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一踏出教室,西瑞的雞爪就一把勾住褚冥漾的肩膀,幾乎是整個人掛在褚冥漾身上。

  「你…你要幹嘛?」升起不好的預感,褚冥漾動了動肩膀試圖掙脫,也不知道五色雞是不是故意的,他越想掙脫對方就掐得越緊,爪子有越來越往肌肉深處嵌的趨勢。

  「來來來,給你看個好東西。這可是本大爺最新入手的喔!」

  「給我等一下──!」完全無視褚冥漾的掙扎,西瑞一臉好像有什麼東西要獻寶似的硬是把人往室外拖去。

 

  「所以你到底要幹嘛啦?」轉了下手臂,感覺上面的肉差點就被擰掉了,褚冥漾臉上滿是不悅。是說五色雞沒事神秘兮兮帶他來這裡做什麼?如果只是要講話,在教室裡講不就可以了嗎?

  本來以為西瑞又想把他拖到什麼莫名其妙的地方,一路上他都把口袋裡的移動符捏得死緊,打算苗頭不對就先落跑再說。結果不是,西瑞只是把他帶到距離校舍沒多遠的林道而已。

  「嘿嘿!」招了招手,西瑞示意褚冥漾跟著蹲下,後者無奈只能照做。

  平常若是蹲在樹叢旁,大多是在偷窺……不,是「打探消息」,再不然就是遇到尷尬的場面避一避先,可是和五色雞一起躲在樹堆裡,感覺比較像是在尋仇,等仇家路過記得衝上去蓋布袋。

  這麼想的同時,西瑞還真不知道從哪變了一個布袋出來。

  「……我還有事先走了。」開什麼玩笑,要蓋布袋你自己去!褚冥漾壓根不想淌渾水,再說五色雞好歹也是搞暗殺的,帶個跟班還叫暗殺嗎?

  不過西瑞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讓他跑掉,褚冥漾準備起身的瞬間就又被拉回去。

  「別跑那麼快,你看!」西瑞將黑色的布袋打開,褚冥漾這才注意到原來裡面是裝滿的,但是等他看清楚裡面那成堆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時,一整個傻眼。

  「五色雞你、你……」

  「這些可是大爺我最近才入手的好東西喔!看完當然是第一個先和小弟你分享,夠義氣吧!」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西瑞順手從裡面拿了一張光碟出來,「尤其是這部,真是極品中的極……」

  「給我放回去!」不等西瑞介紹完手中應該整個打上馬賽克的東西,褚冥漾一把奪下它扔回布袋裡,順便將袋口打了一個密密麻麻的結。

  那些什麼啊!那不是應該在光天化日之下拿出來的東西吧!?像是怕裡頭的東西曝光,褚冥漾的雙手死死的壓在布袋上。

  反倒西瑞完全無法理解褚冥漾幹嘛這麼緊張,一臉疑惑的問:「漾~你這麼緊張幹嘛?大男人收藏幾部A片、A書有什麼大不了的?」

  「這不是該在大庭廣眾之下拿出來的東西!還有,你這哪叫『幾部』而已?」褚冥漾不自覺放大音量吼了回去,意識到自己不小心太大聲後連忙摀住嘴巴,小心的四處張望,幸好附近正好沒人。

  「那不然要怎麼拿?」對自家小弟的窮緊張絲毫不以為然,西瑞打了個超大的呵欠,順便掏了掏耳朵。

  沒想到五色雞會把問題丟回來,褚冥漾一時語塞,支支吾吾的道:「就、好歹找個沒人的地方,至少要偷偷摸摸……」

  「這裡是沒人啊,再說偷偷摸摸算什麼英雄好漢?男子漢大丈夫,就算看A片──」直接用磨得鋒利的雞爪把袋子捅出一個洞,西瑞逕自撈出一大把A片將片子舉得老高,那些讓人無法直視的片名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也要看得光明磊落!」

  「夠了給我放回去!」覺得再繼續跟五色雞耗下去會沒完沒了,褚冥漾頭整個痛了起來。

  雖然有點浪費,不過還是用移動符開溜吧!這麼想的同時,褚冥漾眼前閃過一陣光束,回神地上那一袋已經不見了。

  ……是獻完寶傳送回去了嗎?看來今天的鬧劇就到這裡結束了。

  好不容易安下心來,西瑞再度丟下一句讓褚冥漾差點心臟麻痺的發言:「漾~我直接送到你房間去了,看完記得跟我說一聲你喜歡哪一味,本大爺下次拿到好貨一定第一個通知你!我先走了,不謝不送!」沒給褚冥漾任何回應的機會,西瑞一轉身、一蹬腿人就消失了。

