險的笑聲打斷了日向美好的妄想,田中故作瀟灑地靠在牆邊,不懷好意地對金田一道:「影山是不是還跟以前一樣,你們等一下就知道了。」

  他本來是想給對手下馬威的,殊不知不但沒威嚇到人家,反而重新提醒了日向待會要比賽的事,一意識到這點他的肚子又開始翻攪起來,很不爭氣地在對手面前再度衝進廁所擁抱馬桶,只留下田中在外面大吼大叫。

  「喂、日向,虧我還特地來替你助陣啊──」未免太不給面子了吧!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