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天氣真好。

 

  室外是延續夏末的晴好藍天,褚冥漾抬手遮去從大清早就開始綻放明豔光彩的太陽,臉上掛著與之不符的黑眼圈。

 

  他站在巴士旁,等著排隊上車,和其他興致盎然的同學相比,他不小心透出一絲沒藏好的焦躁與不安。

 

  褚冥漾絕對不會說,他昨天沒睡好的原因,有百分之99是擔心,剩下的1%才是對久未出遊的期許……好吧,或許有2%

 

  可是那2%也很快就被曾經發生過的現實給消耗殆盡。

 

  怎麼辦……現在說不去不知道來不來得及?

 

  「漾漾,早安。」一道輕快的女聲將褚冥漾喚回神,他轉頭往聲音的方向看去,幾個在班上和他混得比較熟的同學正緩緩朝他走近。

 

  「早安。」他清了清喉嚨,確保聲音聽起來不會有氣無力。

 

  「漾漾,你要坐哪?」喵喵站定在他面前,漾開明媚的笑容問道。那一瞬間,褚冥漾不確定是否產生了被各種羨慕嫉妒恨的目光給刺中的錯覺。

 

  「呃……」要坐哪?真是個好問題。

 

  褚冥漾十分認真地思考這個問題,認真到其他人以為他是會嚴重暈車,表情才會糾結到這般田地。

 

  殊不知他在意的點可是比會不會暈車重要多了:攸關整車人的生命安全問題。

 

  坐前面……不好,前面有司機,按照他的帶衰體質,當然是離司機越遠越好。

 

  「我想坐最後面。」

 

  「咦?漾漾你怕吵啊?」喵喵略帶疑惑地歪了歪腦袋。

 

  「不是……」黑色的眼珠子骨碌地轉了一圈,褚冥漾正想著該怎麼回答時,千冬歲已經替他找了最好的理由,「妳沒看到漾漾眼睛底下的黑眼圈嗎?肯定是昨晚沒睡好,當然要趁搭車的時候補眠。」少年推了推眼鏡,口吻是滿滿的鄙夷。

 

  「這……我當然有看到,所以才想說用卡拉OK幫漾漾打起精神啊!」

 

  坦白說,比起唱卡拉OK,他的確更需要補眠,好應付接下來的兩天一夜。褚冥漾感激地朝千冬歲看了一眼,後對喵喵說道:「那個……喵喵,沒關係,我可以一個人坐後面。」

 

  「不,喵喵也可以一起坐後面。」

 

  「算了吧,妳別在後面吵人家休息。」

 

  「我會保持安靜啦!」

 

  看著又開始互相拌嘴的兩人,字裡行間都是替他設想的關心,褚冥漾彎起嘴角,任由溫暖的情感滲入內心。

 

  或許……

 

  如果這次的系遊能順利進行,那他或許就能像個普通人,抬頭挺胸走入人群。

 

  「早。」冰炎跟夏碎從褚冥漾身後走近。

 

  「『學長早。』」

 

  夏碎和他們打了聲招呼,就先繞去和其他系學會成員確認行前事項。

 

  褚冥漾跟在冰炎身後上車,對方走到最後一排靠窗的位置坐下,他盯著學長旁邊的空位頓了頓,他可以坐嗎?還是那是要留給夏碎學長的?

 

  紅紅的眼睛瞥了過來,「你在看什麼?」

 

  「呃……夏碎學長他……」

 

  沒等他說完,冰炎就打斷他的話道:「坐就是了,夏碎的位置千冬歲會想辦法。」抬起下顎點了點前面那排,千冬歲已經用包包替夏碎占好了位置。

 

  「那喵喵……」

 

  「喵喵跟萊恩坐。」喵喵正在把背包塞入上方存放行李的空間,萊恩不知什麼時候悄悄潛入走道另一側的靠窗座位……咦?剛剛集合時他就在了嗎?

 

  壓下被這位素來神出鬼沒的同學給驚得差點跳出胸口的心臟,褚冥漾連忙在冰炎身邊坐好。

 

  他挪了個舒服的角度,打算閉上眼睛補眠。

 

  遊覽車都還未開動,他就聽見有人迫不及待打開卡拉OK開始點歌,代表九零年代的電子音樂聲從音響竄起,搭配通俗的節奏和震耳欲聾的歌聲,這首是──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六個七個八個,天花板總是有許多,許多數不完的彩虹燈!」

 

  「紅色紫色藍色灰色!綠色白色黑色黃色!頭頂上總是有許多,許多顏色的彩虹燈!」

 

  「轉吧!轉啊!七彩霓虹燈!讓我看透這一個人生,讓那沒有答案的疑問,通通掉進雨後的水坑!」

 

  ……馬的,是誰第一首就點七彩霓虹燈的?還給不給人睡啊!

 

  褚冥漾臉上罕見的浮出青筋,不悅的睜眼,無意間瞥見身邊的人臉色比他更難看。

 

  「學長?」他戰戰兢兢地開口。

 

  「吵死人了。」冰炎的口氣是毫不掩飾的煩躁,一大早就點這麼嗨的歌,音樂震得好像連音箱都在晃動。

 

  順著冰炎的殺人目光看去,褚冥漾終於知道到底是誰有這種天大的本領,大清早就能惹他老大不高興。

 

  頂著招牌五色頭,身穿外出踏青最不合適的花襯衫和夾腳拖,他們班無論系裡系外都享有盛名的不良少年──西瑞同學,正無視當事人困窘的神情,抬起一隻腳踩在某位同學座椅的扶手上,仰頭高歌。

 

  褚冥漾揉了揉眼睛,他一定是愛睏到眼花,才會看見車廂內真的轉滿霓虹燈的幻影。

 

  他拿出衛生紙揉成紙團塞入耳中,順便遞了一張給冰炎,雖然不及真正的耳塞,也比沒有好。

 

  紙球多少發揮了效用,褚冥漾的意識逐漸遊走在半夢半醒間,睡得東倒西歪的腦袋也開始憑本能調整最舒適的角度。

 

  一個重量落到冰炎的肩上。

 

  瞥了眼自動把他的肩膀當靠枕的人,冰炎皺了下眉,伸手把褚冥漾推開,讓他倒向另外一邊,接著也閉上眼睛假寐。

 

  過沒幾秒,肩膀又再度向下一沉。

 

  「……」臉上冒出不悅的青筋,冰炎照樣毫不客氣的把人往反方向推,褚冥漾卻不曉得是怎麼回事,沒多久就繼續再接再厲地往他這邊蹭過來。

 

  如此一來一往攻防了幾回,冰炎嫌煩了,想說反正也沒多重,就隨褚冥漾貼著他睡了,這才讓夏碎在之後轉頭想跟他討論事情時,有機會捕捉到這麼一副有趣的景象。

 

  看著感情很好地相依偎睡覺的兩人,夏碎露出玩味的笑容。

 

  他就覺得奇怪,冰炎明明從來不參加這種活動的,他還在想會是什麼風把他吹來呢。

 

  紫色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下這位他還不是很熟的學弟,難道這會是冰炎轉性的原因嗎?

 

  沒打算干擾他們補眠,夏碎拿出手機,取消快門的聲音拍下這值得紀念的一幕。

 

  至於等遊覽車終於抵達目的地,率先醒來的冰炎發現因為自己的嫌麻煩而被褚冥漾在襯衫上留下一大灘口水的痕跡時,對方的下場如何就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