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在小時候就遇見你……

  如果我們可以在很小很小的時候就相遇,雖然我很衰、可能也會帶衰給你也說不定。

  可是,我一定會陪在你身邊,跟你做好朋友,讓你每天都過得很開心很開心。

  如果我們從小就相遇,那會是怎樣的一副光景?是不是就能稍微彌補你的缺憾了呢?

  
§ § §


  「學長,我可以看這個嗎?」褚冥漾興致勃勃捧著一本厚重的冊子從臥室跑出來,冰炎本來還一臉疑惑他什麼時候把那麼大的本子丟在房間裡,等看清楚封面長什麼樣子後,明顯僵了一下,不著痕跡的發出一聲「嘖」。

  冰炎少見的感到後悔,早知道就不該隨口答應。

  稍早之前,他進到褚冥漾的房間看到對方正在打包衣服,本來以為他是接到什麼幾天幾夜的任務,仔細看了下又覺得不對,春夏秋冬一年四季的衣服都有,他是被派到哪個會忽冷忽熱的地方去了嗎?

  接收到他狐疑的眼神,褚冥漾解釋道,自從進入學院,三不五時就會經歷各種碰撞敲打──不論行兇的對象是不是學長,這些衣服都是在那些時候不小心磨破的,洗乾淨後也沒馬上丟就先塞回衣櫃裡,想說等回原世界再一起拿回去扔舊衣回收桶,卻每次都忘記,放著放著不知不覺就累積這麼多了。

  這次要回家前他終於長了記性,把需要回收的衣服全都從衣櫃挖出來一併整理。

  「學長有沒有要丟的衣服?」褚冥漾順口問了他一句。

  好問題。在被這麼問之前,冰炎還真沒去注意這方面的問題。

  仔細回想了下,偶爾出任務回來累到不行衣服脫了就隨手一扔,如果破得太嚴重又沒扔在洗衣籃就會被打掃人偶當垃圾清掉,一覺醒來就不見了。只有一點點破損的他雖然沒馬上丟,卻也沒再穿過。

  這麼一想,他的衣櫥裡好像也堆了好幾件。

  聽他這麼說,褚冥漾便提議要幫他整理,正好可以一起拿回去,冰炎反正也懶得動手一件一件檢查,就隨他去了,卻一時忘了被他塞在衣櫃深處的東西。

  真是太大意了。

  雖說他沒有什麼好對褚冥漾隱瞞的,不過黑歷史的話還是算了吧,嗯。

  「吶,我可以看嗎?可以看嗎?」褚冥漾把東西舉到冰炎面前,像挖到寶一樣整張臉都亮了。

  「……」冰炎少見的感到困窘,是說他好像從沒看過這樣的褚冥漾。

  有需要興奮成這樣嗎?不過是本相簿而已。

  褚冥漾始終用期待度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目光注視著冰炎,懇求他的同意。

  他當然有注意到當冰炎發現他把相本給搜出來時,閃過臉上的錯愕,平常的話他會在這時就適當的收手,盡可能別給學長製造無謂的麻煩。

  可是可是,這是相簿耶!

  藏在那麼裡面的地方,剛剛不曉得是什麼書,拿出來時不小心翻了一下,雖然只瞥到一眼,不過從那一晃眼中略過的頭髮顏色他馬上就知道那是誰,還是縮小版的,這不是學長小時候的相冊還會是什麼?

  不論是從賽塔還是扇董那聽來的,除了各種事蹟外,都是學長小時候長得多萌多可愛,雖然也用那些形容的言詞腦補過,可終究還是比不上實際一睹。

  今天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他實在不想錯過。

  所以……好嘛!褚冥漾眼巴巴的望著學長,將心中的願望表露無疑。

  面對那雙閃亮亮的眼睛,冰炎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額頭也開始隱隱作痛。

  他以前始終不明白,為什麼總會聽到有人說每次小孩子一把眼睛睜得水汪汪若有所求時總是很難拒絕,現在他知道為什麼了,因為褚冥漾就是用那種表情在看他。

  就算現在已經沒有竊聽功能了,還是能從那張變化豐富的臉一眼就看出對方在想什麼。

  真是……拒絕的話,他肯定會很失望吧,難得見到這種可愛的表情,垂下來就太可惜了。

  「學長……」褚冥漾將那張寫滿想看想看想看的臉又往冰炎靠近了些。

  「煩死了別靠那麼近。」可愛歸可愛,盧成這樣也挺煩的,冰炎一巴掌蓋住褚冥漾的臉往反方向推,「要看就去坐在旁邊看!」

  嘖,結果還是妥協了。

  「嘿嘿,謝謝學長。」達到目的,褚冥漾漾開愉快的笑容,三步併坐兩步往沙發移動,迫不及待打開相冊。

  一入眼,果然真的是好萌好可愛啊!

