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餐過後,我們走到附近的草皮,很廣闊,有不少人在上面野餐,也有人從餐廳裡買出來吃。

  這裡的餐點應該是這間遊樂園最正常的,以速食為主,跟我們世界的麥●勞、肯●基很像,經過早上魂飛掉一半的種種驚嚇,吃完東西讓我的精神恢復不少。

  而且風很舒服,我躺了下來,有點想睡。

  學長將身上的薄外套脫下來,蓋在我身上,也跟著躺下來。

  「那就睡一下,待會我會叫你。」

  嗯,那我睡三十分鐘就好了。

  是說,學長你身上只剩一件T─shirt,不會冷嗎?

  今天有點涼耶!


  學長側過身,一手枕著頭,一手攬過我。

  「不會。」

  我稍微抬頭,學長已經閉起眼睛假寐。

  打個呵欠,我往學長的胸膛靠,規律的心跳有力且沉穩,一如學長給人的感覺。意識越來越朦朧,我也進入夢鄉。


※ ※ ※


  伸個懶腰,我們繼續在遊樂園裡閒逛,我絕對不要再去玩那些到處都是陷阱的動態遊樂設施。

  附近有個建築物吸引了我的目光。

  那是一間和式建築,看起來很古老,也有點破舊,蜘蛛網清晰可見,這座遊樂園不是新蓋的嗎?

  越靠近就越覺得陰森,那該不會是鬼屋吧?

  「就是鬼屋。」

  ……好吧!還真是一目了然,而且氣氛滿點。

  「要進去嗎?」學長問我。

  「好。」我很乾脆地說好。

  「哦?」學長挑眉,似乎很驚訝我什麼時候膽子變得這麼大?

  的確,如果是以前我絕對是第一個落跑,但是……今天有學長在嘛!

  百分之百的寄生心態。

  「嘿嘿……」我有點不好意思的笑。

  「你待會就不要又哭又叫地亂跑。」學長笑得有點邪惡,準備看好戲的那種。

  才不會!!

  再說,那些妖魔鬼怪我進學院後也看過不少,雖然一開始的時候真的很怕,連進出黑館都要用衝刺的,現在也漸漸習慣了。

  「那就走吧!」

  拉開紙門,我們踏上木製長廊,地板因為我們的體重嘎嘎作響。

  當我們進去後,紙門〝啪〞的一聲自己關起來,我嚇了一大跳。

  嚥了下口水,握緊學長的手,往長廊的深處走去。


  明明外面天氣很好,可是裡面突然變得很冷,而且很暗,只有牆上的蠟燭當照明。

  咻───

  突然一陣強風從身處傳來,我下意識地閉上眼。

  「怎麼回事?好強的……啊啊啊啊啊啊啊!!」眼睛!一顆佈滿血絲的超大眼珠突然出現在距離我的臉不到五公分。

  「學、學學……」我僵硬地轉動脖子看向學長,看向旁邊的學長……倒抽一口氣,「啊啊啊啊啊啊───!!」學長、學長的頭居然也變成眼珠子了!?

  「嗚哇!放手、放手!」快放開我!

  我用力地甩著跟學長交握的手,不管是不是學長我都不想跟一個眼珠人牽手!

  「你之前不是也看過眼珠子?」學長彈了下手指,將自己恢復原狀。

  他指的是之前在原世界唱卡拉OK時發生的事情,可是這種東西突然冒出來任誰都會嚇到吧?

  學長對那顆前來嚇我們的大眼珠點個頭,我這才看仔細那顆眼睛的全身,真的就只是一顆眼球,四肢從眼白的地方長出來,黑色的瞳孔在正中間。

  那顆眼珠大概是任務完成,飄起來對學長行個禮,接著轉向我。

  「辛…辛苦你了。」知道牠沒有任何殺傷力,我也沒再那麼害怕,牠的長相其實也沒那麼恐怖,嚇人的功力倒是一流。

  眼珠子沒有對我行禮,突然從瞳孔下方裂開一條細縫,吐了下舌頭之後就消失了。

  原來牠的嘴巴在那裡……不對!那是什麼意思啊!對學長就是行禮對我就是吐舌嗎?

