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後,在雅科夫的指示下,勇利搭配音樂完整地跳了一次『The Clown』,除了雅科夫跟維克托,其他人也圍在場邊觀看。

 

  短曲限定的兩分四十秒很快就過去,音樂進入最後幾小節的聯合旋轉,最後一個音落,勇利的動作也同時定住,在和弦的餘音中完成行禮的動作。

 

  曲畢,他戰戰兢兢地看向教練。雅科夫是沒什麼表情,不過一旁的維克托一副若有所思又有些苦惱的神態就寫得很明顯了。

 

  那是完全不行的意思。

 

  「勇利。」

 

  「是!」因為心虛,雅科夫一叫,勇利馬上立正站好。

 

  「你的跳躍跟步伐目前都還可以,但是你自己知道問題在哪裡吧?」雅科夫的目光銳利地盯著勇利,「你的『小丑』一點都不有趣。」他嚴厲地道。

 

  「是……」雖然早就知道這次的詮釋完全不行,然而被這麼直接地指出來勇利仍是有些受到打擊。

 

  「你的『小丑』看起來是想要透過表演跟雜耍逗觀眾笑沒錯,可是就只是想,完全看不出來有那個心要帶給觀眾娛樂,你根本沒有把自己融入樂曲當中。」

 

  「是,非常抱歉。」挨完訓,勇利的肩膀沮喪地垂了下來,無精打采地滑回場邊。

 

  「那是什麼小丑啊?我看還比較像是喝醉酒的中年大叔。」尤里毫不客氣地繼續往勇利身上補刀。

 

  「嗚!」受到重擊,正在補充水分的勇利連忙按住胸口,避免自己的玻璃心碎一地,從尤里口中吐出的關鍵字讓幾個不堪回首的畫面像跑馬燈一樣重新浮現在他眼前。

 

  「雅科夫。」從頭到尾都沒對勇利演繹的『小丑』做出評論,始終站在旁邊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的維克托突然開口,「這個週末我要跟勇利請三天假。」

 

  「啥?」聽到維克托突如其來的發言,勇利倏地轉頭。慢著,三天?要幹麼?他怎麼好像從來沒有聽維克托提過?最重要的是他到現在連短曲都還沒搞定,雅科夫怎麼可能放他假?

 

  雅科夫也將目光轉向維克托,倒沒有馬上反對,而是等著對方繼續說下去。

 

  「這禮拜尼庫林馬戲團會跟葉茲瓦劇團合作,演出新的小丑喜劇,我想很適合帶勇利去看。」維克托解釋道。

 

  「原來如此。」這樣雅科夫就能理解了,他就想維克托不可能在這種時期沒來由地讓勇利停練那麼多天。

 

  「那、為什麼要三天?」勇利不解地問。

 

  「表演地點在莫斯科,而且是晚上喔!再說……」說到這裡維克托故作停頓,換上愉快的表情,伸出食指搖了搖,讓勇利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都特地跑一趟莫斯科了,不稍微觀光一下不是很可惜嗎?勇利上次去莫斯科的時候也沒有好好逛逛吧?」他指的是去年GPF的俄羅斯站。

 

  「是這樣沒錯,但是……」不只短曲,他連自由滑該怎麼表演也都沒個底。勇利很清楚對他來說榮耀這種東西可是遠比小丑更加模糊飄渺,現在根本不是玩的時候,也沒那個心情。

 

  「好吧,你們就去吧。」打斷勇利的欲言又止,出乎意料地,雅科夫一口就同意維克托的要求。這的確是不錯的提議,現下的勇利確實非常需要從外部獲得靈感,去看場好的表演或許能幫助他得到什麼啟發。

 

  「咦?」沒料到雅科夫會答應得這麼乾脆,勇利一愣。

 

  「下一個,尤里。」把勇利剩下的問題讓維克托接手,雅科夫轉而朝靠在場邊等候的少年喚道。

 

  「是──」尤里懶洋洋地應了聲,滑到冰場正中央做準備。

 

  勇利朝維克托靠了過去,「那個……其實不用這麼麻煩,我可以從網路上找視頻。」事實上他自從確定好曲目後就看了跟小丑有關的視頻不下上百次,顯然問題不在那裡。

 

  他知道自己最根本的癥結點並不在於看了多少小丑喜劇,而是他始終無法把自己帶入角色,無法為『小丑』賦予一個故事;一方面他也不好意思因為自己的關係麻煩到維克托。

 

  「看現場跟看視頻得到的感動怎麼會一樣呢?」維克托道,「而且你最近越來越焦慮了,對吧?」

 

  「唔!」勇利心驚了一下,沒想到自己的狀態維克托都看在眼裡,他以為他已經夠忙了,「沒、沒有啊。」他嘴硬地想否認,卻心虛地別過頭避開維克托的目光。

 

  「勇──利──」大掌扣上勇利的頭,把對方偏到別的方向的腦袋扳了回來。

 

  「是……是?」聽到維克托用久違的、拖長尾音的方式說話,勇利在心裡叫了聲糟,該不會是惹他生氣了吧?就算是戀人,維克托在用指導者的身分面對他的時候同樣會展露出嚴格的一面。

 

  「我知道你想趕快把整個曲子完成,但是光是埋頭苦幹不見得是最有成效的方式,太過專注有的時候反而看不見其他東西。」沒漏看勇利肩膀瑟縮了下的模樣,維克托鬆開壓在對方腦袋上的手,改成輕輕地揉了揉底下墨色的頭髮,語氣放緩,「適當的放鬆一下沒什麼不好,說不定反而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喔!」

 

  「我也是常在休息的時候突然靈光一閃。」他又補了一句,嘴角微微揚起。

 

  維克托的話讓勇利聽得一愣一愣,只能呆呆地看著對方,從短暫的眼神交流裡,勇利總算讀懂了維克托的用意,便不再猶豫,用力地點了頭,「嗯!」

 

  站在附近的雅科夫,視線雖然是放在正在給他驗收短曲的尤里身上,耳朵卻沒漏聽這廂的對話。

 

  維恰……總算是稍微有教練該有的樣子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