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小傑。」奇犽打開酒館大門,小傑正站在吧台裡擦拭酒杯。

 

  「怎麼了?要來跟我一起看店嗎?」

 

  「才──不是。」吐了吐舌,奇犽故作若無其事地走近,和小傑隔著檯桌面對面,「想說你一個人看店無聊,要不要來玩一下那個?」

 

  「哪個?」黑色的腦袋歪了歪。

 

  「在貪婪之島做過的,」奇犽咧開笑容,「看是要猜拳還是賭別的,輸的人做五百下仰臥起坐或伏地挺身,如何?」他張開手掌比了個『五』。

 

  果不其然,此話一出,小傑臉上馬上閃過為難的神色,眼睛骨碌碌地轉了一圈想辦法推脫,「我說啊……在店裡那樣有點……等等客人進來看到的話不太好。」他苦笑著又補了一句:「還會被米特阿姨罵。」

 

  「不會啦,」奇犽抬手揮了揮,「他們去市集不會那麼快回來,而且到傍晚前應該不會有客人。」

 

  真是一針見血。小傑沒轍,只得比平時更集中注意力,反正只要贏就沒問題了吧!

 

  奇犽同樣在運用小傑教他的技巧,不同的是身體機能只進沒退的他自然比小傑敏銳的多,前兩把他故意輸給小傑,待第三把趁小傑一個鬆懈,才假裝光明正大地贏了他。

 

  「我贏了,伏地挺身和仰臥起坐五百下,你選哪個?」

 

  「唔……」小傑在內心暗自叫糟,最後仍選了仰臥起坐。

 

  曾經兩倍的量也難不倒他的仰臥起坐,現在他能做幾個呢?

 

  小傑在地上躺下,曲起膝蓋,「我開始數了喔!」

 

  「嗯。」

 

  「『一─二─三─四─……』」奇犽也陪小傑一起數,起頭就不快的速度,到超過五十又慢了一倍,小傑甚至開始出汗。

 

  奇犽的表情從最初還能勉強維持的雲淡風輕,到後來也漸漸扭曲。

 

  似曾相似的感覺,而他卻一次也不願去回想,更不願再去經歷。

 

  「六──十、六十──一、六十──二、……」

 

  「……別做了。」

 

  「咦?」剛好起身的小傑看向奇犽,酒館本就燈光昏暗,奇犽的臉又正巧被陰影遮蓋,讓他看不清他的面容,「我要做完,願賭服輸嘛!」他道。

 

  然而,彼此都心知肚明,他根本不可能做的完。

 

  奇犽……已經發現了吧?

 

  「別做了。」

 

  「六──十三、六……」

 

  「我叫你別做了!」這是奇犽第一次在面對面的情況下,用這種語氣和小傑說話。

 

  小傑停下動作,他在這時總算能看清楚奇犽臉上的情緒,除了擔心和震驚,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原來如此。

 

  對於奇犽的反應,小傑並不是太訝異,他早知道奇犽從前段時間開始就已經起疑。

 

  只是呢……他總算徹底明白,一年多前、經由雷歐力轉述,在他昏迷期間,奇犽到底是用什麼表情待在他病床前。

 

  「奇犽,你果然……」

 

  「我回來了。」小傑正想坦白,米特跟亞路加卻正好開門進來,看到他和奇犽之間的氣氛明顯不對時先是一愣,「哥哥、小傑哥哥……你們怎麼了嗎?」亞路加略帶遲疑地問道。

 

  「沒事……嘿咻!」小傑站了起來,「米特阿姨,我跟奇犽去外面走走。」

 

  米特點點頭,沒多說什麼。

 

  透過這樣的互動,奇犽就曉得,小傑的狀況米特肯定知情,至於亞路加……他將目光轉向一臉不明所以的妹妹。

 

  她應該是還什麼都不知道。

 

  

  他們一前一後走向森林深處,路上誰也沒有開口,暮色的薄光以45度角照進林木間,將舉目的蒼鬱染上一層金,看上去出奇美麗,卻沒人有心思停下來欣賞。

 