  雖然看現在也是美人胚子就知道,不過現在是「美」,小時候是「可愛」,這兩種是完全不一樣的。

  大大的眼睛,臉還有點圓圓的嬰兒肥,水嫩嫩的讓人好想咬一口。

  別看學長現在有一副修長的好身材,果然每個人小時候都會經過頭、身體、腿是1:2:2,5頭身的年代。

  好短好小好迷你,像布偶一樣剛剛好的尺寸抱起來肯定很舒服。

  「有那麼開心嗎?」冰炎在褚冥漾身邊坐下,看某人笑得周圍都開小花了,他有拍過那麼好笑的照片嗎?循著褚冥漾的視線看過去,那只是一張很普通的照片,照片中的他站得直挺挺沒擺任何姿勢,也沒半點笑容的盯著鏡頭,百分之百無趣的照片。

  「當然囉!」褚冥漾轉過頭來,「因為可以看到學…長──」意識到某幾句可能對學長來說不怎麼中聽話就要脫口而出,他連忙把嘴巴閉上。

  好險,差點就說出來了。要是不小心把「學長你5頭身的樣子好短好可愛」這種話說出來,他可能就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陽……不,可能連今天晚上的月亮都看不到了。

  「我怎樣?」紅眼狐疑的瞪了過來。

  「可、可以看到學長小時候的樣子啊,你都看過我小時候的照片了,我卻沒看過你的,這不是很不公平嗎?」隨口想了個理由,褚冥漾話說得生硬,怕冰炎追究起來連忙換了話題:「對了,這些照片是誰幫你拍的?」問出口才想到,守世界不是可以用術法做影像紀錄就好了嗎?這是一個不需要高科技的世界。

  「是那個老太婆。」一想到某人,冰炎就感到一股煩躁,「她不知道從哪裡弄回來一台相機,沒事就到處拍著玩,玩到膩了為止。」多虧那台相機,那段時間扇董事特地找了更多不同「種類」的「模特兒」回來陪他「玩」,自己則三不五時端著相機守在一旁,看到精采的就拍,不夠精采的也會跳下來參一腳讓畫面變得更精采。

  ……仔細想想,那陣子的「玩具」還真多了不少啊……

  不知道是回憶到哪個部分,不吉利的黑氣從冰炎周圍冒出來,首當其衝的褚冥漾馬上就被波及,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糟、糟糕,他得說點什麼把氣氛拉回來才行,好不容易才挖到學長小時候的相簿,要是學長心情變差,一個彈指就能把它給燒了。

  「其…其實這樣說的話,我應該要跟扇董事道謝才行。」

  「啥?」聽到褚冥漾莫名其妙的發言,冰炎頓了下。

  跟那個老太婆道謝做什麼?

  「多虧她幫你拍照,我才有機會能看到學長小時候的樣子啊!」只是當模特兒的你辛苦了,褚冥漾在內心默默補上一句。

  「……嘖。」冰炎知道褚冥漾是由衷的感到高興,雖然他完全不能理解到底為什麼能開心成這樣,不過就是小時候的照片而已。

  可是……看著褚冥漾笑吟吟的樣子,冰炎只是咋了個舌就由著他繼續看了。

  一頁一頁的翻閱,從裡面各種精彩……偶爾帶有一點血腥跟驚悚的照片,褚冥漾完全可以理解為什麼冰炎每次看到扇董事就整個跳腳只差沒真的衝過去掐她脖子。

  童年的悲劇啊……扇董,玩具不該是這樣玩的。

  當時扇董事輕描淡寫的一句抓鬼族給學長玩,他沒想到實際上會誇張到這種程度,真是難為學長了。

  不過他心中多多少少仍是感激她的,就算只有一本,也是能讓他不必再透過憑空想像,而是用真實的畫面去感受學長的過去。

  可是……

  可是──

  褚冥漾快速往後翻了幾頁,有和鬼族開打的、有吃飯的、有看書的,也有打瞌睡的,還有換衣服被偷拍的……各種都有。

  可是,沒有一張有笑容。

  「吶,學長……」思忖了會,褚冥漾開口,卻發現對方低著頭睡著了。

  輕輕放下相本,褚冥漾輕手輕腳走回臥室,再出來時手上多了一條毯子,小心的幫冰炎蓋上。

  看著冰炎的睡臉,褚冥漾在內心輕笑了聲,睡覺的樣子跟小時候完全一模一樣呢。

  吶,學長……

  低下頭,褚冥漾在冰炎的眉角輕輕吻了一下。

  如果……我是說如果。

  如果,可以在小時候就遇見你……

  如果我們可以在很小很小的時候就相遇,雖然我很衰、可能也會帶衰給你也說不定。

  可是,我一定會陪在你身邊,跟你做好朋友,讓你每天都過得很開心很開心。

  褚冥漾忍不住想像起來。

  如果我們從小就相遇,那會是怎樣的一副光景?是不是就能稍微彌補你的缺憾了呢?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瀠(神澤怜) 的頭像
泳瀠(神澤怜)

來自惡魔的獻禮

泳瀠(神澤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