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空的煙火笑靨如花,漫天的星斗詩意如畫。

  當夏目醉心於欣賞眼前的花火時,掌心突然被略微纖長的指尖包覆,雖然有些驚訝卻沒將手抽離,只是轉身看向身旁的人,對方也正注視著他,與夜空同色的雙眸和平時一樣溫柔。

  田沼微笑著,然後開口:『我一直都覺得,能夠認識夏目真是太好了。』即使不斷傳來煙火綻放的碰碰聲,田沼的聲音仍清晰地傳入耳中。

  『夏目,我───』

  『──────』

 

§    §    §

 

  睜開眼睛,映入夏目眼簾的是天花板一角的浮水流光,紅色的鯉魚正漂亮地躍起,在水面上劃開橢圓形的漣漪。

  夏目這才想起這裡是田沼家,偏頭一看,果然田沼就睡在一旁。

  伸了個懶腰起身,夏目往田沼的位置靠近些,對方看起來似乎還在熟睡中,看著田沼的睡顏,他也不禁露出微笑。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已經習慣待在彼此身旁。

  今天也是,在田沼的邀請下過來一起溫書,念著念著,或許是天氣太過暖和,不知不覺就開始想睡,原本只打算稍微躺一下,結果模模糊糊中不小心就睡著了。 

  幸好醒來的時候天還很亮,他們應該沒睡太久。


  正當夏目想著要不要叫醒田沼時,忽然想起剛才好像做了一個夢。

  奇怪的是,以前只要做夢他都會記得,尤其是有關妖怪的夢,但是剛剛的夢不管怎麼想,都只能捕捉到片段,記的最清楚的就是田沼有出現在夢裡。

  這樣不行啊,要是這個夢跟妖怪有關就不好了。

  想到這裡,夏目開始擔心,如果錯過了什麼重要的暗示而害田沼受傷,那他一定會自責不已。

  於是他不自覺盯著田沼的臉用力回想,希望能再想起些什麼。

  大概是感受到強烈的注目,田沼也在這時醒來,一張眼就對上夏目的視線。 

  「『哇!』」兩人不約而同驚叫一聲,田沼連忙坐起來,夏目沒料到田沼會在這個時候醒,也被嚇了一大跳。

  「『…………』」氣氛有些尷尬,兩個人看著彼此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最後是田沼先打破沉默。


  「那個……夏目,我有發出什麼奇怪的聲音嗎?」總覺得夏目看起來像是在瞪他,除了妖怪的事情,很少看到夏目出現這種眼神。

  「咦?不、不是這樣的!」這才發現自己這樣盯著睡覺的人看是件非長失禮的事,夏目連忙解釋:「是因為剛才夢到田沼才───」

  「夢到我!?」換田沼驚訝了,他沒想到是因為這個原因。

  「呃……」雖然這是事實,但是自己的說法怎麼聽怎麼奇怪,夏目難得慌亂起來,「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擔心會不會跟妖怪有關!」感覺兩頰燒了起來,夏目不用看鏡子也知道自己肯定臉紅了。

  因為無法想起夢境,所以不管怎麼解釋好像都是越描越黑,原本就很尷尬的氣氛現在更尷尬了。

  「啊~~~真是太好喝了,嗝!」

  「『嗚哇!』」一隻圓滾滾的生物突然從門邊探出來,把陷入微妙氣氛兩人嚇了一跳,仔細一看是醉得滿臉通紅的貓咪老師。

  「貓咪老師!」不知道是被嚇到還是其他原因,夏目的心臟撲通撲通狂跳。

  「原來是胖太。」田沼鬆了口氣,他還以為是森林裡的動物闖進來了。

  但因為貓咪老師的出現,正好巧妙化解了微妙的氣氛,夏目開始教訓大白天就渾身酒味的保鑣,「貓咪老師,我不是叫你白天別喝酒嗎?這樣會被塔子阿姨發現的!」

  「少囉嗦!你要剝奪中年人在假日小酌一杯的樂趣嗎?」

  「你根本每天都在放假!」

  看著夏目跟貓咪老師一來一往的鬥嘴,田沼忍不住笑了起來,溫馨之餘也不免有些羨慕。


  如果他跟夏目也能這樣就好了。

  開心的時候、不開心的時候,甚至吵架的時候……都能和對方暢所欲言。

 

§    §    §

 

  隔天放學時間一到,田沼的身影出現在夏目班上。

  「夏目,要回家了嗎?」

  「好的,等我一下。」見田沼來了,夏目連忙把還散落在桌上的課本和文具收進書包,快步走向門口,「好了,我們走吧!」

  「嗯。」

  印象中是從某一天開始,田沼總會來找他一起回家,久而久之,這件事變得越來越自然,成了一種習慣。

  田沼晚下課時,他會等他;當他被老師叫去時,田沼也會等他。

  沒有刻意說好,而是自然而然就這麼做。

  回家的路上也不趕,就像散步一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就算不說話也不會不自在。

  這樣的相處模式,讓夏目感到相當舒適,甚至、有點依戀………

  他在想什麼啊!?

  意識到自己的想法,夏目的臉紅了起來,本來是看著正在說話的田沼,連忙轉過頭。

  「夏目?」注意到夏目有點奇怪的舉動,田沼出聲詢問。

  「沒、沒事!」咳了聲掩飾不自在,夏目故作鎮定,卻掩飾不住臉頰上的緋紅。

  雖然不知道夏目的臉為什麼突然變那麼紅,不過田沼體貼的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將中斷的話題拉回來繼續。

  「…………」自然知道田沼的體貼,夏目想大概就是因為田沼是這樣,他才能夠那麼自在地待在他身邊。


  不止一次這麼想,田沼對他太好了。

  夏目是記得的,御柱事件那次田沼說出的心聲。

  『我不擅長與人交際,即使想問也不知道能介入到什麼程度,但是難得你都告訴我妖怪的事了,卻希望像是沒說過,這樣太痛苦了。』

  他那個時候,一定傷害到田沼了。

  田沼一定是抱著某種程度的覺悟才捲入的,就像他在瓶子外面對他說的一樣,今天如果換成是他被關進去,他肯定也會做同樣的事。

  但是他實在太害怕了……田沼沒有任何防禦能力,如果因為他而被妖怪傷害……或者造成更糟的結果,那他絕對無法原諒自己。

  因此他滿腦子都想著要怎麼帶田沼出去,甚至後悔著實在不該讓田沼跟這邊的世界牽扯那麼深。

  比起自己更替田沼著急,那些懊悔的思緒也顯露無疑,卻忽略了田沼當時的心情。

  從認識到現在,有很多事情……包含連絡簿的事情田沼可能都有察覺到一些端倪,卻選擇保持沉默、什麼都不問,然後露出令他安心的笑容待在他身邊,在遇到危險的時候擋在他身前。

  後來事件結束的隔天,他原本想好好跟田沼道歉,結果對不起這幾個字先從田沼口中講出來。

  『對不起,夏目。』

  『咦?』

  『我完全沒有考慮到你的心情,自以為能夠幫上忙而胡亂行動,結果反而讓你痛苦了。』

  『不、不是的,田沼……』讓對方感到痛苦的人是他才對。

  夏目想反駁,聲音卻梗在喉嚨,而田沼只是溫柔的拍拍他的頭。

  『沒事的。』

  『沒事的,夏目。』


  最後田沼仍是笑著,溫暖卻讓他心痛。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