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雲雀今天忙碌依舊。

  批改公文、校園巡邏,與平常無異,只是他的思緒偶爾會有隻草食動物跑出來干擾。

  早上他咬殺完校門口那些遲到的人,一回頭跟綱吉對上眼,綱吉就馬上跑了。

  將對方害怕的神情收進眼底,這讓他不太愉快。

  很悶、非常悶。

  他不曾在意別人對他抱持的觀感,會害怕自己是因為對方太弱。所以綱吉會怕自己是很自然的事情,他也是弱小的草食動物之一。

  但是,他不喜歡。

  那個恐懼的表情出現在綱吉臉上,讓他覺得……異常的刺眼。

  為什麼?


  叩!叩!

  敲門的聲音將雲雀的思緒拉回,已經是放學時間,應該是綱吉來了。

  「進來。」沒關係,他不急。他知道現在來的這個人,會帶他找到答案。


  得到應允後,綱吉開門走進去。

  雲雀靠著窗台,與昨天相同的姿勢。相同的場景、相同的人;唯一不同的,是一個人的內心少了些害怕、一個人的笑容多了份溫柔。

  「我正在等你呢。」

  他可不可以偷偷的想,這樣好看的笑容,他是少數能夠看見的人之一?


※ ※ ※ 


  睜開眼,室內依舊是一片黑暗,往上瞥了下時鐘現在還不到五點。再往下看,人好好的睡在自己懷裡。

  還可以再睡一下。

  這麼想之後,墨色的瞳再度闔上,沉沉睡去。


  早上,六點整。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啪!

  綱吉伸手把鬧鐘按掉,揉著眼坐起身,轉頭看向旁邊已經空了的位置,床舖的主人總在五點半就已經先起床。

  他很想繼續賴床,但是經過幾個禮拜的相處,他知道他如果再躺下去待會就有人拿著拐子上來〝請〞他起床。

  掙扎著離開溫暖的被窩下床,微涼空氣讓他抖了一下,慢慢的走進浴室梳洗。

  梳洗完後,他走回房間熟練的從衣櫃裡拿出他的校服換上,並將睡衣折好收進抽屜。

  這是他住進雲雀家之後才養成的好習慣,以前在家裡都是隨手亂扔,免不了讓母親在進他房間打掃時叨唸一翻,他還是依然故我。現在寄人籬下,總不能跟在家裡一樣隨隨便便,而且雲雀的生活習慣十分規矩,他也不好意思把人家家弄得跟自己房間一樣亂。

  走下樓,熟悉的香味讓自己的肚子發出咕嚕咕嚕的叫聲。

  每天,雲雀都會自己動手做早餐,菜色通常是白飯、烤魚、味噌湯之類的日式傳統料理,沒有太多的變化,可是味道很清爽,自己到現在都沒吃膩。

  「早安,雲雀學長。」

  「早。」

  打了招呼,綱吉幫忙雲雀把碗筷端到客廳的桌上。

  兩個人的早餐時間,大部分是安靜的。


  吃完早餐後,收拾跟洗碗盤是他的工作,幸好之前奈奈常常叫他幫忙,他才沒在這邊打破那些看起來很貴的餐具。

  等他弄好,也差不多該出門了,雲雀會載他一起上學。

  人家說謠言止於七七四十九天,現在大家看到他跟雲雀一起出現已經見怪不怪了。


  在學校裡,他們幾乎不會碰到面。

  雲雀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接待室辦公或者在校園裡巡邏,綱吉不會翹課,自然雲雀在逮翹課的學生時不會逮到他。偶爾遇見的幾次,雲雀手上都會拖個半死不活的人形,他不想去想對方是做了什麼好事才會被整治成這樣。

  以前不會特別去注意雲雀,可以說是能避就避,就算是現在在走廊上或是操場遇到也只是打個招呼,不會特意攀談。

  雲雀不是多話的人,剛開始住在一起時,相處的時候總是很安靜,安靜到跟自己一個人住差不了多少。之後,雲雀慢慢的會問他在班上的事,大部分是他講,雲雀安靜的聽,偶爾給個單詞的回應。

  他其實也有很多問題想問雲雀,只是每次要問的時候話卻好像卡在喉嚨一樣,說不出個所以然。他想這一方面是因為,他對對方還不夠了解,無法拿捏問題的尺度;另一方面則是跟雲雀相處越久,脫離常理的謎題就越來越多,讓他不知道該怎麼問。

  首先可以先舉兩個例子:

  謎題一:雲雀定理。

  雲雀學長除了〝咬殺〞、〝哇喔〞之外,還有一句可以媲美課本上那些偉人耗費數十年研究出來的絕對定理:〝我總是選擇我喜歡的●●〞,上次那個「我總是選擇我喜歡的班級」他有聽沒有懂,從來就不知道學生可以這樣當的。

  謎題二:年齡之謎。

  雲雀學長應該是15歲、16歲左右吧,那張臉看起來真的沒比他大多少,若要用失禮一點的說法,了平大哥看起來還比較臭老…更正,是成熟。但是了平大哥卻告訴他早在他入學時,雲雀就已經控制並盛中學了。所以雲雀學長你到底幾歲了?還是其實你是超級娃娃臉?

