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向原先提議二對二,一開口就被打槍。除了活動量過大會非常消耗體力之外,他們的衣著也不適合,尤其宮治還是穿皮鞋。最後就是宮治餵球讓宮侑給日向試著扣他的托球,影山在對邊負責接球。

  試了幾球後,日向從最初的摸索,到後來每扣一球就越發驚奇的表情,影山內心的不爽也成等比級數直線上升。

  最後估計是兩人磨合得差不多了,日向在碰到球的瞬間露出似曾相似、又驚又喜的神情,那以往只有在和影山配合時出現過。

  影山在目睹到那個表情的瞬間動作遲疑了一下,那顆球就不偏不倚砸到他臉上。

  「影山!」日向嚇了一大跳,連忙跑過來看影山有沒有受傷,「你沒事吧?」

  影山揉了下額頭,甩了甩頭髮後表示沒事。

  「我說……你們未免也太喜歡用臉接球了吧?」宮治吐槽道。

  「日向就算了,枉費影山你在女生間的人氣跟我們不相上下,要懂得愛護自己的臉啊。」

  「等等我就算了是什麼意思!」這話日向可不能當作沒聽見。

  「我看差不多就練到這吧。」無視掉日向的抗議,宮治看了下公園的時鐘,街燈剛好在同時點亮。

  「喔……好。」日向雖想再多打幾球,但考慮到明天的賽程,仍乖乖把球收好。

  送走宮兄弟兩人,日向突然轉頭看向影山。

  「幹……幹嘛?」

  日向沒有馬上回話,而是用審視的目光盯著影山瞧,過了半晌才用肯定的語氣道:「你果然有事情瞞著我!」

  「嗚!」本來以為日向已經被他敷衍過去了,想不到對方竟然還記得。影山心驚了一下,一時不知該承認還是否認。

  「不要想騙我,你剛剛是因為發呆才被我打到對不對?在練習的時候竟然會發呆這根本不像你。」日向難得敏銳。

  「唔……」知道日向是在替自己擔心,影山開始猶豫是不是該說實話,卻又覺得會想這種事的自己實在很蠢。

  就立場來說他也是一樣的,身為二傳手,就不可能只永遠跟日向搭檔……啊!

  影山突然回想起自己之前曾因為日向跟他意見不合,而說出不給他托球的話。

  真是糟透了……那個時候的他,完全沒想過會有立場顛倒的一天,甚至開始擔心當日向握有選擇權的時候,自己將不再是唯一選項。

  理智上很清楚,排球是6個人的活動,能跟各式各樣的人互相切磋對變強也是必要的,但是為什麼他就是不想看日向那麼開心地打別人托給他的球呢?

  見影山仍在躊躇,臉色也一陣青一陣白,日向開始逕自推理起來,「到底怎麼了?跟你昨天晚上做的夢有關嗎?」

  「你……誰跟你說的?」

  「菅原學長啊,他說你一直在喊我的名字,喊得超大聲大家都被吵醒了。」

  大家……影山現在總算知道為什麼今天其他人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

  安慰性地拍了拍靈魂已然出竅的影山,日向一臉『沒關係你的心意我都懂』的表情,「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不過別在意啦,影山。」

  怎麼可能不在意……

  「結果你夢到什麼?是我攔網太厲害,你跪下來膜拜……噗唔!」日向話還沒說完,就被影山一把掐住臉頰。

  「絕對不可能。」

  「什麼嘛……你也太快否定了!那……」揉了揉兩頰,日向繼續猜:「跟我有關係……難不成是色色的……夢……」他脫口而出才驚覺自己說錯話,語尾越來越小聲,最後陷入一片尷尬。

  他在說什麼啊!如果影山真的做那種夢而對象又是他的話……日向的臉紅了。

  沉默片刻後,影山嘆了口氣,拉著日向到附近的椅子坐下。

  「其實也沒什麼,昨天教練不是說以後會遇到越來越多二傳手能跟你配合嗎?」

  「嗯!」一想到這件事,日向就很開心。

  「那是好事,我們本來就不可能一直是搭檔。能跟更多人配合,也會更快變強。」

  「嗯!」這些道理日向也都懂,但是他總覺得這不是影山要講的重點。

  瞥了眼日向,對方正聚精會神地等著他說下去,影山有些不自在地輕咳了聲,「然後昨晚……我做了個奇怪的夢。」

  「哦?」一聽到重點,日向的耳朵豎了起來。

  「先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做那種夢,你可別誤會喔!」

  「知道啦,你快點說!」

  「就……我夢到你說你找到其他可以跟你搭檔的人,以後不需要我了。」影山說到這裡停頓了下,「而且,你還、還……」

  「還怎樣?」影山的聲音越來越小,日向又往他身邊挨近了幾分。

  「勾著他的手離開……」最後這句他幾乎是含在嘴裡說的。全部招出來後,影山終於看向日向面對現實,果不其然迎來對方整個愣住的表情。

  「影山……」日向完全沒想到影山竟然會在意這種事,一時不知該如何回應,只能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你終於……變成戀愛腦了嗎?」

  「啥?」那是什麼東西?

