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上黏著樹葉,日向正慶幸著還好有回到正規的道路時,眼角餘光捕捉到樹下似乎有人,他反射性地回頭。

  視線和對方在半空中交會,他先是一愣,接著踩在踏板上的腳差點踩空,險些摔倒在地。

  「唔哦哦哦哦──」他連忙按住剎車,經過一陣兵荒馬亂總算將車子平安停下,鬆了口氣後立馬轉向差點害他摔車的罪魁禍首。

  「你……是你!影山飛雄!」那是一張日向永遠不會忘記的臉。一年前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比賽,就是敗在這傢伙手上。

  「……是你啊。」影山站了起來,一看到日向的臉,他也馬上認出對方。

  一個將優異的身體能力都白白浪費掉的人,也是遭遇過的眾多選手中唯一一個讓他另眼相待的人。這麼說來,他還不知道他的名字,「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日向翔陽,給我記好了!」雖然早就猜到影山肯定不會記得他這種無名小輩,日向還是有些失落,畢竟這一年來,他可是為了打倒影山做了無數嘔心瀝血的訓練。 

  日向翔陽。影山在心裡默念了一遍。他知道他將會記住這個名字很長一段時間,只要這傢伙所在的隊伍每次都能在賽程上撐到遇上他……等等,「你的制服……」無意的一瞥讓他注意到日向的衣著,是非常熟悉的款式,

  「我去了烏野高中,雖然不知道你考上哪,不過下次在場上遇見的時候我一定會打倒你!」日向原本撂完話就要離開,卻又想到什麼似地突然轉向,牽著腳踏車站定在影山面前。

  枝葉的倒影在日向臉上搖曳,卻遮不住從他眼中流露的堅定光芒。他用非常認真的口吻重述去年落敗後,曾對影山講過的話:「如果你是君臨球場的王者……」

  「『那我就要打倒你,』」話甫出口,就有另一個聲音加入他,「『成為在球場上站得最久的人。』」

  影山跟著一起把後半段的句子念了出來,讓日向不禁一愣,「……你記得?」

  「當然,我一直都記得你。」

  聽見對方這麼說,一種有好好被對手記在心上的喜悅忍不住偷偷爬上日向嘴角,當然他沒忘記現在還在跟這個討厭的傢伙對峙,馬上就把笑容收了回去。

  輕咳了聲掩飾尷尬,在陽光的照耀下,他注意到了影山的臉色似乎不太對勁,好像有些蒼白。

  這麼說來這傢伙剛剛是蹲在地上的……「你、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因為對象不只不是熟人還是敵人更是討厭的人,就算是出自關心,日向仍問得不太自在。

  「沒有。」影山沒半點遲疑地就否認,可不知為何日向沒有馬上相信,繼續盯著影山的臉瞧。

  為了不讓對方看出破綻,影山乾脆瞪了回去,果然沒幾秒日向就退縮了。然而或許是出自天生的動物直覺,他還是覺得對方肯定有哪裡不舒服,只是出於面子或不想示弱而在他面前逞強罷了。

  猶豫了會後,日向才下定決心打開包包,將水壺塞給影山。

  「啊?都說了我沒事……」

  「是誰一年前還跟我說要好好管理身體的?」打斷影山的話,日向直視著對方的眼睛道。

  他可沒忘記當時因為太緊張,狂跑廁所的時候被影山數落的事情。

  一併想起來的還有被其他選手奚落時,影山替他解圍的情景。當然日向暫時忽略掉後者。

  「你……你要是生病了不能上場我會很困擾,這樣我就不能打倒你了。」氣勢只維持了一秒,日向邊說邊牽著腳踏車後退,「水壺就等比賽的時候再還我就行了!」丟下這句話,他頭也不回地跨上車子溜之大吉。

  看著日向迅速消失在樹叢後方的身影,影山的表情看不出變化,只是盯著手中的水壺,片刻後才打開瓶蓋灌了幾口水。方才因為吸進大量冷空氣而乾得發疼的喉嚨,在得到潤澤後總算稍微獲得舒緩。

  「……才不用等到比賽。」抓緊水壺,影山踏入被陽光染上一片金黃的道路,快速返回歸程。

  

  §  §  §  

    

  「你……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啊!」一如影山的預料,當天下午就在烏野的體育館跟日向來個相見歡。

