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山?」日向安撫性的拍了拍影山的肩膀,「影山同學?」

 

  「……別管我。」

 

  「別這樣嘛,哥哥我也有準備禮物要給你喔!」

 

  「誰是哥哥啊?」聽見日向也有準備禮物,影山勉強抬起頭來,日向的話總該會送點正常東西吧?最好是跟排球有關。

 

  「這個。」日向把一個盒子雙手捧到影山面前,包裝紙黏得歪歪扭扭的,一看就知道出自誰手,「這可是我自己做的喔!」日向驕傲的說。

 

  影山眨了眨眼睛接過日向手上的東西,沒有粗魯的直接撕,而是小心翼翼的從黏合的部位拆開包裝紙,打開盒子從裡面取出頗有份量的物體。

 

  底座上是一顆大大的玻璃球,透明的球體底部是一座迷你排球場,球網兩端分別站了好幾隻擺出各種姿勢的烏鴉。

 

  「這是什麼?」盯著球體瞧,影山從來沒收過這類東西,也鮮少有朋友送生日禮物給他,父母以前會送文具或學習相關的書籍,到後來發現不怎麼實用後這幾年都改送健身器材或護具了。

 

  他搖了搖,原本沉在底部的各種不同顏色的亮片紛紛浮了起來,隨著裡頭液體的波紋擺盪。

 

  「這個嘛……水晶球?可是它有音樂,所以是音樂盒?」日向打開底座的開關,生日快樂歌的旋律立刻繞滿影山的房間,「還是應該叫音樂球?」

 

  連自己送的東西具體叫什麼都不曉得日向大概是頭一個。

 

  「全部都是你做的?」

 

  「是啊,我跟小夏一起去買的。」日向拿過水晶球繼續搖晃,「你看這個是你、這個是我。」他指著裡面兩隻站在一起的烏鴉給影山看。

 

  「哪裡像了?而且很醜。」應該說烏鴉都長一個樣,能說像的也就只有頭髮,好吧髮型勉強像他,而日向就不用追究那麼多細節了,整個社團裡有那種髮色的只有他一個。

 

  影山烏鴉站在球網前,腦袋微微側向一邊,旁邊的日向烏鴉比他矮了一截,張開翅膀像要跳起來,努力伸直身體跟影山烏鴉說話。

 

  「就說這是我做的,你就不要那麼挑了。」日向繼續跟影山介紹裡面的一草一物。雖然嘴上嫌棄,可是影山其實很專心在聽日向說話,甚至開始覺得音樂有點吵,便伸手把音樂先關掉。

 

  「這個是大地學長、菅原學長,還有田中學長……西谷學長在這裡,旁邊是月島跟山口,清水學姊跟谷地同學在這邊。」全體社員跟教練全都擠在小小的空間裡,姑且不論好不好看,真虧日向能做出這麼細緻的東西,「全部都是用黏土捏的,小夏剛好看到這個材料,跟我說給喜歡的人的生日禮物,一定要親手做才行。」

 

  捕捉到關鍵字,影山倏地轉頭看向日向,後者卻彷彿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在無意間自爆,繼續叨叨絮絮的講述這個小小球場的故事,「你看這兩邊,這邊是『飛吧!烏野!』的布條,另一邊是『春高!優勝!』,所以這是我們拿到冠軍後在慶祝的樣子,才會放這麼多亮片,小夏還說亮片顏色越多越好,所以我買了很多種,剩下的就給小夏了……影山?」注意到影山瞬也不瞬地盯著自己,日向開口喚了聲。

 

  影山沒說話,卻將上半身慢慢往前傾,日向愣愣地看著那顆黑色腦袋緩緩靠向他,最後枕在自己大腿上。

 

  「影、影山?」心臟噗通了聲,日向深吸了口氣努力壓下從胸口深處騰升而起的騷動,故作鎮定道:「看在你今天是壽星的份上,我就好心把我的大腿借你躺,下次想撒嬌的話可以直說,哥哥我很大方的。」

 

