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晚上回到雲雀家,雲雀會盯著他把作業都做完,才讓他去看電視或是漫畫什麼的。他不會的問題,雲雀也會教他,雖然他曾經很懷疑,因為雲雀不像有規規矩矩上過課的人,可是很神奇地所有問題他都能解答,而且答案正確。

 
  他想,既然批改那麼困難的公文都沒問題了,這種國中生的作業內容應該也難不倒雲雀吧!

  只是還是很好奇,雲雀到底懂多少東西,這個問題在某一天雲雀要他幫忙打掃的時候有了解答。


  那一天,雲雀叫他打掃二樓,自己則整理一樓,他拿著掃除用具打開書房後被裡面的東西嚇到了。

  一開門,映入眼簾的是頂到天花板的書櫃,環繞三面牆,跟門同一面的那面牆是唯一沒有被書櫃佔據的,那一面擺了張書桌,上面放了台黑色的筆記型電腦,外殼寫了幾個標示廠牌的英文字,不過他看不懂,他對這方面比較沒研究,電腦他通常拿來玩電玩不然就是查資料而已。

  走進去,稍微瀏覽一下書目,部分是參考書,國中到大學的都有,其他的書各個方面都有涉獵,例如各國歷史、電腦、企業管理方面等等,還有部分是原文書,他也看不懂是關於哪方面的。

  這下他明白了,雲雀沒事的時候幾乎都待在書房,在外面也常常看他拿起書來看。

  光看到這些書他頭就暈了,他沒想到雲雀是這麼愛看書的人。


  「你在發什麼呆?」雲雀上來洗個抹布,就看到綱吉站在那裡,掃把跟抹布都拿在手上,不用想也知道他根本還沒開始動作。

  「呃?雲雀學長?」他嚇了一跳,糟了……不知道呆了多久,發現雲雀身旁開始冒出黑氣,他嚥了口口水。

  總、總之先找個話題吧!

  「那、那個,這些都是雲雀學長在看的書嗎?」

  雲雀瞄了他一眼,點了下頭。
 
  「你不用上課也看得懂喔?」他連老師上課在講什麼都聽不懂,更遑論回家自己面對了。

  「聽老師上課太浪費時間。」雲雀回答得理所當然。

  這樣他懂了,雲雀學長真的不是那種只會用武力解決事情的人,還很有頭腦。

  難怪他一直都覺得雲雀學長跟其他的風紀委員很不一樣,該怎麼形容呢……

  對了,氣質!


  雲雀給人的感覺一直都很有氣質,跟一般不良少年差很多。

  母親奈奈以前也常跟他說多看書就會有書卷氣,自然會受歡迎,看來是真的。

  「那其他這邊的書呢?」若是興趣,那也太廣泛了吧!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

  原來如此,一個人的強悍不是沒有原因的。

  雲雀打架的本領很強,但並不是蠻衝蠻幹,他在戰鬥時都是有在思考對戰模式的。如果今天雲雀的腦袋內容物是空的的話,他的力量不會強到這個地步。

  「還有問題嗎?」雲雀不想在打掃上花太久的時間,晚點還有工作。

  「沒、沒了,我馬上掃。」他立刻將手上的東西放下,用掃把開始掃地。

  聽到離開的腳步聲,鬆了口氣。

  下次再問問雲雀,可不可以推薦幾本他比較看得下去的書借他好了。


※ ※ ※


  到了就寢時間,綱吉很自然的躺在雲雀旁邊的位子。

  原因其實很簡單。


  剛住進來的那幾天,他還是睡地上,雲雀睡床上。

  拜自己踢被子的習慣所賜,他踢掉被子後又會冷,然後就會迷迷糊糊的往床上爬。

  而雲雀又是很淺眠的人,根據本人的說法,連樹葉掉落的聲音都會吵醒他,所以每次他爬上他的床,又會被踢回床下。

  但是雲雀也不是那種會幫他蓋棉被的人,應該說要是雲雀真的幫他蓋被子他也覺得很可怕。

  結果就是一個晚上他爬幾次床雲雀就會被他吵醒幾次。幾天下來,兩個人都沒睡好。

  雲雀沒說什麼,反倒是他覺得很對不起雲雀,便向雲雀提議,「雲雀學長,那個…我去睡沙發好了。」他想,雲雀應該會答應。

  「為什麼?」其實雲雀不用問大概也知道理由,他們兩個這幾天真的都沒睡好。

  「因為…我會踢被子,然後就會想爬到床上,結果也吵得雲雀學長沒辦法睡。」他沒有忽略雲雀最近幾天眼角底下出現淡淡的黑眼圈。

  白天要早起、工作又那麼忙,他還害他晚上沒辦法好好休息,心中真的覺得對雲雀很抱歉。

  雲雀沒有馬上回答,只是盯著他,面無表情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知道綱吉是在關心自己。

