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勝生勇利站在選手等候區,其他上場過的、還沒上場過的選手們也都待在附近,和觀眾席上的人群一起,全都屏氣凝神地將目光聚焦在滑冰場上。

 

  整個會場安靜無聲,平時選手上場後場邊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一些狂熱粉絲無視醞釀情緒的氛圍繼續歡呼、尖叫、加油,或者跟旁邊的同伴低聲私語,可是現在完全沒有多餘的雜音。

 

  下一位選手已經就位。

 

  冰場正中央,維克托‧尼基福羅夫佇立在那裡,微微低垂著頭,而後張開冰藍色的雙眼。

 

  那雙眼睛所看到的世界漆黑得彷彿虛無,黑暗中唯一的亮源是從自身散發出來的微光,可他並不覺得恐懼,並不因為沒有方向而徬徨。

 

  他也是從什麼都沒有開始的。

 

  彎身擺出行禮的姿勢,下一秒緩慢低沉的旋律從空氣中淌流而出,沉重,卻強烈得讓人明白那絕不是喘不過氣像要窒息,而是無論如何都會從混沌中衝破迷茫。

 

  新的力量只能靠自己去發掘,自己的道路也只能靠自己去開拓。

 

  維克托往前滑開腳步,雙手大幅度地擺動,撕開阻擋他的黑色帷幔,光線從縫隙中迸裂開來。

 

  幽暗的空間隨著他行進的方向慢慢被光源劃開,冰面上刀刃滑過的地方留下的金黃色軌跡,從底下迸出明亮的光芒。

 

  他用強而有力的接續步繞完整個冰場,接著以完美的後內點冰四周跳結束前奏,著地瞬間的聲響敲碎了空中最後一片殘存的黑暗。

 

  他閉上眼睛再睜開,重新映入眼底的是堆疊出他的世界的鮮明色彩。

 

  承載榮耀的冰場,無論何時都願意將力量與他分享的支持者們,像父親一樣的雅科夫,是朋友也是對手的克里斯,自他上次在俄羅斯大賽奪下金牌後就總是在背後虎視眈眈的尤里,最後還有勇利。

 

  節奏在這時漸漸變得輕快起來,帶著點天真無邪,似乎不那麼適合他,可是他的故事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維克托很輕、很輕地笑了一下,仰頭張開雙手,像是在擁抱這個幾乎占據他所有人生的滑冰世界,漫長卻甘之如飴。

 

  『我的名字是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是俄羅斯的花式滑冰選手,人們似乎給了我很多稱號。』

 

 

  站在場邊,勇利專心地凝視著場上的人,他彷彿能聽見維克托靠在他耳邊低喃。

 

  對方正用舞步一步步將觀眾捲入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的世界,勇利想起了那天他對他的提問。

 

  『勇利,你覺得對其他人來說我是什麼?』

 

  『咦?』面對突如其來的問題,他一時摸不著頭緒,猶豫了一會才回答:『俄羅斯的現代傳奇?』

 

  『還有呢?』

 

  『還有……偶像、花滑界的國王?』

 

  『還有呢?』

 

  『呃……其他還有很多,不過大概都是像那樣。』聽著他口中細數的各種稱號,維克托只是微笑,眼底的水紋很安靜,只有柔和的情感從裡頭淌出一片片浮光。

 

  『可是呢──』維克托嘴唇一張一闔地把後面的句子說完,話語很輕,而他花了一段時間消化才終於恍然大悟。

 

  那天的聲音和現在縈繞在耳畔的重疊。

 

  『可是呢……我就只是『維克托‧尼基福羅夫』而已。』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