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米特阿姨、奶奶,我回來了。」打開酒館的大門,奶奶正坐在吧台擦拭酒杯,後方的廚房傳來米特正在做飯的聲音,「我帶奇犽和亞路加回來了。」

 

  「歡迎。」

 

  「小傑,把人接回來了嗎?」米特擦了擦手從廚房走出來。

 

  「好久不見。」奇犽沒忘記把插在口袋裡的手拿出來,「這是我妹妹‧亞路加。」

 

  「米特阿姨、奶奶,這幾天要打擾了。」亞路加相當有禮的打招呼。

 

  「哎呀,妳好。」鮮少有這個年紀的女孩子來訪,還是這麼有禮貌的小女孩,米特顯得相當開心,「不用這麼客氣,你們就當是在自己家好好玩。」她也摸了摸亞路加柔順的黑髮。

 

  「對、對,像奇犽一樣放輕鬆就行了,上次他來的時候請他幫忙顧店他還放鬆的睡著。」小傑咧嘴一笑,毫不客氣地在亞路加面前拆她兄長的台。

 

  黑歷史被一語道破,奇犽難得困窘,「那、那是因為沒事做,天氣又好我才……」

 

  「真是不好意思,我們家小酒館平常沒什麼客人。」奶奶適時爆出一句。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奇犽手忙腳亂地解釋,眾人的笑聲盈滿小小的空間,讓空蕩蕩的酒館頓時活潑起來。

 

  笑鬧過後,米特打量了風塵僕僕的三人一眼,果不其然又都髒兮兮的,連亞路加的白色上衣都沾了不少泥土。

 

  米特雖然對於亞路加較為特殊的衣著感到些微的困惑,後來想想那大概是某個地方的傳統服飾或大都市的流行,就沒多問了。

 

  「那亞路加先去洗澡,奇犽、小傑你們接在她後面洗,記得要立刻把髒衣服丟出來。」

 

  又要?奇犽如是想,卻也只是愣了一下,和往日相似的光景,每一樣都熟悉的讓他安心。

 

  「是!」和當年還想磨磨蹭蹭耍賴的哥倆好不同,亞路加二話不說就按照米特指的方向跑進浴室梳洗。

 

  「女孩子還是比較愛乾淨。」滿意的看亞路加消失在轉角,米特轉回來叮嚀剩下的兩個大孩子,「記得喔,亞路加洗完就馬─上─進─去─洗,知道嗎?」

 

  「『是……』」

 

  米特阿姨真是一點都沒變,奇犽無奈的笑了一下。

 

  叮囑完他們,米特走回廚房繼續替他們張羅午餐,隨後又想到什麼似的探出頭來,「小傑,你也別杵在那,快去替端茶給客人啊!」

 

  「啊,對喔!」

 

  「不用特地麻煩了啦,我可以自己來。」之前住在這裡的那段日子,奇犽早就把這個家的構造摸透透了,只要不是太大的變動,家具的擺放位置他基本都記得。

 

  「沒關係,」小傑看向奇犽,「米特阿姨好久沒見到你,這段時間一直跟我聊起你,你就讓我們招呼一下吧!」

 

  不知是不是酒館內始終維持照明昏黃的關係,正好遮蔽了小傑藏在眼底的其他情緒,奇犽在那雙紅橙色的眼睛裡久違的、只捕捉到最初的澄澈透明。

 

  然後莫名的,他不知不覺放鬆了內心始終緊繃的一角,跟著牽起嘴角,一直以來都萬分克制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搭上小傑的肩膀,在碰觸到想念的溫度時掌心沒來由的一熱。

 

  就算只是錯覺也沒關係了。

 

  「那就不客氣的給你招待了。」

 

  「嗯。」小傑也回抱奇犽。

 

  「可以喝酒嗎?」

 

  「不─行──」

 

 

 

  § § §

 

 

  「然後,亞路加就被狂鼻犀牛給嚇的哇哇大叫,我還是第一次看她跑那麼快。」

 

  「奇犽你說的那個,讓我想到我們獵人試驗時,不是有一場考試是要烤什麼豬嗎?」

 

  「一男一女當考官那場嗎?」

 

  「對、對,當時雷歐力還被豬鼻子給撞飛好遠,你說的犀牛感覺跟那種豬很像。」

 

  「哈哈哈……沒錯,都很容易抓狂,差別在於犀牛肉沒那麼好吃,還很硬。」

 

  「……你抓來吃了啊?」小傑露出微妙的表情,豬可以直接抓來做烤全豬,但是犀牛也可以那麼做嗎?

 

  「笨蛋,我當然不是自己抓來吃,那是那個國家的名產,我也好奇嚐了一點,想不透那麼難吃的東西怎麼會是名產?」

 

  「噗……聽你這麼說,我也想嚐嚐看。」

 

  「好啊,他們可以用網購,反正我是兩手空空來你家,就宅配那個一大箱送你吧?」

 

  「我才不要!」

 

  亞路加洗好澡出來,見到的就是這副和樂融融的光景。兩人倚靠著窗台,自家兄長一邊講述旅途中發生的趣事,邊和小傑一起捧腹大笑。

 

  亞路加不禁會心一笑。真是太好了呢,哥哥。

 

  雖然知道奇犽跟她在一起也很開心,可是其實她很明白,哥哥最希望陪在身邊的人還是小傑。

 

  這次有機會再來鯨魚島,如果哥哥可以說服小傑一同去旅行就太好了,她也會在旁邊幫忙的!

 

  奇犽一直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殊不知在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落寞,全都剛好被亞路加捕捉進眼底。

 

  哥哥把她從家裡帶出來,她已十分感激,為了哥哥將來的幸福,接下來她只要當第二名就好,第一名就還給小傑吧!