  「呆──子──」老樣子是罵人的話,影山此刻的聲音聽上去竟然充滿愉悅,日向完全摸不著頭緒,低頭看見側躺在他腿上的人居然在笑時,他整個混亂了,「影影影影影山!?你終於燒壞腦子了嗎?」日向再度將掌心貼上影山的額頭,這次很快就被另外一隻比他寬厚的手掌包覆。

 

  影山接連異常的行為讓日向的腦袋差點短路,如果說方才是慌亂,現在就是不知所措和羞澀,「影……影山?」他想把手抽回來,卻無法動彈。

 

  轉了個方向讓視線朝上,日向滿臉通紅的模樣全數映入影山眼底,他握著他的手沒放開,「繼續說。」

 

  「啊?」

 

  「我們拿到冠軍之後在慶祝,接下來呢?」

 

  「喔……嗯……」感覺手心在出汗,體溫也開始升高,日向想一定是影山把熱度傳染給他,腦袋暈乎乎的,說不定他也感冒了。維持著這個如果讓其他人看到肯定會引起軒然大波的姿勢,日向全身僵硬,只能艱難的動嘴逼自己出聲,「得到優勝,我們都很高興,三年級的學長們可以沒有遺憾的畢業。然後影山,你成為全新的王者,可是不是孤單不是與隊友明明站在球場同一側,中間卻像隔了天涯海角。我們大家都團結在一起,大家都很開心,即使你有的時候說話很欠揍,但是我們都能理解,所以全部的人都圍在你身邊……」

 

  日向的聲線尚未完全變聲,聽上去仍是少年音,興致高亢的時候簡直吵死人,從前沒特別注意,現在卻覺得動聽無比。

 

  這個故事很美好,可能曾經出現在他夢裡,也可能沒有,因為對過去的他來說太過虛幻,而現在從日向口中說出來了,他想一定是日向的想像力跟他其實根本半斤八兩的緣故,他才第一次覺得這是真正有可能成真的未來。

 

  「影山,可、可以放開我了嗎?你要睡的話還是去床上睡吧?」

 

  「你啊……沒注意自己講了什麼嗎?」

 

  「啊?」所以是他講了什麼不該講的話才讓影山跟著變得奇怪的嗎?日向仔細回想,「我在跟你說我是怎麼做的啊。」

 

  「嗯,還有呢?」

 

  「還有我們春高優勝的故事。」

 

  「還有?」

 

  「還有這個是小夏叫我買的──!」遲了好幾分鐘,日向才驚覺他在不知不覺中爆料了什麼,臉上稍稍退下來的潮紅又整個紅潤起來。逃吧!這種時候還是逃走吧!就當他沒來過,影山明天問就說是他在作夢就好了!

 

  日向想逃跑,可影山就像早就知道他打什麼主意般,手握得更緊,仰躺的腦袋也施了點力壓住日向的大腿。

 

  「我覺得很好。」為了不讓日向繼續掙脫,他道。

 

  日向微微一怔。

 

  「這樣很好。」他轉了轉手腕,讓掌心從單方面牽著日向到跟他交握。

 

  日向還在發愣,腦袋裡各種資訊攪和在一起,然後他看見影山笑了,很輕,卻大概是他看過最為滿足的笑容。

 

  日向頓了頓才像是終於弄懂了什麼,又猶豫了片刻才回握影山的手,悄悄的,再一點、一點的施力,最後跟影山一樣用力。

 

  「影山……」不知道該講什麼,不講話又尷尬,日向絞盡腦汁地想話題,這種時候明明只要聊排球就可以了,他卻一個梗都想不出來。

 

  「嗯。」影山應了聲,直到這時他才發現原來他很喜歡聽日向喊他,明明平常只覺得很吵,或許明天他腦袋清醒的時候一樣會覺得吵死人,但是他現在卻希望,可以永遠、永遠有日向的聲音圍繞在他身旁。

 

 

§ § §

 

 

  「飛雄,日向同學來了嗎……哎呀?」影山的母親一進房門,看到的就是日向坐在地上,雙手向前不知道是不是在做伸展運動,而自家兒子在離他不遠處呈現仆街的姿勢。

 

