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早餐,褚冥漾躺在沙發上轉著電視,昨天的任務算是提早解決,所以他今天可以放個假。

  「學長,你今天有任務嗎?」他問著現在正貢獻一隻大腿給自己當枕頭的冰炎。

  「沒有,不過下周有一個長期的。」冰炎一手拿著書,一手正在撫摸他的頭髮。

  「是喔。」那他下禮拜也接個任務好了,不然待在家裡也很無聊。

  「褚。」冰炎突然闔上書,示意他坐起來。

  「什麼事,學長?」突然間正經的氣氛讓他有些緊張。

  冰炎看著他,從口袋摸出一樣東西拿到他面前。

  「這是……?」他愣住了,一枚戒指躺在冰炎的手上。

  現在是什麼情形?學長不會是在跟他求婚吧?

  「就是這樣沒錯。」冰炎給予肯定的答案。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耶!?」這次褚冥漾真的傻了。他們兩個都是男的吧?還有,學長怎麼會突然跟他求求求……?

  「我沒告訴過你嗎?在守世界同性的婚姻是合法的;當然我知道在原世界某些地方的同性婚姻也是合法的,如果你想去那裡也行。」

  「我我我……我那個、那個……」他完全沒有心理準備,所以當下頭腦一片混亂,完全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只能吐出無意義的單詞。

  「褚,你看仔細,」他將戒指拿更靠近褚,上面刻了三個顏色不同圖案的圖騰,「這上面藍色的圖騰是冰牙族的象徵,紅色的圖騰則是代表獸王族,黑色的是妖師的圖騰。」接著他將戒指拿起來,讓戀人可以看到裡面刻的字【   】。

  「這是?」褚看了裡面的字,看起來像是精靈文的一種。

  「『綻放』的意思。」

  「褚,我希望你能夠永遠露出開心的笑容,並且能夠不被妖師的身分所束縛,開創自己的道路;我知道這條路會很辛苦,可是希望你能記得,有個人永遠都會在你身邊陪你。」他很認真的看著褚,並不習慣講這麼感性的話,但是褚跟他不同,聽不到他的心聲,有些話該講的還是要講。

  「學長……」他感到鼻酸,眼淚不受控制的掉下來,原來學長都知道,知道他很多時候根本是在逞強……

  「嫁給我好嗎,褚?」他其實也有些緊張,不是沒想過褚也可能會拒絕,是有很多方法可以誘導褚答應,不過他希望他的戀人是心甘情願嫁給他的。

  深吸了幾口氣,將眼淚擦乾,褚冥漾綻出笑容,冰炎最喜歡看到的那種。

  「好。」再度深吸了口氣,「好的,學長。」

  待褚答應了,冰炎將戒指套進褚冥漾的左手無名指,跟著拿出一枚戒指也伸出無名指,讓褚為他戴上。

  「我、我有點緊張。」褚冥漾的手有些顫抖,多花了一些時間才套進去。

  在褚冥漾把戒指套進冰炎的手指後,冰炎捧起他的臉吻上他的唇,直接將他按在沙發上。或許是感動、也或許是昨天早上那次或多或少有被挑起一些情慾;他之前白天都會因為羞赧而抗拒,今天卻覺得身體很躁熱……向來對情事是感到羞怯的,所以對自己現在的反應有點不知所措。

  「學長……」緊揪著冰炎的衣領,大腿本能地摩擦對方的腰際。

  正在他的頸部耕耘的人很快地便察覺到他今天的反應不太一樣,「褚……」有些惡意地在他耳邊用低沉的嗓音喚他,更惡質的是還吹了一口氣,讓他整個人顫了一下,酥麻的感覺從腰間竄起。

  『我…想要…學長……』沒有說出口,但是聽到他心聲的冰炎停了一下,這可說是第一次褚直接對他展現情慾上的要求。

  而當褚用泛淚的眼神望著他,他感到下腹一緊。

  「我會滿足你的,親愛的褚。」再度勾起從容的笑容,俯下身,很快地夾雜著甜蜜與快感的喘息聲讓原本走冷色調的室內染上粉紅的色彩。

 


