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咕……」古怪的呻吟聲不斷從被捲成一團的棉被中傳出來。

  「褚,你打算鬧彆扭到什麼時候?」坐在床沿,指尖在棉被團上敲了敲,底下的人給他的回應是蠕動了幾下之後用棉被把自己綑得更緊。

  冰炎無奈的嘆了口氣,剛剛褚冥漾當場被他逮到尷尬場面後,兩人無言對視了幾秒,或許是終於克制不住羞恥,褚冥漾突然發出慘叫,褲子也沒穿好、電腦也沒關,就直接站起來把他撞開奔回房間。

  本來應該馬上追上去,但是身後AV女優越來越高亢呻吟又把他給拉回來。

  就算寢室隔音效果一流,冰炎也不可能讓沒人在看的色情片就這樣繼續播放,任憑那些嗯嗯啊啊還有各種不明的碰撞音效在房間迴盪,只得負起收拾的責任──關電腦的是他,把光碟收好丟回布袋裡的也是他。

  也不是不能理解褚冥漾的心情,同樣身為青春期的男生,稍微想像一下就知道看這種片子被其他人抓到會有多尷尬。

  雖然他有聽說過班上偶爾也會有人私底下相約一起觀賞,不過那又是不太一樣的情況。

  那不是我的……褚冥漾解釋的心聲支支吾吾地傳入冰炎腦中。

  「我知道,你剛剛說過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把那包萬惡的布袋一併拎進房間,冰炎順手翻了翻,「話說回來,西瑞收藏的還真齊全,除了教師系列還有秘書系列……這是什麼,『遇到好●上司』、『監◎48小時』……」

  「不要念出來啦──!」學長這和你的形象不搭啊啊啊!而且為什麼你可以念得這麼淡定啊!?

  怎麼樣也沒料到冰炎會去翻那一袋亂七八糟的東西,更沒想到他會用再平常不過的語氣直接朗誦片名,褚冥漾忍不住掀開棉被坐起來。

  「終於肯出來了?」冰炎好笑地看著他。

  「嗚……」一對上冰炎似笑非笑的表情,褚冥漾倏地又縮回棉被去,換來冰炎嘖的一聲。

  「好吧,你要怎樣才肯出來?」

  你還笑……我幼小的心靈受傷了啦……

  「是、是,然後呢?」過去褚冥漾哀號過無數次他的心靈是玻璃心,這是冰炎唯一認同的一次,這就是為什麼他難得耐著性子用哄的而不是連人帶被直接從床上掀起來。

  當然有一半以上的原因是褚冥漾的反應太可愛的緣故,不過這點他當然不會說出來。

  ……學長你也給我看你的收藏。這樣才公平,褚冥漾在心中多補了一句。

  「沒有那種東西!」冰炎翻了翻白眼,最好他是會在房間偷藏那些不正經的東西。

  「騙人……」這次褚冥漾終於出聲,他才不信冰炎會連一本寫真集都沒有。

  「是真的。」

  ……那不然你平常都怎麼解決?

  別跟他說冰炎從來沒自己做過,如果今天他跟學長之間什麼都沒發生可能還會相信,都互相幫對方撫慰過那麼多次了,學長的功能如何他再清楚不過,只能說不愧是黑袍,持久力跟耐力都一流……啊啊啊不對啦!

  「謝謝讚美。」來不及收回,褚冥漾剛剛所想的內容全都一字不漏傳入冰炎耳中。

  不知是想到了什麼,冰炎壓上窩在角落的棉被山,準確地找到褚冥漾耳朵的位置覆上。

  「吶……」明明隔著一條厚實的棉被,冰炎的聲音卻像直接依附在他的耳朵旁,呼出的熱氣穿過被單挑逗褚冥漾的鼓膜,奇怪的麻癢感和燥熱從身體深處渲染開來。

  什、什麼啦……吞了口口水,好像不太妙。

  「你真的想知道我怎麼解決?」冰炎問得很故意。

  「嗚!」聽出冰炎話中的玄機,褚冥漾臉上一熱。

  學長你不用回答了,我不想知道……完全可以猜出冰炎想說什麼,褚冥漾欲哭無淚。別看學長平常惜字如金出口成章,在「某些」特定的時候,從那張嘴裡講出來的可不是那樣。

  「哪樣?」語尾融入了低低的笑聲。

  ……種了我吧。褚冥漾深深覺得眼下的情況可能被冰炎種到地心去都還比較好。

  「那可不行。」撫上褚冥漾的腰,冰炎用帶有某種暗示的手法在敏感處捏了捏。

  「嗯……」連忙摀住自己的嘴,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更糟糕的是褚冥漾發現不久前沒有順利發洩的部位又開始蠢動。

  趁這個時機,冰炎將棉被一把扯開,褚冥漾來不及遮掩就被扣住手腕,身體所有的反應全被冰炎盡收眼底。

  「褚,你剛剛提到公不公平的問題對吧?」冰炎的嘴角揚起笑容,在帥氣的臉上出現這種表情應該會明朗得讓令人眩目,對褚冥漾來說卻只感覺到一股惡寒。

  如果說被笑瞇瞇的五色雞逮住是好事壞事的比率各一半,那麼被笑得一臉燦爛的學長逮住,百分之百肯定沒有好事。

  相同的姿勢,下一個瞬間就換了地點,熟悉的觸感告訴他那是冰炎房間的沙發,「用電視看,螢幕比較大,音效也比較好吧!」

  難、難道……這次褚冥漾真的有非常、非常不妙的預感。

  「我們一起看吧!」冰炎十分愉快地道。

  ──不要啊啊啊啊!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