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們步出房門,褚冥漾差點一腳踢到倒在地上的同學。

 

  「咦?」仔細一看,大約有三、四組人歪七扭八地倒在大廳,而他的同伴西瑞則趴在靠近邊角的房門口。

 

  「事情結束了。」冰炎倒是對這種情況一點也不意外,「應該說,他們本來就一直在那裡,只是因為空間扭曲,我們才暫時找不到他們而已。」也幸好有順利解決,不然肯定會變成大型失蹤案件。

 

  「喔。」褚冥漾聽的似懂非懂,若要換成他比較能接受的解釋,大概就有點像是人被移到平行空間,再被移回來之類的吧。

 

  「我請熟人來處理。」走出洋房,夜色仍是漆黑一片,所有的大燈、燭火全滅,只能仰賴月光來照明。

 

  冰炎撥了通電話給安因說明地點和原因,請他派人來載屍體。

 

  畢竟這次是用較為特殊的方法找到的,通常這樣就得透過熟知他們門路的人來處理,順便擋掉警察那關。

 

  「學長……」看著大門外的橫屍遍野,場面比屋內還要壯觀數十倍,「呃……這該怎麼辦?」褚冥漾的嘴角抽了抽,他得把這些人全抬回帳篷區嗎?那恐怕搬到天亮也搬不完。

 

  冰炎瞥了底下那些會呼吸的屍體一眼,邪邪一笑,「等他們醒來自己會走。」語畢揮一揮衣袖,抱著陽一的骨骸跨入森林。

 

  「咦……欸?」這樣好嗎?褚冥漾跟上冰炎,周遭只剩他們穿過林木的沙沙聲。

 

  「這種天氣在外面睡一晚不會怎麼樣。」

 

  「可是……」他剛剛在洋房裡覺得好冷……咦?褚冥漾摸了摸手臂,他竟然在出汗了。

 

  看來,那股冷意也是不科學的原因造成的。

 

  一小時候,離他們營區最近的教會派車子來將陽一載走了,一切總算落幕。

 

  目送車子消失在黑暗的盡頭,褚冥漾低下頭,真心希望陽一能安息。

 

  冰炎跟褚冥漾交代好,他們就當什麼都不知情,整個晚上都在營區留守。

 

  雖然感到疲累,褚冥漾卻絲毫沒有睡意,他有太多事想問學長了。

 

  知道對方有事想問,冰炎重新升起營火,讓他坐在他身邊。這次他們的距離有點太靠近,可也沒有人說不好。

 

  要從哪裡問起呢?

 

  好多好多的問句在褚冥漾的腦海裡打轉。

 

  例如……他第一次見到學長那天,學長是不是有看到他房間裡的那個?以及來這所學校後,除了第一天,他就不曾再在校園裡看見那種東西了,這也是學長的關係嗎?

 

  學長知道多少、又暗中幫助了他多少?他能不能跟學長學點東西用來自保?還有,學長不是應該是學習道教的嗎?因為劍、符咒、羅盤很明顯都是出自於道教吧,那為什麼又是找教會來迎接陽一?

 

  這個世界……果然很複雜啊。凝視著冰炎安靜的側臉,火苗在他臉上晃出明滅的光影。

 

  「你想問什麼?」拿起樹枝撥了下火堆,冰炎率先打破沉默。

 

  「嗯……」黑色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轉了一圈,褚冥漾幾乎是憑直覺的開口:「學長為什麼會來系遊?」

 

  「……」紅眼瞥了過來,「你就想問這個?」

 

  「不、不是,那個……」褚冥漾也是問完了才意識到自己竟然問了一個不是太緊急的問題,「我想說……先放輕鬆一點才好打開話匣子嘛……哈哈!」他隨口找了個理由搪塞。

 

  冰炎轉回來面向火堆,和他眼睛同色系的火光在將木柴燃得劈哩啪啦作響的同時,也將燒起來的溫度燃進他眼底。

 

  或許一開始,他只是想試著在褚冥漾身後推他一把而已。

 

  他這類體質的人,在人生路上本就比其他人更容易碰到磕磕絆絆的關卡,若是又放任負面氣息纏身,所謂的霉運也會輕易地接踵而至。

 

  命運無法改變,但人的磁場是能靠自己產生變化的。

 

  坦白說,他以前也不是沒遇過跟褚冥漾有相似體質的人,可是他並未出手。

 

  冰炎不喜歡那種事情一做不好,就把一切都歸咎於體質跟命運的人,甚至當成理所當然,拿這點博取同情。

 

  可褚冥漾完全不是這樣,他會沮喪,卻又頑強的抵抗,還會為了不牽連別人而選擇孤立自己。

 