  日向這時倒像是想通了各種事情,「我還以為你會一直這樣下去,看來哥哥這段時間教你怎麼談戀愛沒有白……痛!好痛痛痛痛痛!」

  「你倒是說說教了我什麼?呆子。」沒等日向把話說完,影山直接捏住對方的腦袋。

  「你還說呢,你現在不是擔心我會拋棄你嗎?那就應該要溫柔點啊!」話一出口,影山就像被戳中痛處般立馬鬆手。這態度讓日向更驚訝了,思考了會後決定認真地跟影山討論這個問題。

  「影山,你這叫佔有慾啦!佔有慾!你總該知道佔有慾是什麼意思吧?」

  啥?佔有慾?對日向嗎?他嗎?竟然會對日向……?

  「混蛋,你剛剛懷疑了對吧?」影山就算沒說話,光看那張充滿不可置信的臉日向也能猜到他在想什麼,「而且難道你會跟每個扣過你托球的人交往嗎?」

  「當然不會!」這次影山是想也不想就回答。

  「那不就好了?」

  是沒錯……這個影山也曉得,純粹就是心情上的問題。

  見影山仍無法馬上釋懷的模樣,日向多少有些開心,畢竟影山很少會把喜歡這件事表現出來。他知道對方除了排球,其他事情都不會想太多,也覺得兩個人就這樣打打鬧鬧下去沒什麼不好,沒想到影山……

  糟糕,好想笑。日向感覺到自己嘴角開始無法抑制地上揚,也知道這個時候絕對不能笑,遂用開玩笑的口吻道:「別擔心啦,只要你一直當最厲害的二傳手,我就絕對不會拋棄你的。」

  「為什麼你一副自己很了不起的樣子啊?」可惡,他就是不想看日向擺出得意忘形的樣子,不過……「不用你說我也會那麼做的。」

  見影山終於恢復平常的樣子,日向漾開笑容,接著站到影山面前張開手臂。

  「幹嘛?」影山不解地看著日向的動作。

  「為了佔有慾爆棚的影山同學,今天就特別讓你確認一下。」日向故作大方地道。難得主動,其實他內心是很不好意思的。

  「確認什麼?」

  「……」這下日向真的無語了,「影山同學,你不會連這都要問吧?」

  眨了眨眼,影山終於弄懂日向的意思,他立刻站起身把日向抱滿懷。

  「嘿嘿!」感覺到影山用比平時更深刻的力道環抱他,日向幸福地笑了出來。

  他們擁抱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久到日向開始感到不自在,氣氛也跟著變得古怪起來。他稍微動了下身體,「那個……影山,我們差不多該回去了。」

  「不要。」

  太過乾脆的拒絕讓日向的腦袋瞬間短路,然後他發現他的心臟完全無法承受坦率版的影山,心跳的頻率從原先只是有點緊張,到現在直線往上竄。

  影山當然不曉得懷裡的人已經頭昏腦脹,只專心地感受這份溫度的美好。他感覺到內心有塊空缺的部分被一點、一點的填滿,在心底滿足地嘆了口氣。

  仔細一想他們有段時間沒做這種事了,畢竟近幾個月來心思都放在訓練上。

  正當影山想著之後還是得經常對日向摸摸抱抱,而日向已經快昏倒的時候,一道鈴聲拯救了他。

  被手機鈴聲嚇了一大跳,兩人倏地放開對方,在街燈的照耀下彼此的臉都有些紅。顧不得回味方才的氣氛,他們連忙翻找包包。

  「影山?你們現在在哪?差不多該回來了。」是菅原打來的。

  「我們在……」張望了下四周,還好,還看得見新山女子高中住的飯店,「就在附近,我們馬上回去。」

  結束通話後,兩人對視了一會影山才開口道:「回去吧?」他牽起了日向的手。

  「好!」日向也收攏掌心,他們用緩慢的步調往民宿的方向前進。

  「明天我一定會攔很多球!」

  「我會攔得比你多。」

  「我一定會贏你!」

  「……」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小日向跟影山打悶騷真的好可愛
    好喜歡看這兩個戀愛白痴談戀愛(ಥ_ಥ)
  • 正因為是戀愛白痴所以賣蠢起來特別有趣(X
    這篇的設定是比較通人情事故的日向會比影山多懂一些關於交往的這樣那樣,但是還是無法佔上風,因為影山在動腦之前身體會先行動(欸

    泳瀠(神澤怜) 於 2018/04/11 15: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