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是嗎?」即便只有一閃而逝,他仍確信自己沒漏看從影山眼中瞬間淌過的冰冷光芒,忍不住渾身一悚。

  「我先走了。」明顯無意談論這個話題,影山簡單打了聲招呼後就轉身離開。

  「歡迎回來,影山同學。」見英勇完成任務的影山平安生還,日向蹦蹦跳跳地迎了上去,「你哭了嗎?」

  「誰會哭啊!」

  「有什麼關係,不用跟我客氣。」

  「才沒有客氣!」

  「呼嘿嘿……恭喜你,又成長了一步。」

  眉角動了動,看著底下那張讓人火大的笑臉,影山決定不再忍耐,他往日向的頭頂狠狠一拍,毫無懸念地換來一聲慘叫。

  日向的態度和平常無異,應該是沒聽見他們最後說的話。影山不著痕跡地鬆了口氣,無視掉日向的抗議逕自走回集合處,「快點走了。」

  「影山你這個笨蛋!」

  吵吵鬧鬧的聲音逐漸遠去,國見從另一扇門走了出來,他也是影山昔日的隊友之一。

  「談完了嗎?」

  「啊……嗯。」一想到影山剛才的臉色,金田一感到一陣無措。

  「……你們談了什麼?」國見不是很懂為什麼對方會露出這種表情,他們今天不是應該是釋懷大會才對嗎?

  「那個……」金田一將方才的對話大略講了一遍,這下國見總算弄懂是怎麼回事了。

  「那不是你的錯啊!」而且要這樣算的話,他也有錯了。他們都是在知情的情況下選擇視而不見的。

  「但是我當時明明知道……」

  「就算是那樣,那也是影山自己造成的。」國見打斷金田一的自責,「如果他不是那種態度,其他人也不會那麼討厭他。」

  「嗯……」知道國見說的有理,也曉得這個問題暫時無解,他只得先放到一邊,不過……金田一抬頭看向窗外,天空是餘暉的顏色,「影山……以前總是只說『我』怎樣我怎樣的,現在也會說『我們』了。」

  「真不甘心。」或許在他內心,是很想跟那個厲害的人並肩而行的。

  「別多想了。」國見拍了下金田一的肩膀安慰道。

  「嗯。」是啊,他們現在是『對手』了,只要還站在同一個球場上──

  帶著釋然的心情,金田一和國見一起走回球場。

 

  §  §  §  

  

  和青城的練習賽已經過去幾天,隨著時序推移,天氣逐漸轉暖,烏野排球社的成員也在各種力量的牽引下慢慢集合在一起。

  「影山!」一日的下課時間,影山剛要趴下來小睡,日向就突然衝進教室把他拖了出來。

  「你要幹嘛啦?」

  「陪我去看王牌。」他扯著影山的手,邊走邊道。

  他們直到後來才知道,原來烏野是有自由球員跟王牌主攻手的,卻因為一些原因不願歸隊。

  在和青城比賽前,影山給他取了個『最強誘餌』的稱號,可事實上『王牌』才是他最憧憬的,也是來唸烏野的契機之一,所以他一定要看看王牌長什麼樣子。

  拗不過日向,影山陪著他來到三年級的教室,剛好就在走廊遇到西谷口中的『旭』。

  因為正好有老師要找他,影山跟日向連招呼都來不及打對方就走了,最後還是由正巧在附近的菅原把緣由說了一遍。

  就在他們入學前,烏野在比賽中對上攔網強校,西谷很拼命地把球救起,可是旭卻完全無法得分,最後以相當大的分差敗給對手。

  那份自責讓旭離開了排球社,而西谷則是在氣他的沒出息。不過西谷那邊現在有日向在纏著對方教他接球,也絲毫沒有荒廢的意思,應該不成問題。

  至於旭……影山想起中學時被隊友拒絕的那一球。

  自責……嗎?他當然是自責的,有些東西如果他能早點發現的話,就不會在場上搞成那樣,也不會輸掉比賽了吧?

  聽完菅原敘述的經過,影山陷入沉思,幾個想法在腦中成形,所以隔天日向又來找他一起去三年級的教室時,他沒有拒絕。

  「抱歉,我已經沒辦法想像扣球的畫面了……只要想到球會被攔下來,我就會怕得不敢扣球……」或許是日向的態度十分直率,東峰也沒有刻意隱瞞,將自己的顧慮對眼前兩位才見第二次面的學弟了說出來。

  「我可以明白……」東峰的挫折感日向完全能懂,國中的時候不管再怎麼跳,球還是一直被影山他們攔下來。不過,現在一切都不同了!他獻寶似地把影山推上前,「現在有影山超──厲害的舉球,所以再高的攔網我也都能閃過!」

  日向一臉興奮地介紹道,而東峰則是一邊聽日向說一邊略帶困惑地打量他。

  「……」這傢伙是在幹什麼呀?影山不禁無語,沒料到那個一天到晚跟他吵架的人會說出這種話,他一時不知該作何反應。

  『影山不要在隊上才比較好!』

  這大概是第一次有人如此驕傲地介紹他吧?

  那雙放在背上的手並不大,卻恰巧貼在胸口後方,將和日向給人的感覺同樣溫暖的體溫傳了過來,悄悄淌入影山內心,稍微軟化了他心中某個冰冷堅硬的部分。

  說不上具體是什麼感覺,而且現在也不是思考這種事的時候。影山將稍微有些飄遠的思緒拉了回來。

  「那個……」等日向講到一個段落,他接著開口:「一個人贏不了是正常的,因為排球是六個人的運動……我也是最近才明白這個道理。」

  鐘聲在這時剛好響起,見日向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他只得抓著人離開。

  回教室的路上,日向一直為沒能說服旭而苦惱著。

  偏頭瞥了眼那張表情千變萬化的臉龐,不知是不是因為日向一有什麼事都會表現在臉上,影山發現他漸漸能從表情讀懂他在想什麼了。

  注意到影山不知為何盯著他瞧,日向轉了過來,「什麼?」

  這才驚覺自己竟不自覺地盯著日向看,影山連忙別開目光,「沒什麼。」

  「真的?」

  「真的啦!」他轉頭面向窗外,日向只狐疑了一會就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如何把王牌找回來這個主題上。

  在他沒看到的地方,只是一個非常輕淺的角度,影山勾起了嘴角。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