  半晌後,奇犽跟小傑又來到那條小溪。

 

  曾經他們在這裡描繪過許多瑰麗美好的願景,僅憑一方筆直的信念,和另一方堅定的感情。

 

  那時的他們完全沒有去想、也無法預測,分道揚鑣的日子會那麼快來臨。

 

  如今這條溪流依舊能映出星子明淨的倒影,潺潺的流水聲也依舊是那麼動聽,再來時卻已心思各異。

 

  「坐下吧?」小傑選了塊乾燥的土地,示意奇犽坐在他身邊,沒等奇犽問,他便自行將所有的始末對他道來。

 

  「之前我在信上對你說過我再也無法用念了,對吧?本來的確感到很遺憾也很難過,不過金說這樣的代價已經算很小了,我要是再奢求其他的可是會遭天譴。我想也是,畢竟當時我是用『就這樣結束也無所謂』來下誓約的。」

 

  小傑的語調很平靜,奇犽的拳頭卻不自覺一緊,隨即很快鬆開。

 

  「然後我就回到了鯨魚島,按照金的建議,仔細思考變回普通人的我能做什麼、將來想過什麼樣的人生。」

 

  「剛開始,我一邊幫忙米特阿姨跟奶奶,一邊寫報告書和通訊學校那邊累積下來的習題……想不到會累積那麼多,整個寫完真是累死我了。」說到這邊,小傑忍不住停下來苦笑,所謂前有教科書、後有米特阿姨,那對他來說可是比實戰還要可怕的修羅地獄。

 

  「可是一方面也覺得,很久沒有安安靜靜的過日子,也很久沒有好好陪伴米特阿姨和奶奶,說不定就這樣留在島上工作也是不錯的選擇之一。」

 

  「當然這只是暫時的,畢竟我已經完成最初的目標──找金。」小傑很清楚自己的性子,估計不用幾年他又會想出去闖蕩。

 

  「除了找到金,我也通過獵人試驗、去過奇犽家、挑戰過天空鬥技場、參加友克鑫拍賣會、破解貪婪之島,以及再一次見到凱特。中間也認識很多很厲害的好人,酷拉皮卡、雷歐力、雲古、比司吉……還有奇犽你。」小傑扳開手指細數,紅澄色的眼睛最後轉向奇犽,在月色的照耀下,裡頭的感情是一如既往的澄澈透明。

 

  「奇犽,你記得上次我們在這裡說過什麼嗎?」

 

  「嗯……」他怎麼可能會忘記?

 

  「我說『以後我們就一直在一起,我在找我爸爸的期間,奇犽你就找自己喜歡的事情,我們在途中可以一邊玩、一邊探險,一定會很有趣』……這點直到現在,我也是這麼想的。」

 

  「所以我本來想,先在島上待兩、三年,這段時間你好好陪亞路加,我好好陪米特阿姨和奶奶,兩、三年後再拜託你們讓我加入行程,這就是我繼找金之後的第二個目標。」

 

  「但是有一天,我發現自己的身體變得有點奇怪。比如說,以前我就算在森林裡跑上一整天也不會累,可那天太陽都還沒下山,我就覺得好喘、好累。原本以為大概只是那幾天狀況不好,結果到後來我連基本的體能訓練也沒辦法做了。那陣子也聯絡不上金,我猜他現在大概還在暗黑大陸的某個地方生龍活虎地挖掘吧!」

 

  「幸好過沒多久,比司吉跟雲古就帶著智喜一起來看我,可惜他們對我的狀況也想不透該怎麼解決。」

 

  小傑闔了下眼睛,回想當日的情景,夕陽映照著比司吉凝重的臉龐,餘暉在漂亮的藍色眼底劃出金黃色的河。

 

  『小傑,你可能要先做好心理準備。如果有什麼事想做、或需要我們幫忙──』

 

  雲古推著逆光的眼鏡、智喜的嘴角強忍著悲傷直到扭曲、哭泣的米特阿姨。

 

  『這樣啊……』他記得自己只是淡淡的吐出這麼一句。

 

