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走進鬧街,冰炎冷著一張臉寒氣無限大放送以阻擋想要上前搭話的人;不論是想搭訕或者想推銷他都沒興趣,快步走進一間精品店。

  叮咚───

  「先生,請問需要找什麼嗎?」站在最靠近門邊的小姐立刻迎上來,盯著冰炎的臉幾秒後臉頰稍稍紅了,不過還是維持專業的態度沒有失態,倒是後面的幾位小姐已經開始交頭接耳。

  「戒指。」在原世界,將戒指套上左手無名指代表相當重要的涵意,這一點在守世界也是一樣。

  「戒指的話,我們最近有一些新進的款式,很受歡迎……」小姐領著冰炎到展示桌坐下,開始滔滔不絕的介紹。

  可是冰炎看了許久,從簡單大方的銀飾到華麗昂貴鑽戒,都沒有他滿意的。

  不是那些款式不好看,而是因為都不是獨一無二的,從店員的推銷詞中可以得知每一種都有其他人買。

  他想給褚的,是只有他能給的,他是他的唯一。

  還是要自己動手做?

  就在冰炎開始考慮要自己動手做戒指的時候,他看到了角落有一款寬版的銀戒,但是上面沒有任何圖騰,也沒有鑲鑽。

  他想了一下,一個想法閃入腦海。

  「我要這款。」店員有點不解他怎麼會想要一款毫無特色的戒指,試圖再向他推薦別的,但是他還是堅持要買下那對銀戒。


  戴著戒指回到家,冰炎將兩枚戒指放桌上,手掌覆蓋在上面,口中吟唱幾句咒文,一個精密的精靈陣法出現在桌上。

  幾分鐘後,隨著陣法的消失,他將蓋在戒指上的手拿起,戒指上出現了刻痕,還在冒出陣陣地白煙;冰炎看著自己的作品,臉上滲著薄汗,看似簡單的作業其實是相當困難的陣法。

  他將指環拿起來,看著印在上面的字。

  剩下的,就等褚回來了。

 

  時間:晚上十一點


  冰炎正坐在客廳裡看書,移送陣的光芒閃過客廳,褚冥漾出現在裡頭。

  「我回來了。」打量了一下戀人,聲音聽起來有點疲累,不過看上去身上的黑袍沒有破損只是稍微有點弄髒,估計應該不算太危險的任務。

  「今天的任務怎麼樣?」走過去將褚抱起,到沙發上坐下,把人圈在懷裡。

  「還好,只是那群該死的妖精。」他一想到就有氣,自從一年級碰到A班那幾個跩得要命的妖精一族後,他就顛覆了小時候對妖精是專門實現小朋友願望的善良小天使的印象;更不用說後來認識的摔倒王子,將目中無人發揮到了極致,他如果早知道這次的任務跟妖精有關的話是絕對不會接的!

  冰炎有些好笑地看著咬牙齧齒的褚,「真難得看見你這麼生氣的樣子。」

  『那是因為你不知道那群妖精有多白目,騙我說我要找的被偷走人魚一族的鎮國之寶被他們撿走了,要我跟他們走,結果居然把我引到陷阱裡,搞半天原來根本就是他們偷的!等我好不容易爬出來,那些傢伙居然把寶物當成皮球一樣在丟來丟去。』

  過了這麼多年,已經不能用純真兩個字來形容了,褚在任務時還是很容易中陷阱;套一句他曾經形容過他的父親─亞納瑟恩‧伊沐洛的話:〝內容物是個蠢字〞,褚頂多只比自己老是被稱為天兵的父親再好一點而已。

  「最後你怎麼解決?」他沒忘記當挑戰者超過自家戀人的極限時,褚可是會直接用米納斯轟爛所有的東西。

  「就……」褚突然有點心虛,「老方法是吧?」冰炎幫他接話。

  「嘿嘿!」乾笑了幾聲,他該說他把妖精勝地幾乎夷為平地了嗎?

  「褚……」有點無奈的看著自己懷裡的人,倒不是在意這次又被扣多少錢,而是與其被耍過一輪後才發飆不如一開始就直接拿出米納斯嚇唬他們不是更快?

  「對不起啦!」他真的不是故意的,誰叫他老是跟妖精犯沖?每次都被整一次還要賠一筆錢出去。

  「我不是這個意思,下次再遇到妖精就直接拿出米納斯,知道嗎?」

  『學長,我還不至於討厭妖精討厭到需要看到就打的地步啦……至少伊多他們是很好的啊!而且這樣隨便攻擊沒關係嗎?』

  「黑袍有特權。」這句話掛在冰炎嘴上,十年如一日,褚冥漾無言。

  「累了就先去洗澡睡覺。」看著戀人昏昏欲睡的模樣,冰炎催促他動作。

  「嗯。」褚冥漾站起來,拿了換洗衣物進入浴室梳洗,結束這一天。

  聽著浴室的水聲,冰炎想著明天褚精神好一點的時候再把東西交給他吧!


  「早安,學長。」隔天早上,褚冥漾大概七點多就起床了,這是跟冰炎同居後養成的好習慣,戀人的作息在沒任務的時候正常到可以媲美他阿公輩。

  「褚,你一大早就在想什麼?」冰炎突然帶著恐怖的笑容從他背後走出來,直接往他的腰踹下去。

  「嗚哇!對、對不起,學長!」他一邊揉著腰一邊趕緊閃進浴室,免得再遭家暴。

  「褚!」

  「我什麼都沒想啦!」放空放空,他專心刷牙就好了,我刷我刷、牙齒要刷乾淨才不會蛀牙……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