  「牠還蠻會看人的嘛!」學長在一旁偷笑。


  你們不知道客人都是平等的嗎?


  我們繼續往前走,也大概知道這裡該怎麼玩了。

  其實鬼怪長得不怎麼可怕,很多都是模仿一些鬼故事或者恐怖片,例如日本最經典的七●怪談,●子突然出現在我腳邊,溼淋淋地巴著我;還有傳統恐怖電影的代表-殭屍先生從後面冒出來,長長的指甲搭上我的肩膀,第一眼瞥到的就是那又長又黑的爪子。

  大概是配合這棟建築,跑出來的都是東方的妖怪,西方的鬼怪倒是沒見過。

  沒錯,這些鬼真的都不可怕,可怕的地方是在每次出現之前都會有一陣讓人眼睛張不開的強風,然後再趁你閉上眼睛的時候竄到你面前。

  這招真的很高明,就算是再不恐怖的東西,在這種燈光、氣氛的配合下跳出來都會讓人嚇到。

  這也是為什麼那些鬼怪都不會跑去學長那,只跑來嚇我的原因。


  「咦?」不知怎麼搞的,地面晃了一下,我感覺前面的空間突然扭曲了一下。

  我看錯了嗎?

  「褚,」學長將我拉近他,「小心一點。」,學長整個人突然警戒起來。

  「發生什麼事了?」我也感覺到氛圍不太對,剛剛那種陰涼的感覺是因為知道這裡是鬼屋,再加上搖曳的燭光跟低溫的空調造成的,可是現在卻有一種從頭到腳都在發毛的感覺。

  「有東西混進來了。」學長看著前方,謹慎的移動腳步,我戰戰兢兢地跟著他。


  啪噠啪噠……

  前面傳來拍動翅膀的聲音,聽起來數量不少,並且離我們越來越近。


  倏地,一團黑影朝我們衝過來。


  「嘎啊─嘎啊───!」

  「褚!」

  「嗚哇!」一大群凶暴的烏鴉撞上我們,衝散了我跟學長緊握的手。

  我一邊抱著頭,一邊尋找學長的身影,一隻突然飛到我面前,不吉利的紅色雙眼盯著我。

  然後,我失去了意識。


※ ※ ※


  「唔……」我張開眼,大大小小的石頭舖在地上,像河床那樣。

  這裡是哪裡?

  我爬起來,仔細觀察四周,附近很黑,只看得見附近有一條河流跟一座橋,其他什麼東西都沒有。

  「小弟,你在這種地方做什麼?」一道聲音從我身後響起,還有幾個腳步聲,我回頭看,五、六個人從黑暗中出現,看起來像建築工人,穿著汗衫、工作褲,頭上戴著鋼盔,手上拿這各種器具。

  「請問…這裡是哪裡?」還有,學長呢?

  「這裡是鬼屋的地下室,現在還在施工,預定明年才會開放。」一個看起來像工頭的人這麼說。

  地上那間就已經不小了還要再新增地下室?你們是打算接下來把吸血鬼跟黑色星期五的殺人魔●森也引進來嗎?

  「請問出口怎麼走?」不管了,管他要新增什麼鬼都跟我沒關係,現在比較要緊的是怎麼出去。

  「過那座橋就可以了。」工頭指著不遠處的橋。

  「謝謝。」道過謝,我往那座橋的方向走去,越靠近越覺得不對勁。

  我怎麼看都看不到對岸,一點光亮也沒有,真的走這裡嗎?

  走到橋邊,不知怎麼搞得我有一種走上去就回不來的預感。

  「快去啊!快去啊!」

  「哇啊!」剛才那幾個工人突然到我身後,硬把我往前推,我回頭一看,那根本不是什麼工人,而是好幾個黑色的影子。

  「快住手!」我掙扎著,看向橋的頂端,隱隱約約看見有個牌子,待霧氣散開,我清楚地看見上面寫了三個大字─『奈何橋』。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