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術、空中飛人、特技、動物表演……目不暇給的連環秀讓勇利暫時忘了曲子的事情,直到跟歐洲著名劇團合演的小丑劇場即將上演,他才想起特地跟雅科夫請假跑來莫斯科的目的,不知不覺繃緊神經,抬手推了下眼鏡,擺出好學生準備聚精會神地聽課一樣的認真表情。

 

  「勇利,放輕啦!放──輕──鬆──」察覺到勇利又開始散發出緊繃的氣息,維克托不禁失笑,「我不是說過要放開心胸,才能注意到原本沒看到的東西嗎?」

 

  「是這樣沒錯……」勇利知道歸知道,卻很難真的做到,即使他也是很想把一切都拋諸腦後跟維克托好好享受難得的假期。

 

  維克托想了想,對勇利伸出手,「來,手給我。」

 

  「是?」勇利照著指示覆上維克托的手。

 

  「這邊才對。」維克托把勇利的手心翻轉朝上,用食指在上頭一筆一劃,「之前在日本的時候,那三胞胎跟我說要是緊張的話就在掌心寫上漢字的『人』然後吞下去。」

 

  「噗!」被維克托俏皮的舉動惹得笑出來,勇利連忙摀住嘴巴,指尖在他手掌上書寫的力道也弄得他有些麻癢。

 

  他發現,維克托似乎在他不知道的時候除了跟他的家人,也跟優子他們交流了不少東西,下次通話的時候是不是該好好問一下他們都在聊些什麼呢?

 

  「好了,寫三次了,快吞下去吧!」

 

  「你、你寫反了,寫成『入』了啦!」勇利低聲地笑著,即使努力壓抑,肩膀仍是止不住地抖動,明豔的笑容讓維克托的心神忍不住跟著盪漾。

 

  貴賓席的椅子夠寬大,足以遮住其他人的視線,觀眾席也夠暗,維克托傾身湊向勇利,在對方的嘴唇上輕輕吻了一下,隨即馬上退開。

 

  「現在放輕鬆了吧?」他問。

 

  「換成擔心別的事了……」在昏暗的照明下,仍隱約可見勇利的臉頰浮上一抹紅。

 

  「放心,沒有人看到。」貴賓席的座位設在視野比較良好的位置,場地也夠大,就算是對面座位的人也頂多會以為他們是靠得很近在私語而已,畢竟串場的音樂還蠻大聲的。

 

  維克托將原本握著勇利手背的手改成和對方十指交握,放在中間的扶手上,兩人相視而笑,在主人公出場行禮時,重新把注意力放回舞台上。

 

  那是一個描述主角立志成為頂尖小丑,最後成功揚名世界的故事。

 

  主角從小就跟著家人扮成小丑一起在街頭表演雜耍,某天一個知名的馬戲團來到小鎮表演,主角對於裡頭的小丑能獨自完成困難的雜技,並且長時間撐場卻不會技窮,還能時不時讓觀眾捧腹大笑的口條崇拜不已,他從沒想過一個小丑可以做到這種程度,於是立刻跑去拜託馬戲團裡扮成小丑的人收他做徒弟,對方也同意了。

 

  主角使盡渾身解數把師父傳授給他的東西都練到滾瓜爛熟,然而等換他出來表演時,卻飽受觀眾批評,認為他只是在模仿師父,就像個跳樑小丑,毫無自己的特色可言。

 

  主角沮喪地想要逃避,但是師父卻跟他說模仿沒有什麼不對,學習本來就是從模仿開始,但是風格卻是學不來的,師父問他有沒有發自內心想要讓觀眾發笑?還是只是在複製他的劇本?

 

  於是小丑開始反省,重新探索自己的風格跟傾聽內心的聲音,他是想用那種方式來把歡樂帶給觀眾呢?

