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

 

  鐘聲響徹除夕的子夜,通往神社的階梯站滿了排隊的人群,明亮的街燈散發出柔和的光暈,替久候的人們添上暖意。

 

  渚閉著眼睛,雙手虔誠地合在胸前專心聆聽,感受鐘響用沉穩的力道撞擊心靈,一如敲鐘的由來之一,替他驅散一年來所有的煩惱和霉運。

 

  「啊,要倒數了!」一旁正在用手機觀看橫濱跨年煙火現場連線的杉野突然出聲,不只是他,周圍大部分前來排隊等待初詣的人都在做同樣的事情。

 

  「杉野同學,你……」渚無奈的看向準備跟著螢幕一起倒數的同學。

 

  「抱歉啦,可是我真的很想看今年的橫濱煙火。」以為是自己太吵打擾到渚膜拜,杉野不好意思的搔搔頭,雖然他不太懂渚到底是在拜什麼?他們甚至離鳥居都還有一段距離。

 

  「渚,你也一起來看吧。」業也湊近杉野,招了招手示意渚靠過來。

 

  「可是……」渚有些猶豫,他從敲第一下開始就合掌到現在,突然中斷會不會不太好啊?

 

  「沒事、沒事,神明已經感受到你的心意了,再說你的煩惱應該也驅逐的差不多了吧,還是你真的有那麼多心事?」

 

  「也沒有啦……」渚沒轍,跟著靠了過去,三個人擠在一起用杉野的小螢幕倒數。當然不只他們,讀秒的聲音響徹了長長的階梯,讓原先只有鐘聲陪伴的子夜不再安靜。

 

  「『五、四、三、二、一!』」煙火炸開的聲音和手機裡的重疊,原本浮動的周遭卻忽然屏息。

 

  咚──

 

  第一百零八下一響完,喊著「Happy New Year!」的聲音隨即到處炸開。

 

  這是敲鐘一貫以來傳統,在十二點前敲完一百零七下,代表把不好的一切留在過去;過十二點再敲最後一下,表示有個嶄新的開啟。

 

  「新年快樂,今年也請多多指教!」順著新年的氣氛,渚、杉野和業三人也同時向彼此拜年,距離畢業剩不到幾個月,他們這段時間仍會是好同學。

 

  年一過,隊伍也終於開始往前移動,「總算開始動了。」杉野連忙提醒另外兩人跟著前進。

 

  他們今天吃過晚餐就出門了,原本以為可以站在大鐘旁邊觀摩,想不到來的時候人群早就擠出鳥居,他們只能在階梯中間卡位。

 

  一陣冷風突然襲來,牙齒喀喀作響的聲音此起彼落,杉野打了個大噴嚏,縮了縮被外套和毛衣包緊緊的身體,「乾脆我們等等先喝甜酒再去參拜你們說如何?」

 

  「我記得甜酒的隊伍和參拜的隊伍是不同的……」渚也冷得全身都在抖,雖然這個提議很令人心動,不過他更不想重新排隊。瞥了一眼後方,隊伍的人龍在階梯下方轉了彎,根本看不見尾巴在哪裡。

 

  只有業看起來一點也不受冷風影響,依舊筆直的站挺身體,雙手悠哉地插在大衣口袋,上下打量了渚一眼後想到什麼似的開口,「對了,渚。」

 

  「嗯?」

 

  「你今天怎麼沒有穿振袖?我原本很期待要看呢!」嘴巴說著可惜,業的表情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只有滿滿的調侃。

 

  渚的肩膀滑了一下,嘴角抽了抽,「業同學,你要說的應該是纹付羽織袴才對吧?」才剛過年就馬上來這招嗎?

 

  「不、不……渚你絕對比較適合振袖,不然訪問著也可以。」沒等業回答,在旁邊抱著肚子憋笑的杉野瞬間忘了寒冷,一起加入調侃的行列。

 

  「對吧?」

 

  「你們……」看著一搭一唱的兩人,渚頓時無言,深深懊悔著果然之前在島上的時候,不管怎樣都不該換上女裝。

 

  閒聊的話題從渚的女裝展開,年跨了、煙火也看了,剩下的就是等前面的隊伍消化,好輪到他們參拜。

 

 

  總算站到最前方,投幣、合掌、搖鈴,渚默默許下希望。

 

  他在內心默念著大部分中學生都會祈求的心願,課業進步、考上理想的高中,以及母親──希望能改善和母親之間的關係。

 

  把願望大致想了一遍,一個黃澄澄的章魚形體晃過腦海裡。

 

  ……來神社祈求能順利殺掉某人好像不太好,即使對象是地球危機的等級。

 

  渚猶豫了會,終究還是沒許下『希望能在畢業前順利幹掉殺老師,得到一百億獎金』這個可能反而會遭天譴的心願。

 

  完成初詣,三人轉而走向分發甜酒的地點。

 

  「渚,你剛剛許了什麼願?」走在前頭的杉野轉頭問道。

 

  「嗯?差不多就是課業進步之類的,杉野你呢?」

 

  「跟你一樣,我打算去考長崎那邊的棒球名校。另外,」杉野乾脆轉過來面向他們倒退走,握緊志在必得的拳頭,「當然最大的願望是能在畢業前幹掉殺老師拿獎金,順便捍衛地球。」

 

  「你說反了吧,杉野同學……」還有,跟神明祈求這種願望真的沒問題嗎?渚的臉上冒出黑線。才剛這麼想,他就看到沒看路的杉野用腳跟絆到一顆石頭,整個人往後摔了一跤。

 

  「嗚喔!」杉野吃痛的哀號。

 

  看吧,果然遭天譴了。吐槽歸吐槽,渚仍走過去關心跌倒的同學,「你還好吧?」

 

  「沒事、沒事。」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杉野搔了搔頭起身,視線正巧捕捉到從渚後方走過的身影,眼睛立刻閃出光芒,「神崎同學?」

 

  神崎聽到聲音轉了過來,茅野跟奧田也在她身邊。

 

  方才摔倒的疼痛馬上從腦袋裡飛走,杉野連忙跳起來拍去身上的灰塵,朝神崎跑去。

 

 

 

 

-待續-

 

更詳細的本子資訊,可至台灣同人誌中心觀看:

http://www.doujin.com.tw/books/info/2121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