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又一個踏入新世界大門的早晨,白澤打定主意,短時間內絕對不要見到鬼灯,能避就避。

 

  反正那個人大概也不會很想見他。

 

  想到這點,白澤第一次感覺胸口像中了一把穿心箭,還是自己捅自己。

 

  應該是沒什麼問題,雖然他們經常巧遇,不過只要他不去地獄,就至少可以省去八成的機率。

 

  天國總是有可以玩樂的地方,店裡也有桃太郎在。

 

  若需要送藥到閻魔廳,派桃太郎去就行;萬一鬼灯說要自取,他也能找藉口出去,通常那個人要來之前都會先連繫。

 

  這樣躲躲藏藏真不像自己,尤其這裡還是他的店。可是也沒別的辦法,在他把那些蔓延出去的感情收回來前,在他能百分之百回到若無其事前,也只能這麼做了。

 

  「好了,該上工了!」轉了轉手臂,白澤打開房門。

 

  一開門燉煮藥草的味道就迎面撲鼻而來,明明還不到營業時間,卻有桃太郎以外的人坐在檯桌旁,手中抱著看上去很治癒,實際上是藥師的兔子。

 

  桃太郎一邊顧著藥鍋一邊研磨藥材,還能邉跟人聊天,在他的訓練有素之下已能達到一心三用的境界。

 

  那個人轉過身,抱著兔子的關係難得沒直接一拳過來。

 

  「你早啊,白澤先生。」

 

  白澤狠狠滑了一跤,在一片平坦的木質地板上。

 

 

  「白澤大人?」桃太郎連忙跑到白澤身邊。

 

  「我沒事,謝謝。」在桃太郎的攙扶下,白澤手忙腳亂的起身。

 

  鬼灯看著一大早就一身狼狽的神獸,一臉鄙視的開口:「白澤先生,老年人就該有老年人的樣子,別再裝年輕了,要不要趁這個機會去檢查一下膝蓋?」

 

  「誰需要檢查膝蓋啊?話說回來這還不是你害的!」為什麼好不容易才稍微整理好心情就馬上遇到他啊?剛剛花一堆時間才營造的平復假象和擬定的避開計劃全都像碎片一樣剝落一地。

 

  「你才是,為什麼會在這裡,營業時間還沒到吧?」

 

  鬼灯沒有馬上回話,而是審視般的打量了他一會才道:「可能還需要檢查一下有沒有老人痴呆。」

 

  「你說什麼?」

 

  「那個……白澤大人,鬼灯大人之前有連絡說今天會在營業時間前過來拿藥。」桃太郎指了指牆上的月曆,備註欄那邊還是白澤親手寫上去的筆跡。

 

  白澤頓時啞口無言,這才想起來的確有這件事,昨晚睡前他還特地把配方寫好交給桃太郎,讓他起床後能先行作業。

 

  「電話不是你接的嗎?」鬼灯又補了一句,前幾天他致電到極樂滿月,正好是白澤接的電話,聲音聽上去愉快到不可思議。

 

  「唔……」是沒錯,可是別說前幾天,光昨天的情況就跟今天完全不一樣了啊!

 

  「鬼灯你這個混蛋!」一點也不懂他的心情。

 

  丟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話,白澤直接往門外衝出去。

 

  「白澤大人,你要去哪啊!?」跟著追到門口,桃太郎朝已經看不見人影的雇主大喊。

 

  鬼灯從窗戶看著白澤消失的方向,從表面上看來對白澤反常的舉動似乎一點也不驚訝,「隨他去吧。」他對桃太郎說。

 

  「咦?可是……」看了一眼屋外,再看看鍋子內開始冒泡的煮物,桃太郎只能先坐回火爐前。

 

 

  「白澤大人最近很奇怪呢……」他將煮好的藥方從鍋子裡盛起,順便將白澤反常的部分說給鬼灯聽。

 

  從烤肉大會隔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說起,當然那些關於他的臆測,例如是不是某些功能出了問題,以及今天早上無意間發現白澤其實很健康……之類的全都自動省去。

 

  雖說他和白澤嚴格說來只能算是上司和員工的關係,但是好歹共同生活了一段不算短時間,白澤也確實對他不差。除了專業知識的傾囊相授,有美食和美酒都不會少算他一份,像是買到好肉要在極樂滿月辦烤肉派對,也會大方的讓他邀請朋友來。

 

  若少去上下關係,他們也可以算是朋友和室友吧。

 

  不管是不是只有他這麼想,桃太郎畢竟比較重情重義,和那個只把男性當成『有這個人存在』的人不同。

 

  「你說是從烤肉那天之後開始的嗎?」鬼灯少見的沒有損人的話點評。

 

  「嗯。」對方不同以往的反應,桃太郎自然也注意到了。

 

  就算平常再怎麼不合,好歹也認識幾千年了,一有狀況還是會擔心的吧,果然鬼灯大人也是很關心白澤大人的。

 

