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鯨魚島不愧是位在地理位置十分好的亞熱帶區,奇犽跟亞路加留在小傑這邊叨擾的日子,天公都是很給面子的好天氣。

 

  一日的午後,奇犽照例躺平在屋頂,像隻慵懶的貓,悠悠哉哉地做日光浴。

 

  「哥哥,」亞路加從底下喚他,「我要和米特阿姨一起去買東西喔!」

 

  「嗯,路上小心。」奇犽連起身都懶,只是抬起手臂隨意揮了揮,懶散的模樣連亞路加都快看不下去。

 

  「真是的,哥哥你沒事的話就下來一起幫小傑哥哥看店啊!」亞路加雙手插腰,語帶責備地道。

 

  ……問題是沒有客人不是嗎?奇犽睜開眼睛,倒映在青色眼底的是同色系的淺藍,有幾朵散開的白雲在一望無際裡繾綣。

 

  小傑家的酒館是從白天就開始營業沒錯,但基本上也得等到傍晚才會有下了工的村民上門小酌。

 

  當然這些話奇犽不會說出來,僅隨口敷衍幾句。

 

  米特失笑的說了聲沒關係,店有小傑一個人顧就夠了。在漸行漸遠的腳步聲裡,他仍聽的見亞路加向米特在向米特叨叨絮絮。

 

  待再也聽不見說話的聲音,奇犽才緩緩坐起。

 

  他和亞路加在鯨魚島已經待了好幾天,除了第一天有過短暫的機會和小傑獨處,之後不是身邊始終有第三個人,就是中途會被人干擾。

 

  對於這個情形他倒不至於太鬱悶,因為事實上他也不曉得這樣到底是好是壞。

 

  這些日子他們就像沒發生過凱特的事件一樣,在港口重逢時的相對無語好像假的,他們又開始無話不談,有時間就跟亞路加一起描述過去這一年道不盡的旅程,米特跟奶奶忙完也會靠過來一起聽,和小傑之間一些有意無意的肢體碰觸也彷彿回到從前。

 

  就表面的結果來說,這的確是好事,沒有什麼比跟小傑在一起自在的歡笑更好的事了。

 

  如果繼續這樣下去,那些沒說出口的、想說出口的,或許也不必再說,就這麼繼續埋藏在記憶裡,任由時間跟歲月去撫平那些坑與坎,似乎也不是不行。

 

  但換個角度想,真的這樣就會沒事嗎?現在沒有講開,將來若有一天再遇到相似的事情,是否依然會走向分別的結局?

 

  他們那些沒說出口的東西,真的會順利地隨時間淡去,而不是放在那裡悄悄地堆疊累積嗎?

 

  「唔……」奇犽抓了抓後腦,他還是沒有決定到底要不要找小傑談。應該說之前是有過幾次機會,但是等他拖拖拉拉整理好心情好不容易要說出口時,米特、奶奶、亞路加就會不知道從哪冒出來。

 

  被打斷越多次,話就越吞回喉嚨裡。

 

  嘛,只能以後再尋找恰當的時機,他也需要再好好想想。而且眼下比起那個,可能還有一件更迫切的事情要注意。

 

  小傑是不是有哪裡不對勁?

 

 

  他知道小傑無法再用念的事情。

 

  這本身就很古怪,照理說那尼加的治療不可能會留下後遺症才對,就算小傑之前下過極重的誓約,也應該在被那尼加碰觸到時就一併被消弭。

 

  不過念這種東西本來就因人而異,種類千奇百怪不說,會不會和那尼加的能力有抵觸也是個謎,再說連比司吉跟雲古親自來看過都看不出所以然了,也只能暫時先下這個結論。

 

  小傑將再也看不到念,如金所說的『歸於平凡』。

 

  若真只是回歸成普通人,雖說多少有些遺憾,他也替小傑感到可惜,畢竟那是他們耗費許多心力好不容易才習得的。不過小傑的身體能力本來就比別人強,不能用念照樣能做很多事情、普通的敵人照樣能三兩下輕鬆解決──理論上應該如此。

 

  但是……思考到違和處,奇犽下意識咬了咬拇指的指甲。

 

  小傑是不是有事情瞞著他?

 

  好比說,身體能力在下降……之類的?

 

  奇犽本來是沒察覺到異狀的,會注意到這點,是某天米特讓他跟小傑去森林採晚餐要用的香菇時才發現。

 

  由於平常他們出門都會帶上亞路加,為了配合她的步伐,行動自然比平時緩慢許多,也不會直接利用樹木的枝幹行走。

 

  那天亞路加留下來幫米特的忙,只有他們兩人出去,一見只剩他們倆,奇犽便理所當然地往樹上跳,沒走多遠就聽到後面傳來有東西從樹葉中間栽下去的聲音。

 

  還想說會不會是什麼動物可以帶回去加菜,回頭卻看見小傑整個人跌坐在地上,吃痛地摀著後腦。

 

  『欸……?』奇犽少見地愣了,剛剛從樹上摔下來的是小傑嗎?這怎麼可能!『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他困惑道。

 

  『呃……』小傑頓了下,眼神不自在地左右飄了飄,後漾開若無其事的笑容道:『沒事、沒事,只是不小心沒踩穩。』

 

  說謊。

 

  奇犽一眼就知道小傑沒說實話,他沒馬上拆他的台,轉而換上同樣輕鬆的口吻,『真是的,小心一點啊!你的腦袋再硬也硬不過地上的石頭。』

 

  『說的也是。』小傑不好意思地搔搔頭,趁奇犽不注意時悄悄鬆了口氣,殊不知這一切的行為全被對方收進眼底。

 

  自那之後,奇犽就經常不著痕跡地觀察小傑。

 

  那些平時太過融入日常而被忽略的線索,只那麼一仔細,便輕易地全數拼湊起來。

 

  他早該發現,自他來到島上,別的不說,光基本訓練就沒看小傑做過。若再將時間更往前回溯,他甚至開始懷疑,他們從港口到抵達小傑家的途中,小傑停下來喘氣的次數是不是和亞路加一樣多?

 

  光這點就很不正常。他們走路的速度遠比他初次到訪時要慢的多,他幾乎是輕輕鬆鬆、散步似地行走,大氣都沒喘一個,體力理當和他差不多同等的小傑那有可能會腿痠?

 

  若別人跟他說體力退步是太過偷懶久未鍛鍊的緣故,他或許會信。但他是誰?他是和小傑拜同一個師門的奇犽。

 

  小傑那傢伙,絕對不可能無緣無故自行停止訓練。

 

  讓他看出端倪的徵兆不止這兩項,種種跡象都顯示小傑的體力正在下降,而且衰退的速度可能比他看到的還要迅速。

 

  這樣下去不行。

 

  思及此,奇犽有了決定。

 

  可以的話,他並不想對小傑採取試探的舉動,可事到如今也沒別的辦法了,他一定要在一切變得無可挽回前知道小傑真正的情況才行。

 

  否則體力越來越差的結果會是什麼,他真的不敢去想。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