  瞪著西瑞離開的方向,褚冥漾對著早就看不見的身影大喊:「我沒說我要啊──!」


  § § §


  一回黑館,眼熟的大布袋正好端端躺在自己的書桌上,褚冥漾的嘴角抽了抽。

  不管怎麼說絕對不能把這種東西留在這裡,明天一定要還給西瑞。

  把那一袋沉甸甸的十八禁影片從書桌上移開,褚冥漾拿出課本準備寫作業,卻始終靜不下心來,眼神總會若有若無的飄向旁邊散發出可疑氣息的袋子。

  不行,他要專心!甩了甩腦袋,褚冥漾試著將注意力集中在書本上,沒多久又不知不覺將目光移了過去,這個動作反覆幾次之後他終於放棄,把課本闔上。

  身為一個血氣方剛的青少年、健全的高中男生,要說對A片完全沒興趣也未免太假了,再說……他從沒機會看這種片子,說不想看是騙人的。

  也不是沒接觸過,國中時期正處於對性的好奇產生萌芽的階段,寫真集那些總會有同學偷偷摸摸帶到學校,下了課再窩在一塊翻閱。

  A片的話倒還真沒看過,仔細想想,每次遇到有同學帶片子提供出借的機會時,他不是被什麼東西撞到敲到就是生病請假,總是錯過「好康」的時機。

  所以─現在─旁邊─就有一──大袋,嗯。

  怎麼辦?褚冥漾很是掙扎,看了好像在做壞事,可又覺得那是因為從沒看過才會有這種罪惡感,這種東西看了也沒什麼不是嗎?

  「說、說的也是,這種東西在我這種年紀大家一定都看過了。」或許是覺得說出來比較能說服自己,褚冥漾開始對著那一袋A片自言自語。

  「五色雞就不用說了,還在經營酒店當副業不是嗎?」

  「就算是千冬歲,肯定也當作是學習的一環看過了。」

  「雖然從沒在學長的房間看到這種東西,不過他一定有,他可是黑袍耶……都可以站在我面前不讓我看到了,藏個A片算什麼對吧?」說不定就擺在明顯的地方,只是他看不到而已。

  終於,褚冥漾下定決定,用顫抖的指尖從裡面隨意撈了一片出來,一看到穿著套裝外套卻刻意把內衣露出來的女優封面他還先閃了一下才將視線定格回封盒上。

  光圖片就不敢看了怎麼行,等一下是要看影片呢!他瞇著眼睛仔細打量片名和簡介。

  嗯,是通常很受歡迎的女教師類型,有碼的。

  初學者先看有碼的比較好……吧?

  吞了口口水,褚冥漾取出光碟,放入電腦的光碟機裡,按下播放鍵。

  螢幕開始跑出演員介紹,是說他總覺得好像少了什麼東西?看了下四周,窗簾拉了,門也關了……啊,衛生紙。

  ……需要嗎?雖然知道看A片要準備衛生紙是常識,可是他只是要看而已又沒打算……還是有備無患好了。

  思忖了會,褚冥漾還是拿了包衛生紙放在旁邊。

  好了,萬事俱備,加油吧!完全不知道到底是要加油什麼,他仍是在心底給自己打氣。

  
  幾分鐘後,畫面上演員們的衣服基本上已經脫得差不多了,「動作」也越演越烈,褚冥漾雖然一直保持半瞇著眼、正襟危坐的姿勢在觀看,但他畢竟不是性冷感,更何況是第一次看這種片子,該有的反應還是會有,牛仔褲的緊繃讓他開始感到難受。

  怎、怎麼辦?果然…還是做一下……比較好吧?

  有些猶豫的解開皮帶,褚冥漾將拉鍊拉開,雙手撫上有反應的部位──啊咧?指尖頓了頓,怎麼有種很久沒自己做這種事的感覺?

  『褚……』某人的聲音彷彿從耳畔拂過。

  對了!自從和學長交往後,雖說還沒做到最後,但是該親的該摸的該舔的都做了,這種事現在都是學長在幫他做……當、當然不是單方面,比較正確的說法是他們是互相幫彼此撫慰。

  可是他也有幫學長做,怎麼一摸自己的感覺卻好陌生,是手感的問題嗎?

  「嗯……」眼下顯然不是探討那些問題的好時機,或許是想到學長的關係,有反應的部位又更有精神了些,也越來越難受。

  唔……不管怎樣,先做了再說。儘管對自己做的感覺有些陌生,褚冥漾仍是好好的握住上下套弄起來。

  「啊……」好奇怪,明明看的是A片,怎麼卻好像要想著學長才……

  「褚。」連聲音都變得好真實……不對!

  意識到那真的是「真人」的聲音,褚冥漾整個冷了下來,一股寒意爬上背脊。

  不…不會吧……不想面對現實的回頭,冰炎果然就站在他身後,表情也是一愣。

  「你……」老樣子直接開移動陣進入褚冥漾的房間,冰炎顯然完全沒料到時間就這麼剛好,會在褚冥漾偷看AV的時候闖入,更沒想到──

  視線略為往下,雖然被他嚇了一跳,某個部位仍是處於頗有精神的狀態。

  「嗚……」房間裡的氣氛很微妙,說好也不是,不好也不是,更沒有做進一步的事情時該有的什麼曖昧旖旎。

  事實上是尷尬羞恥到不行。

  因為手上沾滿了液體,褚冥漾也無法伸手去按下停止鍵,女優的呻吟聲繼續像3D立體環繞音效一樣環繞整個房間。

  基於上述原因,褚冥漾的眼眶溢出淚花,這種時候該怎麼辦?尖叫嗎?

  他果然還是只能先尖叫了吧?

  「啊啊啊啊啊──!!」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