 

  他鼓起勇氣,勇敢地面對批評聲浪,再一點、一點地改進,終於開始得到掌聲,漸漸地也完成了自己獨一無二的表演風格。

 

  跨越完所有的難關,主角最後成功成為世界知名的小丑。

 

  劇場落幕,所有演出者手牽著手一起跑出來繞著舞台謝幕。

 

  「真好看。」跟全場的觀眾一起站起來拍手,維克托滿意地道,「勇利覺得呢?」

 

  「唔……嗯,很好看。」勇利答得有些心不在焉,維克托偏頭看了一下,對方同樣看著正在謝幕的表演者鼓掌,思緒卻顯然不在那裡,他注意到那雙褐色的眼睛像是鋪了滿天的星星,正閃著晶瑩美麗的光彩。

 

  他想,勇利對於『The Clown』的軸心應該是有底了。

 

  不過要能實際化為情感在冰場上表達出來,可能還得再加把勁才行。

 

 

  看完表演,兩人走出馬戲團,出來的人潮有些擁擠,維克托摟著勇利的腰把他拉向自己,避免他被人撞到。

 

  勇利整條路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維克托也沒吵他,只是把對方又攬緊了些,並且替他注意腳步。

 

  「不好意思,可以打擾一下嗎?」一道陌生的女聲從旁邊響起,維克托停了下來,勇利原本還無意識地想繼續往前走,直到發現腰上有個強大的力道扣著他阻止他前行,才察覺有人找他們攀談。

 

  「請問可以跟兩位合照嗎?」女孩拉著同行的友人有些害羞地問。

 

  「當然沒問……」維克托正準備發揮粉絲服務的精神,就被一秒裝路人的勇利打斷,對方還悄悄從他懷裡溜了出去。

 

  「不、那個、你們認錯……」勇利習慣性地想拉口罩遮臉,這才想起他來俄羅斯後根本沒戴過口罩。

 

  沒給勇利逃跑的機會,維克托一把將人抓回來,「沒問題,這位是勝生勇利選手,是要跟我們兩個一起照還是分開呢?」

 

  「一起就可以了!」女孩很是高興,他知道維克托只要情況允許都不會拒絕粉絲,但是勝生勇利就很難捕獲了。

 

  兩人跟少女們留下合影,離開前,女孩們輪流跟他們握手祝福道:「我們是兩位的粉絲,請維克托選手和勝生選手都要加油,我們會支持你們的!」

 

  「謝……謝謝!」鮮少直接接觸粉絲,或者該說他以為在俄羅斯不會有人注意自己……甚至討厭自己,現在這樣直面接受祝福,勇利很是高興,也有點不知所措。

 

  「謝謝。」維克托愉快地揮手送別兩人。

 

  「請問……是維克托選手跟勝生選手嗎?」身為俄羅斯的現代傳奇,再加上外型又十分醒目,維克托走在路上其實本來就很難不被注意,只是大眾普遍體貼公眾人物的私人時間,偶爾才會上前打擾。

 

  估計是看到少女們成功取得合影,其他原本還在觀望的支持者也紛紛聚集過來。

 

  維克托和勇利對視了一眼,後者眼中明顯寫著因為諸多原因而困窘,他決定當做沒看見。

 

  「要合影嗎?沒問題喔!」維克托拉著勇利到一個不會妨礙行人的角落,竟然真的開起小型攝影會來。

 

  勇利起先有些擔心,想說或許方才的少女是少數,大多數的人還是不樂見他跟維克托在一起的。可是出乎意料地,所有的合照都是他跟維克托一起拍,粉絲也不是礙於維克托的面子才沒有請他離開,說想要的是跟對方的獨照,可以從跟對方握過手的人也會要求跟他握手這點看出來。

 

  粉絲會持續了一陣子,維克托看看時間,覺得有點晚了,他是無所謂,可是不習慣這種場面的勇利已經露出疲態,便開口對人群道:「不好意思,我們差不多該離開了,謝謝大家,也請大家以後繼續支持勇利選手跟我喔!」

 

  維克托的支持者向來都很守秩序,況且他們剛才也側拍了不少照片,都相當配合地散去,臨走前不忘對他們喊聲祝福或加油。

 

  「還好嗎?」

 

  「讓、讓我休息一下。」人群一消散,勇利全身的力氣也跟著放掉,整個人往維克托身上倒,他剛才笑得臉都僵了。

 

  「不好意思,讓你配合我。」維克托抱歉道,他知道自己勉強了對方,「因為我很想讓勇利知道,大家都是支持我們的。」

 

  被安心的溫度擁抱,勇利回想起幾分鐘前的情景,釋然道:「沒關係。」他在維克托懷裡蹭了蹭,「謝謝你,維克托。」

 

  良好的氣氛讓人捨不得打斷,兩人又在原地待了一會才離開,至車站搭地鐵返回飯店。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