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午餐,走完下午的流程,再解決晚餐,有漂亮弧度的弦月正好上升到頭頂,這趟系遊的傳統也是重頭戲的試膽大會即將展開。

 

  圍繞在冉冉升起的營火旁,無論是第一次參加、還是第N次參加,皆專心聆聽會長講解的行前導聆。

 

  「等等兩個人一組,配對方式用抽籤決定。裡面的場佈已經完成,出發時間以五分鐘為間隔,只要在每個房間找到印章蓋在手上,集滿十個就能出來。」

 

  「花費時間最短的組別為優勝,今年的獎品是──」會長說到這邊故意停頓了下賣關子,底下卻有人很不給面子。

 

  「反正不是食堂就是書局的禮券吧?」一副『我早就知道了』的口吻。

 

  「嘖嘖嘖!」搖了搖修長的食指,會長從懷裡掏出四張閃閃發光的招待券,「你們以為今年還會一樣嗎?」未免太小瞧他了,「優勝的獎品是──由XX集團贊助、某豪華溫泉旅館兩天一夜的住宿券!」

 

  會長的話一說完,底下原本稀稀疏疏的說話聲立刻頗有默契地同時消音,幾十雙眼睛紛紛轉過來盯著他手上的住宿券探頭探腦地猛瞧,像是在確認真偽,幾秒後才終於爆出歡呼。

 

  「會長英明!」

 

  「會長大人小的願意一輩子跟隨您!」

 

  一掃幾分鐘前的興趣缺缺,這會兒什麼阿諛奉承的話全都說的出口了,還有幾個人想衝上台抱住會長的大腿,以示他們對他的景仰絕對比滔滔的江水還要更連綿不絕。

 

  「哼哼……」享受了一番那些平常聽不到的讚美,會長抬起手示意大家先稍安勿躁,「第一名會得到四張,二、三名各得兩張,之後只有安慰獎。」他揚了揚另一疊被往年拿來充當優勝獎品的圖書禮券,「發到第二十名為止,二十名以後的隊伍不好意思啦,你們只能帶著被摧殘過的幼小心靈回家去。」

 

  「那麼,洋房那邊所有的工作人員都已準備完畢,我們另外徵求兩名留下來看守營地的值日生,有沒有人自願?」

 

  就是這個!比起獎品什麼的,今天就算有獎金放在他面前,褚冥漾還是更願意選擇留下來看守。

 

  他正想舉手,喵喵卻正好轉頭和他說話,「漾漾,聽說每年的幹部都會在裡面準備不同的嚇人把戲,保證每年都會把新生嚇掉半條魂,喵喵好期待喔!」

 

  「喔…嗯……對啊。」褚冥漾乾笑著應付了喵喵一聲,再度準備舉手時,換千冬歲挨近他,「漾漾,你不會怕鬼屋吧?你要記得裡面的『鬼』都是人扮的,就算被嚇到也絕對不能動手,去年有新生就是因為不小心毆了學長一拳,接下來整年都被綁在系辦裡做牛做馬。」

 

  在千冬歲低聲叮囑褚冥漾兼八卦時,有人舉手了。

 

  「感謝學長!我們還需要一位,還有沒有人自願?」

 

  不知舉手的人是誰,褚冥漾聽見四周傳來此起彼落的可惜聲。那不重要啦,重點是名額只剩下一個。

 

  他想舉手,又拿捏不好時機打斷千冬歲,正感到焦急時,有人從後面狠狠踹了他屁股一腳。

 

  「好痛!」褚冥漾一喊痛,醞釀許久的手也剛好反射性的舉起。

 

  「那我們就謝謝冰炎學長跟褚冥漾同學了,其他人以班級為單位排好,我們等等會在入口處公佈電腦隨機配對的結果,請每個班的班長協助整隊及維持秩序。」會長邊說邊走下台,指示排隊方向。

 

  「漾漾,你不去啊?」喵喵一臉可惜地道,「雖說配對是電腦亂選,也希望有機會的話一定要跟漾漾一起進去玩的說。」

 

  「抱歉,」千冬歲推了下眼鏡,「我不知道你不喜歡這類活動,差點害你沒辦法舉手。」難怪剛才褚冥漾會一副坐立難安的樣子。

 

  「別這麼說。」褚冥漾連忙搖頭表示不介意,「你們快點去整隊吧,要是有遇到好玩的情況回來記得告訴我。」

 

  「嗯。」

 

  「那漾漾、學長,喵喵跟千冬歲就先走了喔!」朝留守的兩人揮了揮手,喵喵和千冬歲很快就擠進隊伍,消失在人群裡。

 

  目送同班同學離開,褚冥漾轉而看向站在身後的人。

 

  剛剛屁股那下是學長踢的吧?

