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啊……」昏暗的房間內,兩個光裸的身影在床上交纏,勇利渾身癱軟地倒臥在床鋪上,任由維克托在他身上擺弄。早在浴室裡就被撩撥得全身發燙,腦袋也被四處溢散的熱氣弄得暈暈呼呼地,直到陷進柔軟的被窩,他才意識到自己在不知不覺間被帶回臥房了。

 

  維克托的唇舌抵在勇利的鎖骨處舔舐,幾個鮮明的紅痕散佈在附近,已經褪色的淡紅則是和浮出來的潮紅混在一起再也分不出來了。

 

  他用雙手同時撫弄勇利的胸口,時而用掌心沿著肌肉的曲線上下緩慢地搓揉,時而用指尖揉捏挺立的乳尖,直到其中一邊被他含進口中。

 

  「嗯……」受到刺激,勇利不自覺地顫了一下,感官全往維克托逗弄他的地方集中,他可以感覺到乳首被包覆在溫熱的口腔裡,而靈活的舌尖正沿著頂端的形狀畫圈。

 

  那裡本來不是會有感覺的地方,卻在維克托長期鍥而不捨地開發下成為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因快感而沁出的汗水跟淋浴後未擦拭的水珠混在一起,在勇利的肌膚覆上一層美麗的水光。

 

  手指穿過維克托柔軟的銀髮,勇利輕輕托著維克托的腦袋,但就只是捧著,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是想把對方推開,還是想讓他再多一些、再更用力一些疼愛自己。

 

  耳邊繞著勇利美好動聽的輕喘,維克托微微起身舔了下唇,滿意地看著原本可愛、粉嫩的部位被自己弄得紅腫、硬挺,從窗簾縫隙入侵的薄光讓被潤澤過的痕跡看上去閃著情色的光澤。

 

  勇利鬆了口氣,接二連三的挑逗讓他的神經幾乎快要麻痺,終於可以休息一下。才剛這麼想,維克托隨即低頭在另一側用力吸了一口。

 

  「嗯啊!」突如其來的襲擊讓勇利驚呼出聲,上半身跟著抬起,雙手反射性地抱住維克托的後腦,「維、維克托!」過度的刺激讓勇利驚覺大事不妙。

 

  維克托刻意發出舔舐的聲音,又重重吮了幾下,直到玩弄夠了才離開。

 

  勇利滿臉通紅,眼角泛著淚光,又羞又窘地看著他,維克托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往下瞧,對方雙腿間的器官早已挺立,在空氣中細微地顫抖著,透明的黏液從前端溢了出來,有一些甚至射到他的腹部上。

 

  「這麼舒服嗎?」維克托調笑道。

 

  「嗚……」勇利摀著臉,恨不得找個洞把自己埋進去,他竟然……竟然光是被舔那裡就、就不小心出來了一點。「唔!」沒給他太多懊惱的時間,修長的指尖從後方悄悄入侵。

 

  往後探入方才已在浴室弄得柔軟的入口,指腹溫柔地在溫熱的內壁上按壓,「勇利,我想進去勇利的裡面。」確認裡頭已經足夠濕軟,維克托抽出手指,扶著自己勃發的慾望抵在入口處。

 

  「嗯……」勇利點點頭,深吸了口氣,雙腿配合地敞開。即便花了不少時間擴張,當維克托將前端緩緩推入時,他仍不適地蹙眉,雙手緊抓著枕頭,等撐過最困難的部位,維克托一口氣直接貫穿他的體內,勇利的身體忍不住弓了起來。

 

  「勇利,深呼吸。」慾望被溫暖的內壁給包覆,讓維克托滿足地吁了口氣,他憐愛十足地在勇利潮濕的眼角印上輕吻。

 

  勇利聽話地深呼吸放鬆自己,一邊感覺到維克托開始緩慢地律動,讓他適應他的大小跟形狀。待他適應得差不多,對方的動作也逐漸加快。

 

  維克托抬起勇利的一隻腳架在肩上,腰部大幅度地挺進,呼吸也越來越粗重。忍過最初的不適,後面迎來的就是無止盡的快感,勇利再也壓抑不住聲音,甜蜜的呻吟不斷從喉嚨溢出。

 

  放下勇利的腿,維克托壓低身體吻住對方,勇利立刻環住他的肩膀熱烈地回應起來,手臂也緊緊地纏著他,像是溺在慾海裡的人終於抓到浮木一般;或者,是要拖著他一起沉淪。

 

  維克托空出一隻手握住勇利早已濕得一蹋糊塗的部位,套弄的節奏和他擺動腰部的速度一致,勇利的視線越發迷茫,直到終於達到頂點,他的身體無法抑制地劇烈抽搐,腦袋一片空白。

 

  包裹自己的內壁突然一陣緊縮,狠狠夾住他,維克托忍不住低吟了聲,他伸手撫上勇利的臉,那雙視線渙散的褐色眼睛花了一點時間才重新聚焦。

 

  「再陪我一下,嗯?」維克托動了動仍埋在勇利體內的硬挺。

 

  勇利用環在維克托身側的大腿蹭了蹭他的腰,一隻手覆上維克托放在他臉頰上的手,偏頭在對方的掌心吻了一下,「你繼續吧。」

 

  沒有人可以在這種狀態下耐得住這樣的挑逗,維克托立刻用力往前一頂,重重地頂撞到最深處,勇利仍處於相當敏感的狀態,幾乎要承受不住,指尖只能抓著維克托的手臂,在對方身上留下爪痕。

 

  即將高潮前,維克托抽了出來,迅速套弄了幾下後,白濁的液體全數灑在勇利身上。

 

  勇利伸手摸了下胸口跟腹部,全沾染了黏膩的體液,自己的跟維克托的混在一起根本分不出來是誰的。

 

  「勇利,還好嗎?」維克托替他撥開汗濕的瀏海。

 

  「嗯,我沒事。」只是很累而已。論體力照理說是勇利比較好,不過以床事來說顯然不是光靠體力就可以的。

 

  當然他也很滿足就是了。

 

  維克托起身套上浴袍走出房間,勇利的意識逐漸朦朧,模模糊糊間,他感覺到有人用溫熱的毛巾在替他擦拭身體,然後他就沒有記憶了。

 

  聽見平穩的呼吸聲,維克托注意到勇利已經睡著,立刻放輕手上的動作,小心地幫他把身上的汗水、體液擦拭乾淨,並且穿好衣物,過後才進入浴室簡單地替自己沖洗。

 

  維克托梳洗完,想跟馬卡欽道聲晚安再睡,卻沒在客廳看到牠。不在客廳,那就是在勇利的房間了。

 

  他走進勇利的房間,果然馬卡欽正霸占著那張原主人幾乎沒使用過的床。維克托神色柔和地靠過去,撫了撫愛犬柔軟的棕色腦袋,眼角餘光無意間瞥見桌上攤開的筆記本。

 

  湊過去一看,上面滿是塗塗改改的痕跡,維克托不禁失笑,「看來勇利很傷腦筋呢。」

 

  那是勇利為『The Clown』所想的各種故事內容,不過明顯還沒抓到正確的方向。他又揉了幾下馬卡欽的頭才回主臥室,走到勇利身邊,彎身在他的睡美人額頭上吻了一下,在背光的陰影下,冰藍色的眼睛淌過幾抹粼粼波光。

 

  無論什麼時候,他都相信勇利做的到的喔!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