  鬼灯不知道在想什麼,若有所思的樣子維持了一陣子,桃太郎忍不住開口喚了聲,「鬼灯大人,請問你有想到什麼線索嗎?」

 

  「……沒有。」鬼灯轉過來對上桃太郎的視線,站起身,「那個人不肯說的話,就沒可能套他話了。」

 

  「這樣啊……」不知為何桃太郎隱隱約約覺得鬼灯好像察覺到了什麼,就不曉得是不是因為自己也不確定才沒跟他說的打算。

 

  不過這也只是他的感覺就是了。

 

  「那個好了嗎?」鬼灯指的是桃太郎邊跟他說話時邊打包好的藥材。

 

  「嗯,好了。」他這才想到鬼灯還要趕回地獄上班,「時間上沒問題嗎?」

 

  「沒問題。」拿好藥材跟鬼棒,鬼灯在門口和桃太郎道別。

 

  看著鬼灯離去的背影,桃太郎內心模模糊糊產生了一種直覺。

 

 

  鬼灯其實也有點不太對勁。

 

  老實說,他以為當鬼灯聽他講完白澤的情形,就算沒朝功能性方面損人,至少也會冒出像『更年期』或『AIDS』之類的字眼。

 

  可是都沒有,他只是很安靜的聽,完全沒表示任何意見。

 

  不確定那是不是代表鬼灯也在擔心,要從面無表情去判斷太困難了,除非是熟人,而他和鬼灯絕對沒有熟到那個境界。

 

  應該說就算熟到那個境界,他恐怕也沒有那個智慧去解讀出來。

 

  白澤不對勁,鬼灯聽到白澤不對勁也變得不太對勁。

 

  那麼白澤反常的原因是不是跟鬼灯有關呢?

 

  他將這些自言自語說給兔子聽,兔子理所當然不會回答。

 

  桃太郎不曉得,他的猜測跟直覺基本上都對了,只是更進一步的真相將遠遠超出他的想像。

 

 

§ § §

 

 

  在那之後真的按照白澤的預期,跟鬼灯玩起你追我跑的遊戲。

 

  雖然實際上並沒有負責追的人。

 

  這段時間來自閻魔廳的訂單,不管是公務方面或鬼灯私人,需要送貨就一律交給桃太郎處理。

 

  偶然會接到鬼灯打來的電話這點避不掉,不過他沒有再忘記那個人來訪的時間,總是會提前一個小時溜到外面去。

 

  雖然有點對不起桃太郎就是了。

 

  想起部下曾面露擔心的問他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只能輕描淡寫的用一句『沒什麼』來帶過,表現出來的卻又不是那麼一回事。

 

  他想桃太郎應該發現了,無論是關於沒再找女人,還是對鬼灯避不見面。

 

  把他的想法告訴桃太郎也不是不行,雖然對方可能需要經歷一些震驚和不可置信等種種複雜的心理歷程才能接受,不過他相信那不是什麼大問題。

 

  只是就算要講,也要等他這邊完全處理好了才行。

 

  可是呢……

 

  白澤就待在距離極樂滿月不遠的地方,通往採收桃子的林道裡。

 

  從這邊看過去,可以清楚看見出入大門的人影。他倚靠著樹幹,任由枝葉的陰影在他臉上搖曳。

 

  算算時間應該差不多了。才剛這麼想,就看到鬼灯出現在另一端,踏著不疾不徐的步伐,朝極樂滿月的大門前進。

 

  這個角度只能看到側面,鬼灯老樣子沒什麼表情,只是筆直的直視前方,身形一如既往的端正,鬼棒穩穩的扛在肩膀上。

 

  垂在耳朵旁的頭髮,可能是風,也可能是走路的晃動造成,一縷一縷在頰邊上下飄揚。

 

  如果是一般的亡者比如桃太郎,從這裡是沒辦法看那麼清楚的,頂多能知道有人在那裡。

 

  只有像他這樣的神獸或神明才能看得那麼清晰。

 

  午後的太陽繼續往西方偏移,總算走到可以穿透樹葉的位置,柔和的溫度和斑駁的光點一併灑落在臉上、身上,覆蓋白澤面容的總算不再只有陰影。

 

  他彎起一抹笑,像陽光一樣和煦。

 

  果然很想念你呢,鬼灯。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自惡魔的獻禮

kanz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日和
  • 好期待故事會怎麼繼續www真的非常喜歡版主的文章QwQ
  • 很高興你喜歡>///<
    後面就是...見招拆招以及鬼灯慢慢被攻陷的故事XD

    kanzawa 於 2014/12/24 19:55 回覆

  • 眼巴巴地看著你求後續
  • 嗚嗚嗚 求後續 沒後續心裡很難受 嗚嗚
  • 啊對喔XD
    我本子出了很容易就忘記繼續更新,這幾天會再貼一些試閱上來的!!

    kanzawa 於 2015/07/11 23:58 回覆

  • Y
  • 什麼時候會有續集呢~~~
  • 訪客
  • 好想看後續啊~~~
  • 訪客
  • 求後續!!_(:з」∠)_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