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時間回到幾分鐘前,當冰炎趕到別墅大門時,別說系學會的幹部了,全部的學生都沒了蹤影。

 

  他前前後後巡了一圈,印證了他的猜測。

 

  學生的氣息都在,只是被帶到另一個空間去了,大門也被纏上結界。

 

  拿出收在口袋裡的一把小型古劍吊飾,冰炎合攏食指跟中指,口中念了幾句咒文,那把劍隨即恢復成原本的大小。

 

  比他的半身再長一些,劍柄跟劍身都繞著紅色和淺藍色的圖騰,樣式偏古典,可是花紋卻很像西方奇幻故事裡才會出現的,綜合來說是把非常漂亮的劍。

 

  冰炎手握劍柄繞著大門畫圓,畫完便將劍尖插入門前的土地,接著從懷中掏出一疊符紙攤開成扇形,分別拿在兩隻手上,一橫一豎,以手腕交疊在胸前。

 

  他在口中詠唱經文,濃密的烏雲往別墅上空聚集,有閃電在雲層裡流竄。

 

  幾分鐘後,他唱完經文,一把將手裡的符咒全數撒向大門,那些符紙一接觸到門板,幾道雷擊隨即凌空而下,準確地打在散開的黃紙上,頓時一陣雷電交加,冰炎抬手遮擋。

 

  待煙硝味散去,緊閉的大門自動解鎖,前後輕輕晃動。

 

  結界一破,冰炎馬上拔起古劍,一腳踹開大門,一進到屋內就看到驚心動魄的一幕。

 

  漆黑的人影高舉著刀刃,而褚冥漾背抵著沙發癱坐在地,看似無路可逃也無力再逃。

 

  冰炎的呼吸罕見的產生一瞬的凝結。

 

  他見過這種模式,餘願未了的靈魂,即使平時已陷入沉睡,仍會輕易地被靈感極強、卻不懂控制的人喚醒,進而讓他經歷自身遭遇的一切。

 

  一般來說,頂多是傳達訊息,不至於讓活人受到真正的傷害。可若被拉進去的當事人意志不堅、求生意志不強、情緒被牽著走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尤其……

 

  冰炎在來的路上用手機查了下資訊,也幸好不遠處就有基地台,讓他能順利連上網路,才能這麼快就掌握狀況。

 

  一家四口,強盜殺人,幼子下落不明。

 

  他憑幾個關鍵字就能推測出大概。

 

  如果是小孩子,在心智尚未成熟前就死去,也難怪會在無意間醒來時把一大票人一起拖下水。

 

  跟褚冥漾一樣,兩個不會控制這種力量、又分處不同世界的人搭在一起是最糟的。

 

  「※●€◎&@○,急急如律令!」冰炎一個劍步擋在褚冥漾面前,舉起古劍擋住攻擊,並進一步化去所有的幻影。

 

  當黑影消散的同時,他隱約的、聽見了一道細微的孩童啜泣聲。

 

  

  「褚。」冰炎抓著褚冥漾的肩膀搖晃。

 

  「……學長。」褚冥漾睜開眼睛抬頭,臉色蒼白,聲音虛弱。一看見那張令他安心的臉,他就像是全部的力氣都被放掉般,脫力地往前倒,「抱歉……學長,請、借我…靠一下……」雙手下意識地揪緊冰炎胸前的布料,殘餘的恐懼讓他仍止不住地顫抖。

 

  冰炎扶著褚冥漾的肩膀,沒有推開,但也不可能就這樣順勢把人摟進懷裡。

 

  他承認,他是緊張了,過去從未如此,可是在思考更深入的問題前,眼下還有別的事情要解決。

 

  只是……

 

  看著底下抖個不停的身軀,一種沒來由的不捨也從冰炎內心深處騰升而起。

 

  最後,他吐出近乎呢喃的嘆息,抬手做了個不怎麼習慣的動作。

 

  冰炎輕柔地拍了拍褚冥漾的後腦安慰道:「沒事了。」

 

  「嗯。」褚冥漾點了點埋在冰炎胸前的黑色腦袋,深吸了口氣,對方身上那股好聞的青草香混和著淡淡的檀香,熟悉的讓他想哭。

 

  只是這樣一句話,他突然就不抖了。

 

  褚冥漾發現自己完全相信從學長口中說出口的語言,只要學長說沒事,他就會相信真的一切都沒事。

 

  他們就這樣靜靜的待了一會,直到褚冥漾確認恢復力氣了,才緩緩道出前因始末。

 

  包括他是如何被西瑞抓走,對方是如何失蹤,場景又是如何在轉瞬間倒轉了好幾十年。

 

  冰炎也將找到的資訊大致跟褚冥漾說了一遍,事到如今,他已經沒必要在褚冥漾面前跳過或隱瞞自己的特殊能力了。

 

  褚冥漾聽完冰炎的話,自然有不少問題想問,不過他也曉得當務之急,是要救回其他同學。

 

  「那個小孩的屍體肯定還在房子裡,」抓好劍柄,冰炎站起身,「你在『回溯』的時候有沒有看到或聽到什麼線索?」

 

  即使不怎麼願意再去回憶方才經歷的畫面,為了其他同學,也為了那道無法安眠的靈魂,褚冥漾仍絞盡腦汁細細回想。

 

  終於讓他想起在最後,女人用盡僅剩的一口氣,用佈滿淚水的臉叫他『陽一』,和跟他說『地下室』。

 

  他立刻將這件事告知冰炎。

 

  「地下室?」冰炎記得,他找到的報導裡,從來沒有寫房子裡有地下室這件事,「屋子裡可能有只有這家人才知道的暗門,我們要找仔細,每個角落都不能放過。」

 

  「好。」褚冥漾也跟著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滾的亂七八糟的灰塵。冰炎朝他遞出一隻手,他不是很懂的歪了歪腦袋。

 

  「牽好。」冰炎說的淡定,褚冥漾卻花了半天才意會過來。

 

  「咦……咦咦咦咦咦?」這是要牽手的意思嗎?但、但是……不用說,褚冥漾的臉整個紅了,弄的冰炎也有些不自在。

 

  「你在期待什麼?」冰炎固作鎮定地道。

 

  「我、我沒……」他才沒有在期待什麼!褚冥漾連忙搖頭否認,當然這句話不會有人相信。

 

  應該說,兩個大男生本來就不會牽手吧?他這才想起這件事。

 

  「我們等等不曉得還要在裡面轉多久,就算靈體知道我們是在幫它,也難保不會失去耐性又開始作怪,不小心走散就麻煩了。」冰炎的語氣像在標準的公事公辦,聽不出半點起伏。

 

  「喔……喔。」原來是這樣。聽完冰炎的解說,褚冥漾也放開其他心思,沒再猶豫地覆上冰炎伸向他的手。

 

  然而,就算理智上很清楚是為了安全起見才牽的手,當褚冥漾的掌心一被冰炎的手給包覆時,他仍不可抑制地心跳加速了。

 

  至於冰炎這邊,對於和褚冥漾牽手的感覺意外地相當好……以及以往無論情況再危急、再撲朔迷離,他也不曾和其他人牽過手這件事,就暫時不必讓褚冥漾知道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