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Q衍生

 


  最先發現異樣的,是板凳上降旗。

  但是更早就預測到結局的,是場上的赤司。

  然後,某些長久以來累積的東西被瞬間掏空的,是黑子。

  那是上半場結束前3分鐘發生的事情。


  然後呢?之後是怎麼進行的?

  在短暫的稟住呼吸後,他聽見火神大叫他的名字,再來是里子立刻要求換人,他不記得是怎麼走出場外的,或許是被其他隊員帶出去的吧。

  怕他身體著涼,外套被拿來覆蓋在他身上,聲音很多很吵,觀眾席的喧囂,小金井學長、土田學長、監督和待在板凳上的隊員都圍了過來,留在場上的同伴用擔心的神情望著他。

  「嗶──」比賽重新開始的哨音響起。

  然後,他什麼都看不見也聽不見。


  § § §


  第一節結束,火神盯著黑子空蕩蕩的座位。

  早在比賽途中,火神就發現黑子不在他應該待著的地方,嘆了口氣朝外頭走去,走了兩步想起前幾天某個笨蛋連外套都沒穿就跑出去又折了回來。

  黑子的外套呢?在他翻來翻去尋找的同時,一旁的降旗開口:「黑子有穿上外套才出去。」

  「那就好。」火神鬆了口氣,至少沒讓身體著涼。

  「喂,火神。」日向叫住他:「要把黑子帶回來啊!」

  接收到其他人的眼神,火神笑了笑,「那是當然的!」

  你看,大家都在擔心你,直到現在都仍相信著你啊──


  黑子或許很擅長製造存在感薄弱,卻似乎不太會玩捉迷藏,他就待在和之前相同的地方,彷彿知道火神一定會來找他一樣。

  站定在黑子身後,黑子應該知道他過來了,卻沒有任何反應,仍舊不發一語。

  光看背影,火神就知道情況和之前不同,真的沮喪了啊……

  他試著跟黑子搭話:「洛山果然很強。」
 
  「嗯。」

  「不愧是連續好幾年優勝的隊伍,一點喘息的空間都沒有。」

  「嗯。」

  對話結束。

  看來不行啊……是說他本來就不是為了跟黑子聊洛山有多強才來找他的。

  「黑子,轉過來。」為了有所進展,火神決定直接進入重點,休息時間沒剩多少,雖然學長他們的態度已經表明,只要能讓黑子重新振作,多花點時間也沒關係。

  稍微遲疑了下,黑子才轉過身面對火神。乍看之下和平常一樣面無表情,不過相處過那麼長一段時間,火神怎麼可能看不出其中的差異?

  根本就是沮喪到了極點。

  「有什麼話就說出來吧,我會聽你說的。」他能做的就是這個,發洩一下情緒也好。

  握在身側的拳頭緊了緊,黑子才慢慢開口:「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為了變強…為了跟誠凜的大家一起獲得勝利,我……」

  我每天每天都在練習,每天都在思考新的招式,想著怎麼增強體力,想著怎麼隨時調整傳球力道,讓其他隊員也能接住我的傳球;我想著該怎麼做才能單獨得分,可是最後……

  他聽見自己的聲音在顫抖,但是他克制不住──

  「其實我什麼都不要做會比較好嗎……」

  啪!

  在黑子真的快要哭出來的時候,火神突然兩手拍上他的臉頰。

  「……?」

  「不要哭。」不要露出這種讓我看了就心疼的表情。

  「現在才第一節結束而已,我們還有三節要打呢!」

  「要哭的話,等贏了比賽再來哭,到時你要怎麼哭我都不會阻止你。」可是可以的話,還是別哭的好。

  「……噗!」看著火神一臉認真卻夾雜著不知該怎麼安撫他的驚慌,黑子忍不住噗哧一笑。

  「你在笑什麼啦,我可是很認真的耶!」嘴上彆扭的大吼,黑子的笑容卻也讓他稍稍安下心來。

  「抱歉。」擦了擦眼角不知是因為笑意還是方才的激動造成的淚水,「火神君真的很堅強呢。」黑子由衷的這麼想。

  「其實……不是你想的那樣啦!」火神有些尷尬的搔了搔臉頰,流星灌籃被破解之後他也是動搖了。

  「但是你總是能很快就振作起來。」甚至還能連他的不安也一起承載。

  「那是當然的吧,比賽的時間又不會因為我受到打擊就暫停,況且場上還有其他學長在。」

  「嗯……」說的也是。不知為何,在跟火神談話的過程中,黑子的心情漸漸平緩下來了,然而最重要的問題還沒解決。

  怎麼辦呢?他已經沒有別的招式了,也無法做到存在感薄弱,難道剩下的時間就只能待在板凳上了嗎……

  「忘了吧!」知道黑子在煩惱什麼,火神突然開口說出讓人摸不著邊際的話。

  「我不懂你的意思。」黑子一臉疑惑,是要他忘記什麼?

  「黑子,你聽我說。」火神按住黑子的肩膀,「你的努力絕對沒有白費,本來就是那樣吧,不可能每個招式都管用,我以前在美國的時候也是這樣。」

  第一個罵他「腦子裡除了灌籃沒有別的了嗎」這句話的並不是日向,在美國他也試過其他招式,只是到最後發現最適合他的還是灌籃。

  「你現在只是試了不那麼適合自己的方法,別因為這樣就放棄,一定還有別的招式可用。」

  「那個詞怎麼說來著?就像我的『野性』一樣……野心?本心?不對……到底是什麼來著?」

  看著文學造詣本來就不好的火神陷入苦惱的模樣,黑子揚起輕淺的笑意,「火神君要說的應該是『初心』吧?」

  「對對,就是那個!」

  「火神君。」黑子出聲打斷火神的恍然大悟。

  「嗯?」

  「謝謝你。」掌心貼上火神覆在自己肩上的手,就算是在冬天也很溫暖,這雙手跟這個人,無時無刻都能給他安定的力量。

  迎上黑子的視線,原本被捲起各種波瀾的藍色水面平靜了下來,沁出安穩的光芒,火神知道他沒問題了。

  「謝什麼啊,笨蛋!」

  「火神君難得說那麼多話呢。」黑子不忘調侃他兩句。

  「少囉嗦,你以為是為了誰啊!」真是……現在大概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不過從黑子的手和他交疊時,火神內心也產生了一些騷動。

  反正這也是一種鼓勵的方式吧!這樣想著,火神遵從本心的一把抱住黑子。
  
  稍微被嚇了一跳,黑子反應過來後也輕輕搭上火神的背。

  「一定有辦法的,大家都在等你。」

  「嗯。」

  「大家都相信你,我也相信你。」低低的聲音混合著風,溫柔的淌流,「回去吧!」

  「好。」

  雖然還不知道具體而言該怎麼做,但是比賽仍在進行,未來仍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所以回去吧,回去相信並且等待我們的隊員身邊,然後──

 

 

《The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