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雲雀學長非常仔細地逛了一圈並盛,幾乎是繞了所有的巷子,綱吉這才知道並盛裡還藏了很多他不知道的東西;他想雲雀學長真的是很愛並盛,才會每天都這麼勤勞仔細巡邏。

  不知不覺又回到熟悉的街道,自己的家就在這個巷子裡。

  雲雀停在他家的門口,「去換衣服、準備東西。」

  「啊?」所以他會在這裡等他囉?

  「動作快,遲到就咬殺。」鳳眼瞪了過來。

  「喔、好。」看來真的是要等他,綱吉馬上跳下車準備衝進門。

  他忘記了。


  在雲雀家住一晚、跟雲雀一起吃早餐、跟雲雀一起巡邏並盛,不代表已經收服雲雀。

  綱吉手才碰到門把,門馬上就從裡面被打開,他定睛一看───

  「呃……有話好好……」後退一步、兩步……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哇啊啊啊啊啊啊!!!」無情的子彈對他掃射而來,他轉身拔腿狂奔,躲到圍牆的外面。

  磅!!

  「嗚哇!!」一顆炸彈毫不留情地炸向他現在唯一可以躲藏的圍牆。

  往旁邊跳了幾步,綱吉躲到隔壁鄰居的外牆下。似乎完全不讓他有機會接近家門,攻擊他的人依然對外面瘋狂掃射。

  靠!他們是真的想殺了他嗎?


  開一門,就看到裡面有四個人打扮成保鑣的樣子,還穿著黑西裝,背靠背擺著戰鬥的POSE。里包恩拿手槍、碧洋琪拿機關槍、藍波拿手榴彈、一平拿炸彈,一看到他就立刻把能丟的能射的全部往他身上瞄準。

  這是怎麼回事?他不過一個晚上沒回家而已不用這樣處罰他吧!而且把他丟出來的人還是里包恩!

  綱吉滿臉黑線的看著傾巢而出的子彈跟炸彈,他突然想到好像有什麼東西不見了。

  「雲雀學長?」雲雀不是跟著他回來的嗎?現在人呢?總不會被炸飛了吧?

  他緊張地四處尋找雲雀的身影,直覺告訴他如果雲雀有個什麼萬一倒楣的還是自己。

  「這個歡迎方式還挺不錯的。」一道聲音從背後傳來,循著聲音回頭,雲雀不知道什麼時候把機車停在他身後,站在旁邊雙手環胸靠在車上。

  他看到雲雀嘴角彎起的幅度還蠻多的。

  一點都不好啊,雲雀學長!

  誰會想要一回家就要面對槍林彈雨?

  「…………」看來眼前就有一個,雲雀的表情寫滿了躍躍欲試。

  
  好吧我知道雲雀學長你一向都與眾不同,可以的話我願意將那四個人奉送給你,一件不留;反正你家客廳那麼空,讓他們搭個帳篷睡在那也不成問題,而且我相信他們每天都很樂意變新的花樣來迎接你。

  綱吉真的覺得,比起自家,雲雀家更適合那四個人居住。

  曾經他也想過,就算自己是廢柴,還是會想做件轟轟烈烈、能夠印上深刻記憶的事;里包恩出現以後,幫他實現了這個願望,又是黑手黨又是槍,比他期望的還要壯烈精采,已經超過他的心臟可以負荷的強度,現在的他寧可平淡無奇的過一生。

  
  幾分鐘後,槍聲停止了,有幾樣東西被丟出來。

  是一個行李包,還有……自己的書包。

  綱吉有種不好的預感。他悄悄地往家裡的方向移過去,偷偷探頭往裡面看,只剩下里包恩一個人。

  沒有再對他開槍,里包恩露出微笑,看起來就像是嬰兒般的純稚,可是綱吉十分明白眼前的傢伙絕對跟天真無邪扯不上邊,看到那種笑容只會讓他發毛。

  「我說過沒拉攏到人不准回來,看來你在雲雀那邊過得不錯,再接再勵吧!」里包恩說完,很瀟灑地甩上門。

  綱吉張大嘴巴,還來不及抗議里包恩就把他關在外面。

  瞪著門板,綱吉的嘴巴開開合合開開合合卻吐不出半個字。

  這是他家耶!