  「阿、阿姨好!」日向僵硬的笑了下,看到影山的母親似乎對自家兒子的狀態很是疑惑,連忙解釋道:「影山……他說地上比較涼。」

 

  「真是的這孩子,這樣又會著涼。」她露出有些傷腦筋的表情。

 

  「我沒事。」影山邊爬起來邊用寫滿抱怨的目光掃了日向一眼,後者投來抱歉的眼神。

 

  「蛋糕拿回來囉!爸爸也回來了,本來想說明天再補慶生,不過難得今天日向同學也來了,要不就還是今天慶祝吧?」影山的母親問道,兒子的狀況看起來也比白天好很多,應該沒什麼關係。

 

  「喔。」影山沒什麼意見。

 

  「這樣不會打擾你們嗎?」如果是一群朋友一起慶生就算了,單獨跟對方的家人一起日向也怕會打擾人家。

 

  「不會、不會,飛雄也會很開心的。來,快點下來吧!」影山的母親笑吟吟的轉身,在看到牆上那幅寫著『飛越吧!飛雄!!邁向16歲的男人之路!!』的巨大布條時頓了一下。

 

  「那、那是……」影山這才想起布條的存在,欲解釋時日向搶先他一步說道:「那個是社團的學長做來送給影山的,是影山崇拜的學長!」

 

  「真是個好學長,真好,高中就應該要這樣渡過青春!」影山的母親看上去很開心,踩著輕快的腳步先行下樓。

 

  影山跟日向也馬上跟著一起下去客廳,父親已經就坐,母親正把蛋糕拿出來點上蠟燭。

 

  唱完生日快樂歌、吹完蠟燭,影山的母親始終掛著溫柔的笑容注視著他們,在切蛋糕的時候對影山的父親說:「對了,孩子的爸,飛雄的學長送了很有趣的東西掛在他房間,你等等也去看看。」

 

  「學長送的生日禮物嗎?真是不錯,平常在學校很照顧你吧!」

 

  「還好……」影山想說那不是什麼需要特地去看的東西,應該說他根本一點也不想展示,但是雙親都一臉興致勃勃的模樣讓他把話吞了回去。

 

  「太好了,飛雄,現在認識了很多好同學吧!這也是第一次有人來家裡一起幫你慶生。」

 

  「嗯,同學都很好,學長也很照顧我們!」影山沒說話,倒是日向很積極的在替他回答。

 

  「想必飛雄的高中生活一定會過的很愉快。」母親的語氣充滿了安心,她知道他中學時發生的事情,即使不是從他口中得知,畢竟當時鬧的太難看,不得不知會家長。

 

  影山想起了久遠的中學時代,再有摩擦一切也都已經成為過去,現在他在烏野,他認識了穩重的三年級學長們,跟愛胡鬧的田中學長他們,一年級有山口,跟再討厭也勉強能合作的月島,還有日向。

 

  然後他想到了日向講的故事,一閉上眼睛那個畫面就能清楚地浮現。無數的彩帶從頭上歡騰地落下,他們吶喊著、嘶吼著,互相勾著彼此的肩,臉上分不清是鼻水還是淚水,但是沒有人介意,因為那是夢想終於實現的感動。

 

  再然後大地學長他們就會畢業,接著他也會畢業,會到更寬廣的世界去認識很多人,也會跟很多人分離,可是不管有多少人來來去去,他就是能夠確定即便是在很久、很久的以後,日向也一定還是會在他身旁。

 

  那是一個美好得近乎能完全實現的故事,而這個故事因為有了美好的開頭而得以往後無限延伸。

 

  視線在影山的母親安心的神情和影山臉上游移,日向注意到了異樣,「啊咧?影山,你的眼睛怎麼紅紅的?感動的哭了嗎?」

 

  「誰會哭啊?是因為感冒啦!」

 

  「哈哈哈哈哈!感動到哭也沒關係啊,我不會笑你的!」

 

  「吵死了,就跟你說不是了!」

 

  客廳裡充滿了笑鬧聲,父親、母親、自己跟日向。影山想,他之後還會有很多個生日,可是無論以後再慶祝多少次,今天的回憶他也會永遠銘記。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