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從第一間找起,從佈置的殘骸看來,一樓大部分是客房,搜索了大半房間都沒找到暗門的痕跡。

 

  「褚。」來到正中間的客房,冰炎忽然出聲。

 

  「是?」褚冥漾看向冰炎,對方正一臉古怪地盯著他們交握的手,「怎、怎麼了?」他又不自覺緊張起來,以為是手汗太多讓冰炎不舒服之類的。

 

  「……你怎麼還在抖?」冰炎納悶的看著褚冥漾被他牽在掌心的手,從開始到現在,始終不停歇地微微抖著。

 

  「咦?呃……」若不是冰炎提起,褚冥漾根本沒發現自己還在抖,他一時也不知該怎麼回答。

 

  「你別那麼緊張,」說是這麼說,冰炎其實也猜的到褚冥漾會緊張成這樣是因為自己,他又補了一句,「又不是跟女生牽手。」

 

  「……」褚冥漾想說,如果是跟女生牽手,比如喵喵,他搞不好還不會緊張。

 

  「褚?」

 

  「知、知道了。」即使褚冥漾這麼回答,他跟冰炎也都心知肚明,要他不緊張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冰炎收緊手心,牽著人往下一個房間走去。

 

  大致上搜了一圈,什麼都沒發現。

 

  「都沒有……」找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再加上先前曾大量消耗體力,褚冥漾不禁感到有些疲累,「會不會是在外面?」

 

  「有可能。」接受褚冥漾的建議,他們也沿著房屋外圍搜索,每道牆面都推過,仍一無所獲。

 

  再回到客廳時,冰炎讓褚冥漾坐在沙發上稍作休息。

 

  「沒辦法了。」同樣從口袋裡取出一個迷你羅盤,冰炎用老方法讓它恢復正常尺寸,第一次目睹冰炎表演,褚冥漾的眼睛整個亮了。

 

  「這是什麼招式?」在他的認知裡,道教跟佛教一類的可沒有會把東西變大變小術法。

 

  ……或許有啦,只是對這方面知識還很淺薄的他不曉得罷了。

 

  對他而言,有變大變小這類功能的,只有那個吧?

 

  如果我有仙女棒,變大變小變漂亮……

 

  「你在想什麼?」

 

  「……沒有。」褚冥漾立刻正襟危坐地在沙發上坐好,他絕對不會說他剛才從腦中浮現出多●A夢的旋律。

 

  紅眼不相信地瞥了褚冥漾一眼,那只是一種直覺,冰炎總覺得褚冥漾的思緒偶爾會飄到一些很奇妙的地方去,說出來肯定會被他巴腦的那種。

 

  「平常的東西當然沒辦法,這算是……法器一類,可視種類跟施術者而定,詳細的我以後再跟你說。」有靈感不代表一定有修行的慧根,這個要經過測試才會知道。若是褚冥漾有慧根的話,說不定他能教他一些修行,讓他起碼能有基本的自保能力。

 

  「我現在要用的羅盤,是專門拿來搜索用,但是必須要取物主的一部分做為媒介和代價,例如頭髮、指甲、血。若什麼都沒有的話,就只能從施術者身上取,相對的,因為不是自身丟失的物品,得付出雙倍的代價才能取得線索。譬如,我現在滴一滴血上去……」冰炎咬破指尖,在羅盤中心滴了一滴血,鮮紅的液體立刻從中間被吸收,不消幾秒便再也看不到一點血液的痕跡,「然後仔細冥想欲搜尋之物的資料、形體,越詳細越好。」他在腦中把從網路上取得的資訊想了一遍。

 

  靜默了半晌,羅盤上的指針像是感應到什麼似的,迅速轉動起來,最後固定在一個方位。

 

  指針指向他們剛剛找過的其中一個房間。

 

  「唔……」待確認完方向,冰炎突然像是力氣被抽走了般,半跪在地。

 

  「學長?」褚冥漾嚇了一大跳,連忙從沙發上跳下來攙扶冰炎。

 

  「我沒事,」讓褚冥漾扶著他起身,汗水沿著額頭淌下,冰炎有些喘地道:「這就是雙倍的代價。」有形的血,無形的精氣,「所以不到萬不得已,我不喜歡用這招。」言下之意,就是之後再有什麼突發狀況,他也很難有多餘的力氣使出術法了,能力降為跟普通人無異。

 

  「我知道了。」褚冥漾點點頭。

 

  「我們過去看看吧。」站穩腳步,冰炎重新牽住褚冥漾的手,進入斜對角的客房。希望就在那裡,不然這招他在今天之內也使不出第二次了。

 

  或許是基於出事就換他保護學長的心態,褚冥漾又跟冰炎挨近了些。

 

  他們仔細觀察房內的佈置,冰炎終於注意到可能被移動過的地方。

 

  「桌子。」

 

  「咦?」

 

  「你不覺得其他房間的桌子,都放在床頭居多嗎?」

 

  「經你這麼一說……」褚冥漾想了想,雖然位置多多少少都有偏移,可只有這間是整張桌子都被移到床腳處。

 

  冰炎跟褚冥漾互相看了一眼,心照不宣地點了下頭,一起將桌子推離原地,再掀開地毯。

 

  終於,一個小小的暗門露了出來。

 

  「你後退點。」打開暗門前,冰炎讓褚冥漾站到他身後,他一手握住把手,一手拿著符紙,以免待會若有太多瘴氣跑出來可以稍微擋一下,「記得,絕對不能吸入瘴氣。」

 

  「埋藏屍體的地方都會有,長年腐化的混濁之氣,肉眼就能看見。」

 

  他們同時屏住呼吸,冰炎一把將暗門拉開,果不其然一股黑氣馬上從裡頭竄出,他立刻用手上預備好的符咒淨化。

 

  「可以了。」黃紙自行點燃,迅速化為灰燼,裊裊的白煙捲去了腐朽的氣息。

 

  褚冥漾這才敢呼吸,從冰炎後方探頭,在看見所謂的地下室後,不禁愣了。

 

  這哪裡是什麼地下室呢?看著顯露出來的狹小空間,充其量只能說是個小收納箱,差不多剛好能讓一個小孩子躲進去。

 

  一副小小的骨骸安靜地蜷縮在裡頭。

 

  箱子四周跟方才被他們打開的蓋子都留下了不少爪痕和乾涸的血手印,他在生前一定曾奮力掙扎過。

 

  估計是他躲進來時剛好被凶手瞧見,對方索性挪來桌子將他活生生關起來。那張桌子是由厚重的實木製成,連褚冥漾都要跟冰炎合力才能較輕鬆地推動,更遑論是一個這麼點大的小孩,根本不可能掙得開。

 

  「拿塊布給我。」冰炎指示道,褚冥漾左右翻了翻,都沒找到大小合適的布,只得拆下窗簾,抖去上面的灰塵。

 

  冰炎接過窗簾,小心地包裹住孩子的遺骨,把他從不見天日的儲藏箱裡抱出來。

 

  這次兩人都聽見了,隱隱約約地、小孩子的笑聲,在他們身邊繞了一圈後漸行漸遠。

 

  褚冥漾想,那一定就是陽一。

 

  太好了,你可以去找爸爸、媽媽跟姊姊了。他在內心由衷地道。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