  現在是鳩佔鵲巢嗎?

  在他已經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的時候,門再度打開。

  「再敢沒達成任務就回來的話,哼哼哼……」講的同時還把弄了一下手槍,擺明威脅不在話下。

  說完後,里包恩很乾脆的再度把門甩上,這次還聽到上鎖的聲音,留下呈現石化狀態開始剝落的綱吉在外面,旁邊剛好有陣冷風吹過。


  從頭到尾把這一幕看完的雲雀,心情相當好。

  圍繞在澤田綱吉身邊的人果然都很意思,尤其是那個小嬰兒。

  想收服他是吧?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這一次……


  看了一下還在打擊狀態的綱吉。他想,他可以破例稍微留點空間。

  拿出手機看看時間,雲雀的臉沉了下來。

  「你要石化到什麼?」雲雀走過去直接把人拎起,順便把地上的行李跟書包撿起來。

  「呃?」還沒從打擊中回復過來就突然被雲雀拖著走,綱吉一時反應不過來。

  把人拖到車子旁邊,雲雀把手上的行李跟書包丟給綱吉,跨上機車後發動。

  「已經七點十分了。」雲雀的口氣非常不好,平常這個時間他已經在校門口站崗,檢查有沒有學生的服裝違反校規。

  看到雲雀陰沉的臉,綱吉馬上把剛剛還在哀怨不停的心聲拋到腦後,二話不說馬上跳上車。

  果然這一次雲雀直接催油門狂飆,他一手抱緊雲雀,一手抓緊自己的東西,明知道在這樣速度的帶離下已經看不到自己的家了,而且這樣的姿勢也很困難,他還是努力回頭依依不捨的看了一下。


  再見了,我可愛的家。

  他在心中默默的啜泣。

  很快的到了學校。

  還在校門口附近的學生看到讓他們以為還在作夢的一幕:雲雀恭彌載澤田綱吉上學!?


  接近遲到的時間是校門口聚集最多人的時候,他們對雲雀騎重機上學已經習以為常,平常根本不敢多看馬上低頭經過,可是今天雲雀的機車上多了一個人,名字叫澤田綱吉。

  幾百名學生就這樣站在原地動也不動,眼珠跟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

  下了車,綱吉感到十分不自在。他平常是很遲頓,但是現在是幾百道視線聚集在他們身上,他被那些視線刺得好痛。

  沒有這樣被注視過,不知所措的他只能一直低著頭。

  雲雀冷冷的掃了下四周,掏出拐子,「還不快進教室!

  聖旨一出,方圓百尺的人立刻鳥獸散,不用幾秒校門口便只剩他們兩個人。


  綱吉愣愣的看著剛才還擠滿的人潮瞬間散去的景象,親身體驗到雲雀的影響力。

  看著已經空了的周圍,雲雀眼角瞄到遠方有幾個正在用盡全力與時間賽跑的人,眼睛瞇了一下,最後看向綱吉。

  「你不快去換衣服、準備上課?」雲雀挑眉看著他。

  「是!」綱吉馬上往校舍跑去,一個早上如果被拐子咬殺兩次就太悲哀了,背後卻再度傳來叫喚讓他不得不停下來。

  「澤田綱吉。」叫他的人是雲雀。

  「放學後再到接待室來,然後……」話講到一半就停下來,雲雀好像在想要怎麼說會比較好。

  幾個選項在雲雀腦海裡上上下下。

  「跟我一起住」又不是在求婚。

  「給我來住我家」這樣好像是他強迫的。

  皺著眉,他沒有邀請過人的經驗;又思考了一下,雲雀終於想到比較符合他作風的說法。

  勾起笑容,不帶殺氣的那種,「我不介意你來住我家。」


  那一瞬間,空氣靜止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