※ ※ ※


時間:二月十四日

地點:守世界教堂


    褚冥漾位於準備室裡,站在穿衣鏡前,打量鏡中的自己;因為娃娃臉的關係與高中時的面貌差異不大,只略為成熟了一點,除了身高變化比較明顯外,沒什麼太大的不同。至少以他現在175公分的身高穿上西裝還挺適合的。

  「漾漾,你換好了嗎?」門外傳來米可蕥的聲音。

  「喵喵,我換好了。」應了聲讓喵喵開門進來。

  「漾漾好帥喔!這套西裝好適合你。」米可蕥上下打量了褚冥漾一番,露出滿意的笑容。

  「我哪有啊…帥的應該是學長吧!」現在應該也在另一間準備室的戀人,對方那張不分男女老幼通吃的面容,想必換上正式的服裝會更加耀眼。

  「漾漾穿這樣真的很好看喔!你要有自信啦!對了,你看喵喵今天的禮服好看嗎?是庚幫我做的喔!」喵喵轉了一圈,她今天身上穿的是黃色雪紡洋裝,上半身的領口鑲著亮片,袖子是公主袖還有流蘇,裙子的內裡是白色蕾絲裙,裙襬隨著喵喵的擺動飄了起來,十分襯托她活潑的氣質。

  「很適合妳,喵喵,好可愛!」是真的非常可愛!能做出這套衣服的庚學姊更讓他佩服,庚學姐不只漂亮,實力也很強,又幾乎什麼都會做。

  娶老婆就要娶這種的……是說他今天好像也是被娶的那一個?

  論他的長相……還是一樣是路上隨便抓就一大把的那種;論實力……好歹有個黑袍;論家事技能……基本打掃都會,煮飯或是縫紉就幾乎都是學長在做了。

  「…………」反正學長不在意就好了。

  「褚,準備好了嗎?」學長開門進來。

  「學長好帥喔!」喵喵的眼睛久違地變成愛心,不過他也很心動就是了,明明跟他一樣都是穿白色的西裝,冰炎看起來就像是貴族。

  學長對喵喵微笑了下,接著對他說:「再十分鐘就開始了。」

  「喔,好!」不知為何突然間開始緊張,他面向鏡子看看自己衣著有沒有哪裡不整。

  「領結歪了。」冰炎伸過手幫他調整。

  「…………」雖然早就該習慣了,但是突然間靠這麼近還是很不好意思。

  原本還有些沉浸在曖昧的氣氛裡,猛地想起這間房間還有喵喵在,連忙醒過來找尋她的身影,喵喵卻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退出房間了。

  「在你轉身照鏡子的時候她就出去了。」冰炎說完,在他的唇上親暱的咬了一口。

  「學長!」他摀住被偷襲的嘴唇,萬一有人進來怎麼辦啊?

  「不會的,他們應該都在大廳了,我也該去另外一邊了,待會見。」冰炎說完就退出房間,給他一個獨處的空間讓他沉澱一下。

  他閉上眼睛,一幕幕他與冰炎相處的過往浮現在腦海裡;火車站的相遇、經歷了近乎以為是永別的分離、第一個吻、那人總是在他前方為他鋪路、初次相擁而眠、看到戒指那一刻的感動……

  「漾漾,時間到了喔!」

  睜開眼綻開笑容,他走出準備室,在喵喵的帶領下走到入口處,他的父親已經在那裡等著他。

  椅子上坐滿了人,他的家人、三位董事、國中時的幸運同學、高中時的千冬歲、西瑞、庚學姊……好多好多他認識的人都來了,有些懷念,這大概是大家陸續畢業後頭一次再度聚在一起吧!

  然後,在另一端等著他的就是那個人。

  從今以後,他將不會白費那位他最心愛的混血精靈贈與他的祝福:堅信自己的道路,把自身的力量運用在正確的地方,開創屬於他的未來───

 

 

 

 

《Tne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