  所以他暗中幫忙的次數也在不知不覺間變多了,這到底是基於何種緣故,其實他不曾仔細想過。

 

  現在想來,就算他推著褚冥漾來系遊是希望他可以多接觸人群,多開心笑鬧來扭轉磁場,他也可以不必跟來。

 

  但是他來了。

 

  是基於擔心還是其他,理由連自己也說不明白。

 

  真的是……莫名其妙。冰炎忍不住自嘲,原來他也會有這種匪夷所思、將衝動擺在理智面前的時候。

 

  「學長?」見冰炎彎了嘴角,褚冥漾疑惑出聲。

 

  「沒事。」當然他不可能把這些轉折說給褚冥漾聽,冰炎把問題丟了回去,「你這麼在意這個問題,是想聽我回答什麼?」

 

  「咦?」想不到會被冰炎反問,褚冥漾先是一愣,隨即否認,「才沒有想聽什麼……只、只是好奇啦,夏碎學長不是說你以前從來不參加系上的活動嗎?」

 

  「只有好奇?」冰炎不信的挑了挑眉。

 

  「嗯,好奇。」像是怕冰炎不相信,褚冥漾睜大眼睛,盯著他用力點頭。

 

  「呵……」被褚冥漾的表情給逗樂,冰炎難得莞爾。

 

  率直、可愛,他就是這樣被吸引的嗎?冰炎沒發現,他已經將一個對他來說更不可思議的詞套在褚冥漾身上了。

 

  第一次看見學長這樣笑,褚冥漾感覺到周圍的溫度逐漸上升到會令他難以呼吸的程度。

 

  森林的夜晚會這麼熱嗎?

 

  氣氛趨於和緩,冰炎慢慢把事情從見到褚冥漾那天開始說起。

 

  能讓他知道的他全說了,也說了自身的磁場是能改變的這件事,這方面他必須靠自己。

 

  聽了學長的話,褚冥漾稍微反省了下,模模糊糊地,他憶起久遠以前,相當喜歡的一句話,如今卻被他丟在身後,完全忘了奉行。

 

  「說起來,我以前有句很喜歡的話,如果我沒忘的話,後來遇到很多事情的時候,就會更堅定地想著要跨過去吧!」褚冥漾抬首看向夜空,時間是很深的子夜。

 

  「是什麼?」想不到褚冥漾也有座右銘嗎?這個冰炎倒是沒有。

 

  褚冥漾抱著膝蓋,漾開笑容轉向冰炎,「黑夜過去,表示黎明就要來了。」

 

  「咦……?」褚冥漾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似乎也觸動了冰炎某條塵封許久的神經線。

 

  紅眼倏地瞪大,冰炎愣愣地將視線固定在褚冥漾臉上,目光像是越過了他,和記憶一起回到遙遠的地方。

 

  以為冰炎是沒聽清,褚冥漾又重述了一次。

 

  「黑……」

 

  『黑夜過去,表示黎明就要來了。』

 

  那一瞬間,映在冰炎眼中的笑臉,和另一個更小的身影重疊。

 

  他的確……看過這張臉,也聽過這句話。

 

  難道──

  

 

 

 

 

試閱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anya
  • 阿怜你好,今天被你認出來我有點嚇到,因為不擅長和人打招呼所以可能有點冷淡,真不好意思~~
    從你的第一本雲綱本一直追到現在也有好幾年了,雖然我不是每一部作品都有追,但看到喜歡的作者持續寫出我喜歡的CP的作品,還是讓我很開心.
    這幾年可能有遇到一些瓶頸和挫折,但是阿怜還是一一克服了,希望你以後也可以一直像這樣持續寫作下去,我也會一直支持你的
    祝你新的一年身體健康,事事順心,寫作順利
    加油!!
  • 不會喔,一點都不會覺得你冷淡~我反而比較怕我太熱情會嚇到你XD
    應該說總算有機會見到你了,我一直都記得你啊,你三年前在鮮網最後給我的留言,我有印下來貼在書桌前:D
    也差不多是在金色日軌之後我就幾乎沒開預訂了,所以再度在暗殺教室的預訂名單上看到你的名字,我很開心喔,一言以蔽之就是"能再遇到你,以及知道你這幾年仍在支持我,真好"
    哈哈~你總是會在我寫文遇到轉折點時出現在我面前呢(包含用留言出現在我面前XD)今後也會繼續用這份力量跟對CP的愛寫下去的!!

    下次場上見時,再打個招呼吧:D

    泳瀠(神澤怜) 於 2015/03/02 22:58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