  後面那句如果講出來,大概他的下場就是會變成那些不成人形的東西的其中之一。

  不過自從他跟雲雀住在一起後,挨拐子的次數變少了。雲雀每天抓著他上學,自然就不會遲到,也就不會被咬殺。

  等到放學,綱吉會到接待室等雲雀把工作做完。他曾經偷看過雲雀擺在桌上的公文,他很好奇雲雀那麼忙到底是在批什麼樣的公文。

  他一開始以為不管怎麼樣畢竟只是個國中生,要處理的應該只是普通的學生事物而已吧!

  結果他一看,小至學生的請假單、大至密密麻麻的規章法條、更誇張的還有董事會的預算案!?

  雲雀學長你是把學校大大小小的事物都包辦了嗎?

  綱吉有種無力感,他已經不想去探究雲雀的身分到底是什麼了,反正也不會有人把雲雀當平常人在看。

  等雲雀結束工作,會帶著他再去巡邏一次才去吃晚餐。他想起第一次雲雀帶他去吃晚餐的情景。


  他站在從外觀上看就寫著〝高價〞兩個字的牆壁材質,抱緊書包就想倒退,雲雀把他抓住,「你要去哪裡?」

  「這…這裡是……」他顫抖著指著高高掛在門上的招牌,旁邊還註名〝精緻懷石料理〞。

  「你看不出來嗎?」雲雀皺眉,他不知道會有人蠢到連餐廳這種吃飯的地方都看不出來。

  「我、我、我沒那麼多錢。」奈奈在聽了里包恩隨口胡說的什麼學校的學長對考試模式比較了解,因此這學期讓學長擔任他的家庭教師,一次把程度拉起來,並且為了專心唸書就先住到學長家裡。

  一向天真的母親沒有懷疑上面那段話怎麼看怎麼可疑就答應了,還多給了他一些零用錢說不能白吃白住,自已的生活費要自己負擔。

  但是這間貴的要死的餐廳就算拿他所有的財產他也負擔不起啊!

  「進去就是了!」沒管綱吉的抗議,雲雀直接把人拖進餐廳。

  
  綱吉坐立難安。

  侍者一看到是雲雀,立刻通知高層,接著馬上就有幾個看起來像是經理的人下來迎接,二話不說就直接帶他們進入這個包廂。

  那是間和室的房間,地板上的塌塌米散發淡淡的草香,他卻放鬆不起來。

  很快的閃閃發光的高級料理擺滿桌子,他光是看著肚子就餓了起來,卻不敢動筷子。

  「快吃!」在雲雀的催促下,他顫抖著拿起筷子夾了一口進嘴裡。

  好好吃……好吃得讓他想哭。一半是因為料理的美味,一半是因為他可能要留在這裡洗不知道多久的碗才能抵這一頓。

  桌上的美食很快就進了他們兩人的肚子裡。

  
  「喜歡嗎?」喝了口熱茶,雲雀問坐在對面表情一下滿足一下苦惱的人。他當然知道他在意的事情,不過看他這樣掙扎的表情很有趣,所以他沒有立刻告訴他,反正待會就知道了。

  「喜歡……」是真的很美味,這是他出生到現在第一次吃這麼奢侈的東西,怎麼可能會不喜歡?

  如果沒有價目表上那嚇死人的數字,他會更享受這難得的一餐。

  輕笑了下,雲雀叫了個侍者過來不知道說了什麼,幾分鐘後侍者就捧了一個餐盒過來。
  雲雀將餐盒丟給他,「當明天的午餐。」

  看雲雀一臉輕鬆的模樣,綱吉抱著那個高級的三層便當。

  他想,他可能要在這邊洗碗洗到死了。

  
  「走了。」吃飽了、休息也夠了,該回家了。雲雀拉起綱吉連帳都沒結就往外走,經過門口的時候還有一排侍者排排站好必恭必敬的行九十度鞠躬禮送他們。

  「咦?耶?雲雀學長,不用付錢嗎?」這樣是吃霸王餐吧!也沒有人上來攔就這樣讓他們走掉?

  「不需要。」沒有理他的疑問,雲雀跳上機車,只回頭拋下一句話,「把你的便當抱好,掉了就咬殺。」

  這是雲雀第一次帶他去用餐的情景。

  之後不管去哪吃都一樣,不一定是像那次那樣的高級料理,大部分是吃很平常的東西,像是拉麵、豬排之類的,雲雀用餐一率免費,跟著雲雀的他也是。

  一直到後來才知道,其實大部分的人也跟他一樣,對雲雀雖然畏懼但也絕對的信賴,很多地方被找麻煩的時候雲雀都是第一個出馬擺平的人,這也難怪他不管到哪都有人將自己店裡最好的東西雙手奉上。

  這讓綱吉也對雲雀尊敬起來,所謂真正的領導者,就是這個樣子吧?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