 

  下定決心,亞路加聽見奇犽又在說她的糗事,馬上裝出生氣的表情走到他們身邊,「哥哥,不要再到處說我的糗事啦!」

 

  「有什麼關係,那些事情雷歐力也做過不少。」某人毫無反省之意。

 

  「奇犽,你怎麼可以拿女孩子跟雷歐力比?」還是小傑好心出聲制止,他沒忘記他跟酷拉皮卡被獵人試驗考官說跟雷歐力半斤八兩時所受的打擊。

 

  奇犽不甚在意地吐了吐舌,亞路加見狀,立即開始跟小傑告狀,「哥哥自己還不是一樣,上次竟然闖入女生澡堂。」

 

  奇犽靠在窗框上的手狠狠一滑。

 

  「……原來奇犽也跟雷歐力一樣。」

 

  「才不一樣!」接收到小傑鄙視的眼神,奇犽連忙解釋道:「那是誤會……你看大部分國家的女澡堂不是都用粉紅色標示,男澡堂用藍色標示嗎?那個國家是反過來用,我才會不小心搞混。」

 

  「可是就算是用藍色,也有清清楚楚畫上裙子的圖樣啊。」

 

  「就說了我沒注意到那麼多……」

 

  「哦,是這樣啊──」

 

  「哦,是這樣啊──」小傑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和亞路加站在同一陣線,兩人頗有默契的一搭一唱起來。

 

  奇犽本來還想說些什麼,米特的聲音適時解救了他,「小傑、奇犽,我不是說亞路加出來就要馬上進去嗎?」眼見米特拿出一個他們頗為熟悉的大布袋,專門捕捉拖拖拉拉的孩子用,奇犽跟小傑不約而同想起上次被蓋布袋的慘劇,隨即用最快的速度溜進浴室。

 

  就角色定位上來說,米特就像是母親,而通常每個國家的媽媽都很可怕。

 

  總算把兩人趕去洗澡,米特端起笑容轉向亞路加,「亞路加,開飯前我泡一壺花茶給妳喝吧?」

 

  「好。」亞路加乖巧地拉開椅子坐好。

 

 

  「真是的,我可不想再被用那個布袋打包帶走了。」浴室裡殘留著亞路加洗完澡的熱氣,奇犽脫去上衣。

 

  「我也是……」小傑跟著撩起衣擺。

 

  「是說,米特阿姨到底哪來那麼大力氣?」現在再回起來,奇犽仍是滿臉黑線兼百思不得其解。當時他跟小傑的體重加起來也差不多有一百公斤,普通女人哪有可能輕輕鬆鬆就扛起他們?

 

  「誰知道呢?」脫好上衣,小傑跟奇犽同時將手擺上褲頭,不知怎麼搞的,忽然間脫不下去。

 

  他們轉向彼此咧開尷尬的笑容。

 

  「小傑,你不脫嗎?」

 

  「奇、奇犽你先。」

 

  「為什麼是我先?你快點脫啊!」說時遲那時快,奇犽不由分說伸手去扯小傑的褲子。

 

  「等等……奇犽你做什麼?」小傑一手拉著自己的褲頭以防真的被奇犽扯下,一邊不甘示弱地去拉奇犽的褲子。

 

  在狹窄又濕滑的空間裡拉拉扯扯的後果,就是小傑不小心踩到殘留在地上的肥皂泡沫,整個人向後一滑,奇犽見到小傑失去平衡也反射性地伸手想抓住他,結果就是兩人歪七扭八地疊成一團。

 

  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響後,奇犽掙扎著撐起身體。

 

  「小傑,你沒事吧?」

 

  「我沒事,奇犽你……」摸了摸直接跟地板親密接觸的後腦,小傑睜開眼睛,目光和撐在上方的奇犽對上後忽然沒了聲音。

 

  「呃……」奇犽一時無語,空氣變得異常緊密,讓他感到難以呼吸,蒸氣的熱度縈繞在他和小傑身邊。

 

  模模糊糊地,奇犽產生一瞬的恍惚,分不清在身體深處流竄的溫度,真的是蒸氣造成,還是有其他原因?

 

  小傑顯然也愣了,臉頰紅撲撲的,這也是浴室太熱的緣故嗎?

 

  叩、叩!

 

  敲門聲將躺在地上的兩人喚回神,意識到他們的姿勢十分不妙後立刻分開纏繞的視線起身,方才在無意間悄悄醞釀起來的某種氛圍也瞬間逃逸無蹤。

 

  「小傑、奇犽,我剛剛聽到好大的聲音,你們沒事吧?」米特在門外問道。

 

  奇犽清了清喉嚨,確定能正常出聲才應聲,「沒事,只是不小心滑了一跤。」

 

  「真是的,你們也不是小孩子了,小心一點。」

 

  「知道了。」

 

  待米特的腳步聲漸行漸遠,奇犽才鬆了口氣,眼角瞥見小傑仍背對著他。

 

  思索了會,奇犽換上輕鬆的口吻,「肚子餓死了,趕快洗一洗趕快出去吃飯吧!」說完一把脫下下半身的衣著沖水。

 

  「嗯,我肚子也餓了。」小傑也不再忸怩,脫光全身的衣物刷洗。

 

  「真是的……米特阿姨還以為我們是12歲的小孩,都這個年紀了還一起洗澡也太奇怪了,明天我們就分開洗吧。」

 

  「說的也是。」他們快速洗了個澡,有趣的是視線都很有默契的避開對方脖子以下的部分,唯一不變的是,直到吃完晚餐,雙方殘餘在臉上的熱度都沒有退去。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