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幾個綿長的深吻後,兩人的氣息都有點不穩。

 

  做了幾個深呼吸,日向示意影山讓他坐起來,「影山。」

 

  「嗯?」

 

  「要不要……我幫你……?」他自己其實也有點反應了。

 

  影山瞥了眼日向的胯間,再看看自己的,不得不說這真的是個十分令人心動的提議。

 

  「嗯。」他拉過日向,讓他的腿分開跨在他的腰側,再把他的手拉至自己的褲頭。

 

  「唔!」一碰到影山的硬挺,日向驚了一下,原來他已經勃起到這種程度了嗎?他光是隔著布料就彷彿能感覺到底下的灼熱在跳動,一想到這是因為自己,日向的臉燒得更紅了。

 

  「討厭嗎?」影山是完全不討厭碰觸日向的,甚至可說是朝思暮想,可是日向呢?同樣都是男生,難保不會臨場出現排斥感。

 

  日向一抬頭就看見影山略顯不安的臉,不禁有些想笑。

 

  仔細想想,他今天看到了影山很多不同的表情呢,也知道了原來對方可以顧慮他顧慮到這種程度,他也是男生,當然知道勃起到這個地步要忍耐是多困難的事情。

 

  這一刻,日向原本因羞恥之類的情緒而產生的躊躇都不見了,他猝不及防地拉下影山的褲頭,面對昂揚在空氣中的性器,他毫不猶豫地用雙手握上。

 

  「日向,你……」影山被日向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然後在那雙比他小很多的手開始努力替他套弄時悶哼了一聲。

 

  「影山會討厭碰我的嗎?」壓抑著害羞,日向認真地在影山堅硬的莖柱上滑動。

 

  「怎麼可能?」

 

  「那我又怎麼可能會討厭呢!」

 

  聽見日向這麼說,影山的嘴角勾了一下,在對方發愣的瞬間按上他下腹略為鼓起的位置。

 

  「啊……」日向驚呼出聲,指尖也不自覺收攏,被牽動的影山跟著呼吸一緊,他沒有制止日向,而是重新集中精神把日向一被他碰到就整個挺立的性器掏出來搓揉。

 

  比他略小的、熱燙的東西被他一手掌握著。

 

  「嗯…哈啊……」日向無法抑制地呻吟出聲,快感集中在影山的手指撫弄過的地方,一部分攀爬至腦門,「影、影山…嗯……」

 

  比平常還要高幾度的中性嗓音,略帶著一點哭腔,聽起來遠比想像中還要銷魂。

 

  不好……他好像快射了。呼吸越發急促,影山感覺到事情不太妙,不過他手裡的日向的狀態也相去不遠就是了。

 

  「日向……」用空著的另一手勾起日向的下顎,影山不由分說地吻住他,日向在接吻的期間仍有幾聲輕吟斷斷續續地從喉頭溢出。

 

  意識逐漸渙散,他只能憑本能回應影山,從尖端分泌出來的液體沾得他滿手都是,那是影山的東西,可是他一點也不介意,而且他自己──

 

  「啊……」影山的手微微使力一握,日向的腦袋在同時獲得了一段短暫的空白,迎來高潮前,影山放開他的嘴唇,下一秒他射在對方手上。

 

  無力地靠上影山的胸口,發洩後的脫力感讓他停止了手上未完成的作業,影山握住他放在昂揚上的手和他一起套弄,他感覺到掌中的熱源一抽一抽的。

 

  「唔!」沒多久,影山低吟出聲的同時終於也射了,更多的濃稠沿著莖柱的線條滑下,在兩人交疊的手上胡亂淌流。

 

  花了一小段時間平復紊亂的吐息,待日向有力氣從影山的胸口起身,兩人不約而同看向底下,影山的手正輕輕握著他,混在一起的白濁分不出是誰的。

 

  灼熱的、濕黏的、他和影山的……

 

  剛才做了什麼的證據清楚地擺在那裡,即使是你情我願,日向的臉仍燒紅了,影山的臉色也有點不自在。

 

  他注視著日向蘋果似的臉頰,怎麼看怎麼可口,殘留的餘韻依然帶著熱度飄散在周圍的空氣中。

 

  影山察覺到自己又開始蠢蠢欲動。

 

  「日向。」

 

  「什麼?」影山慢慢把日向壓回床鋪,再用自己正漸漸恢復精神的性器貼上日向的蹭了蹭,對方馬上就知道他想做什麼了。

 

  對於影山恢復的速度感到驚訝,日向錯愕了一下,本想說點什麼,在看到那張難得顯露請求的臉後,視線游移了會還是把那些未出口的話吞回去了。

 

  影山沒再說話,只是慢慢動了幾下,讓日向在他的逗弄下跟著有了反應。

 

  他脫掉他的睡褲連同底褲,好讓自己能順利地擠進他腿間和他完整地貼合、磨蹭。

 

  「啊……」癱軟的身體等同隨他高興的意思,影山拉過日向的一隻手,和他的一起包覆住兩人的性器,而他就像妄想中的一樣用力一頂──

 

  

  之後,影山罕見的體貼,負起所有收拾善後的責任。

 

  由於他們完全忘了衛生紙的存在,兩人的衣服都不小心沾到了一點精液,幸好房間內有浴袍可換,影山先幫日向用毛巾把身體擦拭乾淨、換好浴袍,才接著打理自己。

 

  他將換下的衣服丟入投幣式洗衣機,再用旁邊的烘衣機烘乾。

 

  棉被和床單則是先用濕紙巾稍作清理,要完全擦乾淨是不可能的,但是至少不會讓人一眼就看出那是什麼東西的痕跡。

 

  「日向。」影山拿著烘乾的衣服回房時,日向已經快睡著了,只隨口含糊地應了一聲。

 

  「衣服好了,你要換嗎?」他問道。

 

  「嗯……穿這樣睡就可以了……」回應的話像是含在嘴巴裡,連眼睛都懶得睜開。

 

  看著完全不想起來的人,影山想其實也無所謂,反正房間不會冷,浴袍的材質也比他們帶來的睡衣溫暖。

 

  說是這麼說,他還是換回睡衣才鑽進被窩,穿自己的衣服總是比較習慣。

 

  看著和他面對面,正發出均勻吐息的人,影山伸手將日向摟進懷裡。

 

  擁抱那副結實卻不失柔軟的身軀,比什麼都要來得令人安心。

 

  日向將眼睛睜開一條縫,在模模糊糊中確認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胸膛後,下意識地又往影山懷裡鑽了鑽,找了個舒服的位置才繼續睡。

 

  近乎撒嬌的舉動讓影山的嘴角勾起溫柔的弧度,他在橘色的髮絲上輕輕吻了一下,跟日向一起迎接一夜的好眠。

 

  

  隔天,當他們準備退房時,櫃台裡的小姐端起溫和的微笑,從印表機拿出一張收費明細,用完全沒壓低的音量向他們說明關於『付費頻道』的計費方式,清亮的嗓音迴盪在大廳的每個角落,日向跟影山後知後覺地頓了一會才想起還有這件事。

 

  在接收到從四面八方投射過來的視線時,他們尷尬得恨不得馬上從大門竄逃出去。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