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週末,維克托帶著勇利直接從聖彼得堡搭機飛抵莫斯科,馬卡欽就托給之前常委託的寵物旅館照料。

 

  他們入住的是位於中央城區的大都會酒店,當天抵達的時候已是下午。

 

  「這個時間再繞去其他地方觀光可能會趕不上表演,我們就在馬戲團附近走走,再隨意吃點小吃?」安置好行李,維克托提議道,「還是勇利有什麼特別想吃的?」

 

  「小吃就可以了。」勇利對食物向來不怎麼挑剔,也適應了俄羅斯式的飲食,比起高級餐廳,隱身在巷弄裡的獨門小吃反而藏有更多驚喜。

 

  「那我們走吧。」

 

  步出飯店,他們原先是往來時的劇院站走,維克托卻突然想到什麼似地踩了剎車,「對了!」

 

  「維克托?」對方突如其來的停頓讓勇利不解地喚了聲。

 

  維克托倏地拉著勇利轉身走向反方向,邊走邊說,「雖然明天再去也行,不過反正還有點時間,就先去吧!」

 

  勇利連忙跟上維克托的腳步,「咦?是哪裡?」

 

  「革命廣場站,要稍微走點路,不過從那邊搭地鐵也可以。」

 

  「革命……廣場站?」走在維克托身側,勇利對於莫斯科的地鐵站完全不熟,跟日本相比,莫斯科的地鐵線路之複雜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更遑論他住的是九州不是東京。

 

  「有個東西想讓勇利看看。」維克托道。

 

  雖說不曉得是什麼東西讓維克托特地帶他去比較遠的車站搭車,勇利仍是乖乖地被對方牽著走,反正到了就會知道了。

 

  到了革命廣場站,裡頭陳列的擺設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樣,充滿濃厚的革命氣息,放眼望去大廳裡約有十來座棕色的大型拱門,每座拱門的兩側都有巨大的士兵銅像蹲伏,手中握有各種武器,像是在警戒,也像是隨時準備好發動攻擊。

 

  勇利欣賞了一會古典的裝潢,卻仍是摸不著頭緒,他知道莫斯科的地鐵素來有地下宮殿的美名,每個站都有自己的特色,絕不重複的立體裝飾、絢麗斑斕的彩繪浮雕、歌詠傳唱的歷史故事,不過這個地鐵站維克托想讓他看的是什麼呢?

 

  偏頭思忖了片刻,他唯一想到的可能是跟自由滑有關。

 

  『Glory Road』,而士兵被賦予的使命正是為了榮耀而戰。

 

  「維克托……」他正想問對方是不是這個用意,維克托卻打斷了他。

 

  「找到了,在這裡。」終於找著目標,維克托領著勇利來到其中一座銅像前。

 

  勇利上下打量眼前的士兵,它半跪在基座上,一手扣著長槍,唯一的不同之處是另一手環著一隻狗,在他仔細觀察銅像時,時不時會有路過的行人過來摸摸狗的鼻頭。

 

  「勇利,你也摸摸它的鼻子。」

 

  「咦?喔、好。」勇利依言摸了摸銅像的鼻頭,他摸完後維克托也跟著撫了幾下。

 

  「以前我常來這裡摸它喔。」他用有些懷念的口吻道。

 

  「欸?」第一次聽到這件事,勇利很是訝異。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注視著蹲坐在士兵身邊的狗,各種思緒在湖藍色的眼睛裡流轉,慢慢把他的記憶捲入過去,童年的回憶一一被翻了出來,「那個時候我正要參加正式成為選手後的第一場比賽,緊張得要命呢。」

 

  「……維克托也會緊張啊?」勇利驚訝的是這點,雖然他是最沒資格評論人家緊張的人。

 

  「當然了。」連勇利都是這種不可思議的反應,讓維克托不禁苦笑,「畢竟是踏入這個世界後第一個正式的比賽,完全不曉得之後會如何,也無法確定選擇這條路是不是正確的。」

 

  「可是我記得你是在很小的時候就確定志向,也是在那時就被稱為天才。」自從把維克托當成憧憬的目標後,跟對方有關的報導、訪談勇利一則也沒漏過。

 

  「嘛,是那樣沒錯,不過對自己有自信是一回事,對能不能照著預期方向走的不安又是一回事。」那大概是維克托二十幾年的人生中,少數最為不安的時期之一,「周圍的人對我都充滿期待,所以這份不安最後對誰都沒能說出口。」

 

  「……嗯。」勇利多少能理解那種心情。和團體競技不同,他們一上場就是一個人戰鬥,下了場他是不願讓人看見自己內心的脆弱,所以身邊有人他也不願意說,而維克托是無人可說。

 

  「有一次在這裡下車剛好聽到旁邊的人在說摸這隻狗的鼻子可以帶來好運,也就跟著摸,結果比賽真的贏了,拿到第一面金牌。」想到當年他還要踮腳尖才能勉強摸到的模樣,維克托笑了出來,「之後就成為一種習慣,比賽前都會來摸一下,不知不覺也變得喜歡上狗,後來就把馬卡欽帶回來了,剛好那時也正要把訓練地轉移到聖彼得堡。」

 

  「這是我以前不安的時候,唯一真正帶給我力量的地方,所以我也想把這份好運跟勇利分享。」

 

  「……嗯!」這是勇利第一次聽維克托親口說以前的事,那些不會出現在報導上的部分,他察覺到對方正在把最不為人知的一面攤開在他面前,內心升起一鼓無以名狀的感動,還有像得知小秘密那樣的欣喜。

 

  「好了,我們去搭車吧。」

 

  「好。」走了幾步,勇利又跑回來伸手摸了狗鼻頭一次。

 

  希望看完馬戲團他能找到靈感。不知道許願有沒有效,勇利仍在心底默默地祈禱。

 

  還有……他希望維克托永遠都不會再有那樣不安的時候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