  意識到這點後,心情稍稍好了一些,雖然代價就是幾個晚上的睡眠不足,可是他從來沒有想過把綱吉趕出去。

  看著綱吉愧疚的神情,他可以再退一步。

  「澤田綱吉,」眼前的人顫了一下,他勾起笑容,「我允許你睡床上。」說完,就留下驚愕的綱吉自己進到書房去了。


  當天晚上,綱吉抱著棉被站在床前,雲雀側躺在床上一手撐著頭,兩個人互相對望。

  「你不睡嗎?」雲雀挑眉看著綱吉,他都說可以了,不明白眼前的草食動物還在躊躇什麼;最近不管去哪,都是他或拖、或抓、或拉他一起行動的,不會連上床睡覺都還要勞煩他動手吧?

  「要是要……」綱吉很猶豫,非常、非常的猶豫。他沒想過會有跟雲雀住在一起的一天,更沒想到還會有機會跟他睡同一張床。

  兩個男生睡在一起其實沒什麼好大驚小怪,問題在於,如果說前幾次他是爬上床的動作吵醒雲雀才被踹,那現在可能只是翻個身就會被扁,絕對會比前幾天更難睡。

  就在他還在掙扎的時候,雲雀不耐煩了。

  「草食動物,」四周的空氣降了幾度,「你到底要不要上來?」雲雀發出最後通牒。


  不管了,先睡了再說。

  認命的爬上床、躺下。

  蹭了柔軟的床舖兩下,柔軟的床感覺真好。

  「晚安。」看綱吉終於乖乖上床睡覺,他也讓自己躺好。

  「晚安,雲雀學長。」綱吉閉上眼睛,偷偷祈禱今夜能夠一覺到天亮。


  雲雀承認,他確實很不習慣,應該說這是第一次跟別人同床共枕…不、還不到共枕的地步。

  聽著另一個人安穩的呼吸聲,雲雀細長的雙眼縫隙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其實,也不是那麼難以忍受。


  由於還在適應床上有另一個人的關係,雲雀比平常更淺眠,但也沒因為綱吉翻身就把他吵醒。

  模模糊糊中,有個東西貼上自己,他這才倏地張開眼。往下看,綱吉幾乎是整個人巴在自己身上。

  還不是很清醒的眼睛瞇了一下,這隻草食動物的睡相還挺糟的。

  踢被子、露肚子就算了,現在是把自己當抱枕了嗎?

  他想將人推開,卻不知怎麼的在手碰到綱吉的肩膀時停了下。

  好瘦弱……

  以前沒特別注意,頂多覺得綱吉很瘦小,不難想像他會被欺負的理由。

  這樣弱小的人,將會是未來義大利勢力最龐大的黑手黨龍頭?

  這樣纖細的肩膀,將要一肩扛起旗下數十、甚至數百萬人的性命?

  這樣純真的表情,將被充滿殺戮與血腥的黑暗世界矇上陰影?

  凝視著綱吉的睡臉,雲雀原本不帶任何感情的黑色瞳孔閃過一些波動。

  將手從綱吉身上移開,放任綱吉就這樣攀著自己,傳遞過來的體溫意外的舒適。

  他想,他可以試著去喜歡,身旁這個人的溫度。


※ ※ ※

  
  綱吉躺在床上回想第一次睡這張床的情景,沒多久,就跟平常一樣很快進入夢鄉。

  他不知道的是,他每天晚上都把某個人當成抱枕。沒發現是當然的,因為他的〝抱枕〞每天都比他早起。

  
  雲雀看著貼在自己身上的人,如果綱吉知道他每天晚上都是用這種姿勢睡覺,那個表情一定會很有趣。

  單手環上綱吉的腰。

  既然你都把我當抱枕了,那你也要當我的抱枕,這樣才公平,對吧?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