 

  接收到褚冥漾有話想問的目光,冰炎撇過頭,擺明沒打算回答,「過來把營地附近的樹枝撿一撿,以免晚上不夠燒。」

 

  「好。」褚冥漾一邊蹲下撿樹枝,一邊偷瞄冰炎的背影。

 

  被身後那道鬼鬼祟祟的眼神弄得神煩,冰炎倏地轉身,果然馬上就抓到對方來不及閃避的視線,他大步走到褚冥漾面前,伸手扣住他的腦袋,好像那是一顆籃球而不是人頭。

 

  「痛、痛痛痛……對不起,學長我錯了。」褚冥漾抓著冰炎的手求饒,以免他真的把他的腦袋當球運。

 

  「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冰炎又用力壓了褚冥漾的頭好幾下才鬆手。

 

  「我說、我說……」抱著發疼的腦,冰炎的指頭每一根都準確的按在穴道上,替他疏通血液循環的同時也痛的要命,「那個……我是在想學長為什麼不去玩試膽?」

 

  不知為何,直覺告訴褚冥漾,冰炎肯定不會怕,而且還有很多女孩子想跟學長一組不是嗎?聽那些一來長嘆二來惋惜三來在走前對他瞪來的羨慕嫉妒恨就知道。

 

  冰炎居高臨下的看著那雙寫滿疑惑的眼睛,眼角還有剛才被他壓出來的淚水。

 

  見冰炎彷彿真的在思考什麼的表情,褚冥漾也不禁緊張地嚥了口口水。

 

  莫非……真有什麼隱情?

 

  他們大眼瞪小眼了半天,冰炎終於在一片安靜裡開口,「不為什麼,我沒興趣不行嗎?」真的都看不完了誰還有興趣去看人扮的?

 

  褚冥漾差點沒滑倒,等那麼久竟然是這種答案,那學長你剛才是在停頓什麼啦!

 

  踏青沒興趣、試膽也沒興趣,那學長來這趟的目的到底……?不滿的嘟了下嘴巴,褚冥漾雖然知道冰炎這個人有很多地方都是謎,也知道他不想講的事就絕對不會告訴你,可是他還是第一次對學長的想法莫名到這種程度。

 

  ……好吧,他不否認,從很多擺在眼前的跡象來看,他曾猜測學長會來是不是因為自己?

 

  比如說是想鼓勵他走入人群,才會壓著他來參加系遊,以及想辦法讓他一起留下來當值日生,是知道他最好不要靠近那棟別墅……等等。

 

  學長是不是已經曉得他有體質上的問題了呢?

 

  這個疑問他困惑了許久,卻從來沒問出口,畢竟他也沒把握那麼多的巧合,究竟是學長刻意製造,還是真的只是剛好?

 

  他只是……有一點小小的期待而已,會覺得失望,就一定是有了期待的關係吧?即使他還不是很明白,會產生期待的感情是基於什麼緣故。

 

  暫時沒了聊天的慾望,褚冥漾走向跟冰炎呈反方向的帳篷一帶撿拾木柴,忽然間,他聽見附近的枝葉在沙沙作響。

 

  起初他以為只是風聲,沒多作留意,直到那個聲音越往自己逼近,而且越聽越像是有什麼龐然大物在草叢間穿梭,他才緊張起來。

 

  「唔……」繃緊全身的神經,褚冥漾暫時放下抱在手裡的樹枝,改為拿起一根較粗的木棍,擺出防禦姿勢。

 

  會是什麼?狼?熊?老虎?可是這種隨時都會有人來的露營區有可能出現那種猛獸嗎?

 

  褚冥漾本想叫學長過來看看,後來想想在這時發出太大的聲響似乎也不妥。總之,先觀察下情況吧……

 

  他瞇起眼睛,仔細察看周圍的樹叢,這會又沒了動靜。緊張感在不知不覺間散去,讓褚冥漾漸漸覺得擺出這個姿勢的自己有點好笑,就算沒有人在看,他仍臉紅了。

 

  「啊哈哈哈……」說的也是,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會有熊出沒呢?肯定是風吧,他一定是太久沒出來玩才會這麼神經質。

 

  褚冥漾露出放鬆的神情,丟掉棒子,準備彎腰重新抱起木柴時,一雙閃閃發亮的眼睛從黑暗中出現在他身後。

 

