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深山綠野、鬱鬱青青,一行人經過九彎十八拐來到林間的露營區。

 

  遊覽車的門一開,有幾個人就像幾百年沒碰到陸地,馬上滾出車門跪趴在地上。

 

  「你們,自己的嘔吐袋自己拿出去!」系學會會長從車窗探出頭來,示意自己的『廚餘』自己帶走,他們才用毛毛蟲的蠕動姿態勉強爬回車裡。

 

  褚冥漾偷偷鬆了口氣,幸好他從車子開動就一路睡到目的地,不然大概也會成為在地上爬行的人之一。

 

  這裡是位於隔壁縣市的郊區,有條勉強能容納兩台遊覽車交錯的路通往山林。

 

  週遭是無法數盡的蒼綠,不遠處有條清澈的小溪,他們在由鵝卵石堆疊的河岸升起火堆,負責午餐的小組拿出鍋碗瓢盆和食材清洗,搭帳篷的小組則在離水岸有段距離的平地替大家準備夜晚的休憩之地。

 

  冰炎環視周圍一圈,在瞧見有座古老的屋脊從一片蔥鬱間凸起時,皺了下眉,「那棟房子是什麼?」看似氣派的古宅,卻在碧色的風光裡仍纏繞著黑色的氣息,那是尋常人看不見的風景。

 

  「很久以前就有了。」夏碎答道,「後來企業接手時一併保存下來,觀光客很愛去那裡探險,我們每年系遊也都會在裡面辦試膽大會。怎麼了嗎?」即便冰炎沒明說,夏碎也能從對方的神色略知一二。

 

  這並不在他的意料之外,座落在深山野嶺的無人洋房,怎麼想都不可能沒問題。只不過連續好幾年玩下來都沒出事,財團也有定期請大師來誦經,他才沒在會議上提出異議。

 

  「嗯……」冰炎凝視著飄散在上空的汙濁之氣,的確,如果只是普通人進去的話,闖一闖是不會闖出什麼大事,真正的問題在於──

 

  「咦?學長以前沒來過嗎?」從剛才就蹲在一旁煮湯的褚冥漾,默默聽著兩人的對話,直到現在才出聲。

 

  「冰炎也是第一次來喔。」夏碎搶在冰炎前回答。

 

  「欸?」那當時那麼強硬地壓著他報名到底……?褚冥漾頓時傻眼。

 

  「我突然想來不行嗎?」冰炎惡聲惡氣地道,臉色不善地瞪著多嘴的某人。

 

  「當然行。」您老大想去哪都行!真是的,害他還以為這裡有什麼學長準備拿來嚇他或整他的東西,白擔心了。

 

  「你在那裡碎碎念什麼?有話就說!」冰炎的耳朵可是很靈的。

 

  褚冥漾連忙搖頭否認,關緊嘴巴的拉鍊繼續煮湯,改成在心底抱怨。

 

  是說試膽啊……抬頭望了望學長口中的洋房,乍看之下是真的很氣派,氛圍也是風平浪靜……起碼目前映在他眼中是如此。

 

  只是呢,他很明白,那種會請大師來誦經的地方他都最好不要踏進去。按照他的體質,會把沒什麼變成有什麼的可能性有多高,褚冥漾還是頗有自知之明。

 

  「漾漾,我把這鍋放在這裡喔!」喵喵用纖細的手臂扛著一大鍋煮好的咖哩走來,放在褚冥漾身後的桌上。

 

  「嗯。」心不在焉地應了聲,褚冥漾滿腦子都在想等等該怎麼避開試膽之行。

 

  又用勺子在鍋裡翻翻滾滾了幾圈,他頓時感到兩腿發麻,小腿肚突如其來的抽痛讓他忘了喵喵的叮嚀,倏地起身,身體一個踉蹌撞上桌子,原本就擠在邊緣的咖哩鍋同時失去平衡。

 

  「呃……」眼見潑出來的濃稠塊狀物就要往他的下半身灑去,褚冥漾在心中叫了聲糟,在回想沖脫泡蓋送的順序時,一支比他手上那把更大的湯勺朝他迎面飛來,「咦?」他只來得及看見銀色的勺底,下一個瞬間就受到顏面重擊。

 

  褚冥漾被砸得整個人又往後跌了幾步,正好避開向下傾倒的滾燙料理,只有鞋子被濺到一些。

 

  「漾漾!」聽見騷動,喵喵和千冬歲以及其他幾個在附近的同學紛紛跑到他身邊關心。

 

  「痛……」摀著鼻子掙扎著起身,褚冥漾痛得從眼角飆出淚花,但他還是慶幸,被打臉總比被燙傷好。

 

  「漾漾,對不起,都是喵喵沒把鍋子放好。」喵喵垂下頭,滿臉都是歉意。

 

  「不……我也有錯。」他一面安慰喵喵,一面跟大家道歉,「對不起,咖哩被我打翻了。」不知道這樣晚餐還有沒有著落?他自責地捏緊拳頭。

 

  「人沒事就好。」會長不介意地道,「食材本來就有多,要是真不夠也可以下山去買。」

 

  褚冥漾看著圍在他身邊的同學、學長姐和學弟妹,只有擔心和見他沒事而鬆了口氣,沒有絲毫的責怪,他不禁鼻子一酸,手摸到涼涼的物體。

 

  他拿起剛剛拯救他的湯勺,這是誰扔的?

 

  嗚!

 

  被排山倒海而來的靈壓弄得渾身發毛,其他人一感受到不妙的氣息也立馬各自散去,一道陰影從上方覆蓋住他。

 

  褚冥漾知道是誰扔的了。

 

  太好了,學長手上拿的正好是湯勺而不是菜刀真是太好了。

 

  「……學、學長……」他連聲音都在抖。

 

  「你這白痴!」冰炎一把搶過褚冥漾手上的湯勺,再度往他頭上敲了一記。

 

  「好痛!」

 

  「你是想以後都不能生嗎?」忘了斟酌用字遣詞,冰炎劈哩啪啦地對著底下的人就是一頓罵。

 

  散落在附近的人一聽到這句,紛紛很有默契地轉身、蹲下。

 

  褚冥漾自然也聽出這句話對冰炎的形象來說到底有多不妥。

 

  ……不行,他絕對不能笑,笑了就完了。

 

  跪坐在不平整的鵝卵石上,褚冥漾低著頭做反省貌,嘴角無法抑制地揚起。

 

  此刻他真心覺得,有出來這趟系遊真是太好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