  或許是經歷過好幾場生死鬥,再加上對彼多那一役,莫名的,他很快就接受即將迎來的結局。

 

  「我想我已經去過很多地方、有很多美好的回憶了。」雖然對被提早截斷的人生來說遠遠不夠,「只是以後再也不能陪米特阿姨和奶奶。」

 

  對於友情,小傑基本上也沒什麼遺憾,除了為得讓他們替他難過一回感到深深的歉意。

 

  「還有跟奇犽你……」若真要說有什麼會讓他放不下,大概就是他跟奇犽之間纏繞了卻未能解開的結,「那個時候,我真的很抱歉。」

 

  小傑指的是他在NGL時,在失去理智的情形下對奇犽說的絕對不該說的話……或者從更早之前,他將理應兩人共同承擔的東西獨自扛下開始,就已替日後的分道揚鑣埋下前因。

 

  是奇犽在遷就他的任性,他卻渾然沒有察覺,更忘了在被包容和體貼的圍繞下去思考對方的心情。

 

  即使他道歉過很多次,卻也明白當時被他親手扯開的痕,絕不是光靠抱歉就彌補的了的。

 

  「你不能原諒我也沒關係,我只是想在最後,再一次和你回到從前……」像以前一樣談心、像以前一樣沒有距離,「所以我跟亞路加說,好久沒見到你們,想邀請你們來島上聚一聚。抱歉,因為我想如果直接約你你可能會拒絕……不,是我怕被你拒絕。」

 

  「真的很對不起,為了我的任性利用了亞路加……當然她什麼都不知道,只是很開心,說她一定會幫忙,還希望我們能和好,最好等你們要離開鯨魚島時我也能一起。」

 

  多虧了亞路加在他和奇犽之間充當潤滑劑,他這段日子真的很開心。

 

  小傑抬頭看向天空,月亮跟星子都和當年一樣明晰,讓他有種彷彿真的回到兩年前,他們抱著和夜色同樣澄澈的心境坐在這裡,對著冉冉升起的營火,叨叨絮絮地描繪對未來最美好的憧憬。

 

  不知是否把憋在心裡的話都說出來了,小傑的心情頓時輕鬆起來,一放鬆就開始昏昏欲睡。

 

  「啊咧?我突然……好想睡……」他看到星星和樹木的頂端在旋轉。

 

  「小傑?」一發現小傑狀況不對,奇犽立刻反應過來,接住小傑向後倒的身體,「小傑、小傑!」他晃了晃懷中的人,卻再無反應。

 

  森林的蟲鳴在一夕間沒了聲音,奇犽咬緊下唇,在一片靜默間輕輕開口:「笨蛋……我不是說我原諒你了嗎?你會一頭熱到處亂闖亂衝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我還會不知道嗎?」

 

  「我……」奇犽說到這邊已藏不住哽咽。

 

  所以說他最不喜歡的就是這種感覺。

 

  奇犽永遠也不會忘記,當他帶著那尼加來到小傑的病床,從棉被底下拉出那隻幾乎找不到完好肌理的手臂時,到底有多痛徹心扉、懊悔……和氣自己的無力。

 

  「別開玩笑了!」他忽然抱緊小傑嘶吼開來,「你怎麼到現在還是這麼任性,自己把話說完就滿足了嗎?我才不管你是怎麼和亞路加一起把我騙來這裡,我到鯨魚島來,可不是──」

 

 

  可不是為了聽你道歉、更不是為了再次理解我們有多少未跨過的坎。而是為了想辦法和你一起前行,一起去實踐我們曾天花亂墜地描繪、卻沒有完成的未來──

 

 

  「所以別開玩笑了!」奇犽抱起小傑,往那棟有大樹纏繞的房子狂奔。

 

 

  我要救你……我一定要救你!這次不止要救你,還要順便矯正你那任性的毛病!

 

 

 

 

-試閱  完- 

 

 

p.s 正好停在很揪心的地方XD不過結局當然是HE喔: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是HE嗎!!!!把我的眼淚還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