  「呃──」等他察覺不對已經來不及了,沒給他尖叫的機會,褚冥漾的嘴被人從後面一把摀住,在掙扎中將他往林木深處拖去。

 

  

  然後,X大心理系二年級轉學生褚冥漾,就在一次的系遊裡失去蹤影,從此XX露營區的神秘事件又多了一樁,再加上附近本來就有棟百年洋房,經過靈異色彩的渲染,繼續吸引充滿好奇心的觀光客遊覽此地,卻再也沒有人記得當年失蹤的少年是否姓褚,只是來過這裡的人們,總會繪聲繪影的描述,在鬼影幢幢的林木間,看見有個少年在招手的身影──

 

  呸!最好是會有這個故事!

 

  「唔唔唔!」踉踉蹌蹌地被跩著走,透過月光,褚冥漾好不容易才看清楚綁架他的人是誰,趁隙又踹了對方的小腿兩下。

 

  西瑞見離營區夠遠了,才放開褚冥漾讓他自己站好。

 

  「你幹什──」

 

  「噓──」褚冥漾原本想破口大罵,卻一張嘴就馬上又被西瑞那張粗糙得可媲美雞爪的手掌給摀住,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褚冥漾點點頭表示知道了,讓西瑞把手拿開。

 

  「你幹什麼啦!」褚冥漾壓低音量問道。他跟西瑞其實不算熟,從根本來說他們本來就是不同路人,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對方卻不知為何想到就愛來找他。

 

  也不是說找他麻煩,而是會想方設法要帶他去一些三教九流的地方,說是開眼界,也幸好每次都會早一步被學長發現並攔下來。

 

  西瑞雖說和同學處不太來,跟千冬歲尤其不合,對學長卻還是有幾分敬畏,這才讓褚冥漾沒那麼排斥他那不良少年的身分。

 

  「無聊啊,」西瑞痞痞的咧嘴一笑,「那台爛電腦抽到老子跟看不爽的傢伙組隊,恁杯就落跑了。」

 

  「啊?你就這樣跑回來了,那那個人怎麼辦?」

 

  「挖啊災,反正系學會那些人會替他想辦法啦!」西瑞蠻不在乎地聳肩,接著一把勾上褚冥漾的肩膀,「而且想想要玩試膽還是要跟好兄弟一起玩比較有趣,我就回來找我的麻吉了。」

 

  誰是你麻吉?還有你真的知道好兄弟用在這裡是什麼意思嗎?

 

  褚冥漾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他又被西瑞不由分說地拖著走,在拖拖拉拉間他已能看見洋房的圍牆。

 

  「等等……」他想說他不要去,西瑞卻只要他出聲抗議就祭出爪子蓋住他嘴巴,「嗚──」

 

  「安啦,我去年就把這邊摸透透了,旁邊有個小門可以偷偷潛入,不會被發現的。」西瑞喜孜孜地道。

 

  白痴,就算進去不會被發現,走到出口也會被發現啊!褚冥漾踢著腿掙扎,他們已經走出樹林,他看見他的同班同學就在另一側排隊。

 

  「等我們拿到頭獎,就找兩個小姐一起去泡溫泉,恁杯的筋骨最近正好需要慰勞一下。」西瑞轉了轉另一側的肩膀,轉没幾下骨頭摩擦的聲音就喀喀作響。「最近揍太多人,該疏通疏通了,走著瞧,等恁杯泡完溫泉又是一尾活龍。」

 

  不從入口進去是要怎麼計時啦!你是不是忘了這遊戲是要算時間的?褚冥漾想掙開西瑞的手,卻無論怎麼使力都掙不開,這不良少年哪來這麼大的力氣?

 

  「你看,我說的小門就在那裡。」

 

  不!他不要進去!

 

  西瑞轉動側門的門把,「Lucky,門沒鎖!」

 

  會長,你們怎麼沒有事先把所有出入口都檢查過?不然好歹也要派個人看守,萬一大家玩的正嗨時有閒雜人等闖入怎麼辦?譬如現在的他們。

 

  「麻吉,就讓我們進去殺個他片甲不留吧!GO!」

 

  GO你個大頭!

 

  看著黑漆漆的內部,這扇門也不知是通往哪個房間,褚冥漾頓時感到一陣透心涼,西瑞像拎小雞一樣輕輕鬆鬆地拎起他的衣領,把他往門內一扔,在即將阻隔外面的視野前,他只來得及在內心大喊。

 

  學長,你學弟被人擄走這麼久你都沒發現嗎?救命!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