  用顫抖的指尖指著對方,日向遲遲無法從錯愕中恢復過來。跟影山念同一所學校的話,他計劃已久的復仇大計不就沒法實現了嗎?「你也讀烏野?你早上怎麼沒說?」

  「是你自己把話說完就自己走掉的。」用淡定的口吻隨口應了句,影山邊發了個漂亮的球。

  「可是、可是這樣的話……」日向顯然還有很多抗議想說,卻因為木已成舟而不知該說什麼。

  「喔!你們已經來啦!」一道聲音打斷了日向的不知所云,兩人看向大門,有三個人一同踏入體育館,是他們未來的夥伴。

  開口的是三年級的主將澤村,身旁跟著副主將菅原和二年級的主攻手田中。

  「『學長好。』」兩人禮貌性地向前輩們鞠躬打招呼。在澤村的示意下,影山跟日向分別簡單地自我介紹,也跟學長們互相寒喧一番,卻講不到幾句又開始拌起嘴來。

  日向原本還很開心,沒想到眼前的幾位學長看過他唯一一場比賽,還對自己留有印象,讓他感動不已,卻馬上被影山一句「敷衍了事的話又會白白浪費三年喔」給澆了一桶冷水。

  「你到底為什麼要這樣講話啊!」日向不甘示弱地吼了回去,這也讓他對影山的印象從很差到差到極點,「我這一年也是很努力練習的,早就跟去年不同了!」

  就因為是王者、天才,所以他們這些凡人的努力就不被當一回事嗎?他才不會就這樣認輸呢!

  「喂,你們都先冷靜點,你們現在已經是隊友了知道嗎?」澤村試著緩和氣氛,在兩人屢勸不聽後一枚青筋從額角冒了出來,尤其在看到主任往體育館逼近時,青筋有逐漸增加的趨勢。

  「是嗎……」日向就算了,連向來重視社團輩分關係的影山,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對,竟然就這樣無視掉澤村的警告,拿起排球對著日向道:「我也和去年不同了喔!」

  平常他再怎麼自我中心,也絕對會乖乖服從前輩的指令。影山不曉得自己是怎麼回事,明明不關他的事,卻只要想到日向明明有能力卻都白白浪費掉的模樣就覺得有氣,便不管不顧地跟他用排球對決起來。

  衝動行事的下場,除了被主將狠狠訓了一頓,還被從體育館轟了出去。

  澤村甚至撂下狠話,表明他們無法把彼此當成隊友的話,就不會接受他們的入社申請。

 

  「啊──都是你啦,笨蛋影山!」眼巴巴地看著大門被甩上,日向忍不住抱怨起影山。

  「吵死了,你也有錯!」這才不是他一個人的錯,而且當成隊友到底是什麼意思啊?影山並不能很明白澤村的話,在他的認知裡,一起待在同一個隊伍不就是隊友了嗎?除此之外還需要什麼嗎?

  思及此,幾個過去的片段忽然從腦海中浮現出來,影山連忙用力甩了下頭,把那些干擾思緒的東西給甩開。

  不行,這樣下去不行。

  他絕對不要跟那個時候一樣……

  「……山,喂、影山──!」耳邊的大吼在影山陷入回憶前將他給拉了回來,他一手摀住被高分貝摧殘過的耳朵,一手用力扣住日向的腦袋。

  「你吼那麼大聲幹嘛!呆子!」

  「好痛痛痛……還不是因為我叫了你好幾聲你都沒回應!」日向費盡全力才從影山的魔掌裡掙脫開來,「這個時候你還在發什麼呆,快點想想辦法啊!」

  「唔……」雖然不甘心,不過對方說得一點也沒錯,現在不是走神的時候。也多虧有個人在旁邊吵個不停,他反而冷靜了下來。

  影山的想法很簡單,只要能展現自己的實力,也讓所在的隊伍取勝,這樣就能證明他們是『隊友』了吧?

  如此一來,方法就只有一個。他將自己得出的結論告訴日向。

  最後,他們跟學長們提出對決的請求。澤村欣然同意,只不過對手改成他本人加上另外兩個一年級生,影山跟日向這組則加入田中。

  至於輸了的處罰,他依然會讓兩人入社,只是在三年級引退前都不會讓影山擔任舉球員。

  這點影山當然無法接受,卻無可奈何,只能在剩餘不多的練習日裡設法贏得比賽。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